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好莱坞电影为何偏爱硬汉角色?

孔锐才 2016-10-17 16:58:56

在西方社会普遍的“无父感”氛围中,好莱坞的硬汉角色弥补了人们对一种体格强大而头脑简单的男性的渴望。

近年来,从上个世纪过来的女评论家不停地感叹荧幕上已没有太多过去一样的硬汉角色。相反,她们看到的更多是一些如同还没经青春期、未曾发育成熟的邻家男孩。伴随着《生活大爆炸》《IT狂人》之类的情景喜剧而来的,是一幅幅典型的犹太型男性,也就是头脑发达、生活笨拙的书呆子(nerd)。这些书呆子往往能够战胜肌肉运动型的男性而夺得美女。因为,在“穷人的”阴谋论中,控制着西方社会技术、金融和娱乐帝国的精英就是犹太人。

IT狂人

IT狂人

但是,这种脑袋强大、身体笨拙的男性只是传统硬汉角色的升级版而已。在技术时代,人们已不太需要用肌肉去征服世界,而更需超人的脑力和智慧去显示雄性荷尔蒙。《钢铁侠》的男主角小罗伯特·唐尼就是这种现代典型的“轻硬汉”路线代表。小罗伯特既不完全是生活笨拙的书呆子,也不是百分之一百头脑简单的传统硬汉。他健壮但不肌肉发达,幽默风趣的举动配上超凡智慧。简单说,他就是头脑发达的书呆子和身体发达的第一代硬汉之间的改进混合版本。

钢铁侠

钢铁侠

事实上,在近年西方大众文化中,书呆子型男性和肌肉型男性如同精神分裂一样并行不悖。一方面,我们日益看到连续剧中满是各种智商超群的书呆子精英:《黑客军团》《基本演绎法》《金装律师》《硅谷》《天蝎》《疑犯追踪》。而另外一方面,我们继续看到肌肉型的、雄性激素过剩的肌肉型男性活跃在屏幕上:《哥谭》《绿箭侠》《24》、史泰龙、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梅尔·吉布森、杰森·斯坦森、范·迪塞尔、巨石强森…

杰森•斯坦森

杰森•斯坦森

两种男性类型的并列存在反映了西方文化对男性身份的焦虑,这是一个病症的两种表现。这个病症是“阉割焦虑”:好莱坞日益担心自己不够男性,但又不知道男性应该是怎样的。它只知道一种强大的、超能的男性,不是身体强大就是智力强大。它从来没有想过一种与强悍、暴力无缘的男性。而强悍,作为男性唯一的标准,在历史中已经深入西方理性文化的骨髓。

弗洛伊德与阉割焦虑

弗洛伊德与阉割焦虑

因此,在好莱坞男性形象上,我们看到西方对男性能力丧失的焦虑。而且,在无父感的社会,这种焦虑日益明显。这种矛盾随街可见。例如,一方面,西方整个社会越加宁静、死寂、温和,而另外一方面,电视机、电影和音乐的节奏和声响越加强大和惊人,这是对虚弱无力的现实社会的补充。因为不足,人们才想要。

在好莱坞中,唯一不变的是女性的形象。女性唯一需要的是性感,成为这些或头脑强大或肌肉强大的男人的尤物。她只是一种诱惑,一个性对象。因此女性的胸越来越大,臀部越来越翘。丑陋的女性一般只适合邪恶的角色,或者打诨插科的喜剧人物,例如《米兰达》。

Scarlett Johansson,性感女星

Scarlett Johansson,性感女星

超能男性是一种原始而陈旧的家长制梦想。在西方左翼评论中,“异性恋白种男人”(heterosexual white male)是一个贬义词,它不仅象征着原教旨一样的“恐同症”,而且代表了一种暴力的、睚眦必报的、狭隘的文化。我们在好莱坞大片中看到那些貌似正派的男性事实上生活在一种极其幼稚的“快意恩仇”“以牙还牙”的自尊中,任何仇恨一定要血债血偿,任何屈辱都要对方以死亡为代价,仿佛失败、哭泣、没有自尊的男人就是“娘娘腔”。

《丹麦女孩》,受歧视的变性者

《丹麦女孩》,受歧视的变性者

在这些漫画化的异能雄性激素背后,我们看到好莱坞男性对自己人性的拒绝。他们拒绝一种在强悍之外的男性气质,这些气质包括:爱、原谅、韧性、愚蠢、妥协、无能、失败、懦弱、平庸、抑郁、悲伤、软弱、自嘲、妩媚和痛……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硕士。评论者、译者。主要研究兴趣包括批评理论、艺术、神学等。在《读书》等中外刊物发表文章多篇。译有《导读利奥塔》《导读德曼》(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2015)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硕士。评论者、译者。主要研究兴趣包括批评理论、艺术、神学等。在《读书》等中外刊物发表文章多篇。译有《导读利奥塔》《导读德曼》(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2015)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