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资讯 > 2文学大观 > 正文

不懂人际交往之道 王熙凤注定不是一个好领导(1)

2010-05-13 08:18:41 书摘 【

    王熙凤不是个好领导。为什么?

    不不,并不是因为她待下严苛、重利盘剥,而是她不懂得交际之道。

    或许你会觉得我故作惊人语,明明王熙凤是最擅长应酬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她对顶头上司贾母承色说笑,对公司的风头人物贾宝玉体贴备至,对各中层领导大嫂子小姑子谦和有礼,还能说人缘不好吗?

    不,并不够好。王熙凤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周到,她机关算尽,却忽略了管理结构中相当重要的一环--董事会名誉成员:邢夫人、王夫人、尤氏等人。

    尽管邢夫人无权、王夫人无能,但她们毕竟是贾府长辈,其身份在贾母之下,凤姐儿乃至众姑娘之上,如果凤姐儿是中层领导、首席执行官,那么邢、王二夫人便是公司高层,纵使不参与具体管理,却也拥有议事权与投票权的。

    书中邢夫人对王熙凤的嫌忌是明写的,曾亲口当着迎春的面说过:“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一言未了,人回:“琏二奶奶来了。”邢夫人冷笑两声,命人出去说:“请他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他伺候。”嫌恶妒恨之情溢于言表。

    其真实理由,正如小厮兴儿对尤氏姐妹说的:“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说他'雀儿拣着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早叫过他去了。”

    旁观者清,兴儿虽是最基层员工,却看得很明白,邢夫人疏离凤姐儿,因为两点:一是妒,二是恨。妒,是因为凤姐儿这个做媳妇的权势比自己这个做婆婆的长房长媳还大;恨,则是因为凤姐儿不肯向着自己这一房,只知道讨老太太的好,顺承王夫人。

    然而王夫人,虽然是熙凤的亲姑妈,而且把管家大权交给了凤姐儿代理,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完全信任王熙凤。她一边用着她,另一边也防着她,其心理同样是出于妒恨。妒嫉凤姐儿本领比自己高,比自己更得贾母的宠,也更得众人的捧;恨她越俎代疱,恃宠生骄,连自己的面子也不给。

    周瑞的小儿子在凤姐儿的生日宴上撒了一地馒头,那凤姐儿并不同任何人商量,就要将他开除,且命人说给两府里,都不许录用。还是赖嬷嬷帮忙说情:“他有不是,打他骂他,使他改过,撵了去断乎使不得。他又比不得是咱们家的家生子儿,他现是太太的陪房。奶奶只顾撵了他,太太脸上不好看。依我说,奶奶教导他几板子,以戒下次,仍旧留着才是。不看他娘,也看太太。”

    --连无知识的老嬷嬷都知道的避讳,凤姐儿居然不在意,又怎么能让王夫人心里不怀恨呢?

    王夫人屋里失了窃,丫鬟们互不认账,凤姐儿便做主意,“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

    --明知道太太的丫头不便擅加拷打,却还要自作主张严刑逼问,岂非明知故犯?

    幸亏是平儿劝住了。

    然而一次又一次,总有众人不提防、阻止不及的事,被王熙凤无心做了出来,却被王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那么王夫人这个高层会怎么做呢?

    第一是查账。比如冷不丁地问熙凤:“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吊钱,是什么原故?”等于是给凤姐儿提了个醒儿:我并不怎么信任你的,还有,我的耳报神明白着呢,你别想在我眼皮底下捣鬼。

    第二是借力打力,驳面子。凤姐儿因看门的婆子得罪了宁府当家尤氏,便命人将婆子捆了等尤氏处分。邢夫人听见了,故意当着众人的面给凤姐儿没脸,阴阳怪气地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说完转身就走,甚至不给凤姐儿一个解释的机会。凤姐儿又羞又气,因王夫人在一旁问起,忙将缘故说了,又道:“昨儿因为这里的人得罪了那府里的大嫂子,我怕大嫂子多心,所以尽让他发放,并不为得罪了我。”谁知尤氏并不领情,只笑道:“连我并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王夫人也道:“你太太说的是。就是珍哥儿媳妇也不是外人,也不用这些虚礼。老太太的千秋要紧,放了他们为是。”说着,也不再听凤姐儿啰唆,自己亲自下令,回头命人去放了那两个婆子。气得凤姐儿心灰意冷,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躲回房里暗哭。

共有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王熙凤" 的相关消息
王熙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