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三家属撰文澄清:马汉三没有谋杀戴笠(图)(3)
2010-02-04 08:05:54 文史精华 【 查看评论

    从以上沈醉的记录,戴16日住天津,17日飞上海、南京,并没有去青岛,毛人凤也没有去青岛的信息,“戴在青岛过夜”一说,不知从何而来。

    (2)又据北京市政协《文史资料选编》第35期登载的署名赵新的文章《戴笠摔死前后》,详细叙述了戴所乘坐飞机当天失事的情况,其中明确指出“青岛不去了,直飞南京”。赵新是抗战时期一名空军飞机驾驶员,日降后调到航空委员会空运队,1946年1月调北平基地西郊机场,队部在灯市口同福夹道一座楼内。摘录原文如下:

    1946年3月16日下午,我照例去值班室看任务派遣牌,看到牌上写着飞机“222号专机起飞时间:3月16日上午8时;航线:北平--天津--南京--上海;飞行员:赵新、冯俊忠”。要求3月16日早7时前做完飞行准备。当时,我非常兴奋,已有8年多没有回家省亲;我去东安市场买好了土特产等,准备第二天飞沪。翌晨,7时45分登机做起飞前准备,看见舱内已坐好了七人,其中一人好像见过面。7时55分,忽见飞驰来一辆吉普车……挥手人是张远仁(绰号小黑子,四川人,航校第18期毕业生),他大嚷:“不要开机!有急事,队长让我来替你!”我非常生气……队长说:“很抱歉……你来当这周的值星官吧。值星官很重要。”第二天3月17日上午9时接天津机场飞报:“222号9时起飞,由津飞宁。”我随即登记下来,报告队长。上午10时接222飞报:“有要事,准备在青岛着陆。”半小时后,222飞报:“时间太急,青岛不去了,直飞南京。”12时5分222号飞报:“明故宫(机场)云高300,有雷阵雨,着陆困难。”队部立即回电:“222号速告明故宫打开导航台,进行穿云下降。如不行,该飞上海或济南。”但上海、济南天气也不好,222号只好在南京穿云下降。三次下降都越过机场,无法着陆。下午1时6分222号电信突然中断,地面多次呼叫,也听不见222号的讯号了。

    据作者赵新分析:“从张远仁和冯俊忠的飞行技术分析,在一般气候条件下是没有问题的,尤其冯俊忠年龄大,飞行经验丰富……但他们都缺乏先进技术的训练,尤其对利用无线电波和利用无线电罗盘的定向飞行,全都没学过,毫无实践经验。他们俩都未经过'美国训练中心'严格的科学训练,缺乏应变能力。这就是事故的必然性。”“他们为谋取暴利,违反飞行纪律……是事故的主因。”作者最后说:“这种事在旧社会是不可能披露的。今天理应真相大白了。”

    以上事实说明:马汉三指使刘玉珠去青岛在飞机上安置炸弹一说,只能属于杜撰了。

    四、关于刘玉珠

    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国内许多小报拿此事作为吸引人的噱头,演绎得越来越离奇,竟将刘玉珠变性为“花枝招展”的马汉三最漂亮的女秘书。事实是,在抗战期间戴笠曾明令军统各级都不结婚,不设女秘书,马汉三也从未有过女秘书。

    刘玉珠(1910-1948,又名刘贵清)实有其人,是男性,在重庆就是马的秘书,当时已近40岁,1948年在南京与马一起被蒋介石处死,葬于京西万安公墓。其妻子崔女士文革后去世,其女曾任苏州市民革委员,现客居美国。有一位体育大学的副教授吴先生,对刘玉珠施“美人计”大加渲染,其根据来自何处不得而知,但竟然还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放,造成极大影响。有人还据此拿来编剧本和演绎故事,赚取低庸廉价的收视率。显然,刘玉珠性别一旦明了,一切床上戏、美人计的故事便不攻自破,吸引人眼球的噱头也没有了。

    关于马汉三这个历史人物,我们作为家属,曾接触过多位国共两党中知情的高层人士,如乔家才、文强、徐宗尧、爱新觉罗·溥仁等。和马汉三同时被捕的乔家才,在台湾监狱关押9年,毛人凤死后才被台湾当局释放出狱,1991年曾回大陆来我家做客,详细说明了当时被捕的经过,对戴笠的死因从未听说过“谋杀”一说,并表示反感。我们认为,对历史人物,叙述历史事件,要与事实相符。历史事件不能主观臆测、戏说、想当然、脸谱化。这是对历史的尊重,对人的尊重,也是对作者自己职业道德的尊重。我们希望还这段历史的真面目。

更多"戴笠" 的相关消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调查结果 心情排行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进入论坛
戴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