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远新的劫后人生 20年后出现在“主席台”上(1)
2007-08-08 10:18:48 文化论坛 查看评论
    1.“保外就医”的毛远新
    
    众所周知,l976年10月6日晚,毛远新是在中南海自己家里看电视时被宣布“隔离审查”的。确切地讲,当时宣布的不是“隔离审查”,而是“保护审查”。1986年被判刑。1989年3月17日,于服刑之中“保外就医”来到南昌。毛远新保外就医,是1989年3月朱旦华亲笔给杨尚昆写信提出的。上一年3月刚刚当选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很快作出批示:“同意。在南昌保外就医”。这样,毛远新在与世隔离10多年后来到江西省公安厅招待所。朱旦华知道消息的当天就去看儿子,她一刻也不能等。在见到毛远新的一刹那,朱旦华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可她一点也不知道,她的嘴角仍在拼命地挤出一丝笑容,喊着“远新——”
    
    毛远新靠在床边艰难地站起来,右手用力地撑着寸步不能离的手杖。他的目光闪出了笑意:“妈妈,您来了。”毛远新说出的几个字是那么的轻,又是那么的重。这是10多年来毛远新第二次见到母亲。第一次是1987年朱旦华到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专程去秦城监狱看望过他。
    
    毛远新来赣的第二年夏天,毛远志在京病重,向组织提出想最后见弟弟毛远新一面。毛远志是毛泽民和王淑兰的女儿,也是毛远新唯一的亲姐姐。经有关部门研究决定,同意毛远新赴京探视。毛远新和妻子全秀凤一起来到了北京301医院。病床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管子的毛远志,看见久违的弟弟,使出全力拉下身上的氧气管,张大眼睛看着毛远新,泪水一下子涌满了眼眶,干枯的右手紧紧地拽着弟弟的手,说:“远新,你……真想你!”毛远新沉重地点点头。毛远志的丈夫曹全夫满腹感慨地说:“远志终于见到你了。”第二天,毛远志在301医院病逝。
    
    第三天,毛远新在曹全夫等人的陪同下,前往毛主席纪念堂瞻仰毛主席遗容。那年北京的夏天真热啊!毛主席纪念堂前仍排着几里长队。毛远新为了避免被人认出,带上了墨色眼镜。1976年毛远新被“保护审查”时,党中央刚作出修建毛主席纪念堂的决定,毛远新没有看到毛主席纪念堂动土竣工的过程。想不到13年后,毛远新和普通百姓一样排着长队,来到纪念堂瞻仰这位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的遗容。当毛远新站在毛主席遗体前的那一刻,泪水“唰”地一下洒满胸襟。那年第十四届世界足球赛正在意大利举行,中央电视台连场转播,毛远新在北京呆了半个月,难得地过了一次球瘾。毛远新也是一个“铁杆”足球迷了。这次在京他还见到了一些同学和朋友,毛远新和他们谈友谊、谈趣事,就是不谈政治。对于他个人来讲,大起大落、甜酸苦辣,在他心中积淀了太多太深的东西。
    
    1990年初冬,毛远新带着妻女二回韶山,和姐夫曹全夫一家来安放毛远志的骨灰。11月22日,毛远新一下车,韶山管理局的领导吴松柏、毛远达等人都迎上来和他们握手。一个高个子的中年人激动地走到毛远新跟前,热情地喊着:“远新,我是毛岸平。父亲母亲听说你们要回韶山,高兴得一晚上都没有困觉,烧了红烧肉等着你们了。”
    
    曹全夫在一旁介绍:“这是大伯在韶山的嫡堂兄弟毛泽连叔叔的大儿子。他父亲就是‘九阿公’。”紧紧的握手,一股暖流顿时冲荡在毛远新的心头。他想起来伯父毛泽东生前多次说过:“在韶山你们还有个堂叔叫毛泽连。”可自己1966年回韶山并没有去探望老人。想不到在毛远新“落难”时,韶山的亲人们都一个个伸出了温暖的大手。
    
    晚上,毛远新、全秀凤来到毛泽连堂叔家。80岁的毛泽连眼睛已全部看不见了,老人家摸索着执意将红烧肉放在毛远新碗里,说:“孩子,你要多吃肉,身体要壮起来呀!”毛泽连家的房屋当时还是破旧的,可毛远新感到那是温暖的天堂。韶山人从上到下,从亲到疏,对毛远新都是那样的亲切和自然。
    
    从韶山回到南昌里洲小区宿舍,毛远新仍感慨不已。人世间最温暖人心的就是亲情,不讲回报的亲情啊!里洲小区宿舍是1989年冬江西省政府分配给毛远新的一套三室一厅的新住房。为了照顾毛远新的身体,1989年全秀凤也从上海借调到南昌,安排在江西省图书馆工作。里洲小区离江西省图书馆和朱旦华家都不远。毛远新夫妇经常去看望母亲。其余时间,毛远新喜欢一个人坐在新居里看书,一看就是一天。毛远新是学理工科的,受毛泽东的影响,他在文史哲方面也多有涉猎和积累,有时和友人笑谈,他说只要有书,他就可以关在这间小屋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寂寞。毛远新实在是个书卷气太重的人,在南昌居住三四年,他将每月200元的生活费一紧再紧,用节余下来的钱买书和买石头。说起石头,不得不提到,在南昌,毛远新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篆刻。毛泽东集古今草隶众家之长为一体的高超书法艺术,潜移默化,对毛远新影响很大,现在终于有整块的时间专心致志地雕刻方石块了。毛远新在这宁静的艺术世界里感到无穷的乐趣。在女儿莉莉来到南昌的寒暑假里,毛远新也喜欢手把手地教莉莉学画写字。朱旦华见了,笑着对全秀凤说:“远新从小就是一个好静的孩子。在新疆监牢里我给他编过一首歌,小远新,不爱打架爱和平,兄弟姐妹都相亲,可爱的小远新……”朱旦华唱起了早年编的儿歌,唱着唱着,她和儿子一家都笑了。
首页 上页 | 1 | 2 | 3 | 下页 尾页  共 3
更多"文革" 的相关消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调查结果 心情排行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进入论坛
文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