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精彩推荐
中华网搜索
站内搜索
全网搜索

其它资讯


红颜佳人不寂寞 我们闯入藏族女尼的生活(图)
2005-10-21 09:11:42 城市画报
  
  闯入者

  冬日的某天,太阳将下西山,我们的车子转过一道光秃秃的山,迎面朝东的山坡上,一群平顶屋舍进入我们的眼帘。司机吴俊告诉我们,那是一座尼姑庵,名叫“德钦曲古拉”,在那里修行的是300多藏族女尼。这意外的信息紧紧抓住了我们,待我们冒昧闯了上去,才知道我们走到了这世界的另一个地方。那些尼姑大多年轻健康,鲜艳的袈裟和灿烂的笑容常常掩饰不住她们的纯真和爱美之心,有时她们还很活泼调皮,但我也不能不说,她们身上更有一种尘世少有的安宁和沉静,还有在现世里越来越少的善良。

  
12771191_200510210912075603900.jpg


  德钦曲古拉一点都不起眼。我无意让你知道它究竟在哪里。反正它在高原上。它的庵舍要小一些、低矮一些,没有辉煌的大殿,没有明显的宗教标记。我们气喘吁吁爬上那道山坡的时候,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庵舍都上着锁。一丛掉得不剩一片叶子的灌木上,栖满了唧唧喳喳的麻雀。

  快爬到山顶,见几个尼姑用塑料桶从山下背水回来,追着她们而去,才发现很普通的大殿旁有一座厨房,她们就将水背到那里烧酥油茶。大部分尼姑都在大殿里修习,只见各种各样的鞋子和靴子摆了一门口,大殿里则黑鸦鸦坐满了尼姑,还有一些来礼拜听经的世俗民众。据我所知,男性僧人在大殿里念经做法会,并不需要脱鞋。

  走入尼庵

  还没挨着边,门口一位年轻女尼就板着脸冲我们叽哩哇啦一阵嚷嚷,我只听懂了一句汉话“去!去!”我们显然极不受欢迎。但我们还是厚着脸皮想办法与她们沟通,又买了饮料请大家喝,渐渐地有的告诉了我们她们的芳名,再后来就争着让我们拍照了,只是带了许多的羞涩,还要将身上的衣服细细整理半天。

  不一会,大殿里出来两位尼姑,手里拿了法号,试试音就吹了起来,吹的音不对,自己就噗嗤发笑。在大殿听庵里唯一的活佛阿克喇嘛讲经的尼姑们也依次涌了出来,为首的举了一件包袱,里面是镇庵的袈裟,她后面是一队仪仗,华盖下就是年已80高龄的阿克活佛,由两个女尼悉心搀扶着。仪仗队把他送回了简单的僧舍。我们跟去求见,但活佛身体欠佳,我们未能如愿。

  随着又一阵法号的呜鸣,尼姑们在大殿前坐了整齐的一排,然后又鱼贯进入大殿,只剩下4位在大殿前,摆了几座酥油花、几只净水碗和酥油灯,打开经书念唱了一阵。再一会儿,夕阳西下,尼姑们一天的功课终于告一段落,她们有的径自回自己的住舍,有的挤着跟一个行商买活佛头像的印刷品,有的则要求我们给她们拍照,或以高价买下她们的念珠。漂亮的曲松卓玛在其中显得落落大方,还会说简单的汉话,一双眼睛如高原的晴空一样清澈澄净、明亮空灵,脸庞国红如初升的太阳。她很诚挚地邀请我们去她的住舍。对我们来说,到藏族尼姑的房舍做客,都是大姑娘出嫁——头一回。于是有了点志忑的兴奋。

  
12771191_2005102109120722289300.jpg


  她们也有情

  推开一道小木门,由小天井的一根独木梯爬到楼上,更令我们讶异的是,卓玛她们的住舍竟是那么整洁雅致:地板上铺着地板胶,放着氆氇垫子,墙上贴着帝王企鹅的画和《神雕侠侣》的剧照,镜框里挂着活佛们的像,壁橱里摆着一摞摞精美的瓷碗,连铁皮炉上的茶壶和铝锅都擦得锃亮,小饭几上还插了一束绢花。一道柔和的太阳的余光透过小窗渗进屋内,与铁皮炉里的牛粪火掺在一起,加上女性特有的精致细腻的气息,使小屋充满了格外的温馨。卓玛和另外两个叫阿珍赞姆、江才卓玛的尼姑就合住在这小院房里,她们忙着端上一大盘带肉的牛骨头、一大盘饼干、一大盘糖果和一大盘油炸面饼,倒上开水,把我们招呼得一身暖意。尼姑们进进出出的,与我们谈笑风生,一旦朗朗的笑声大了,她们就嘘上一下,就是活佛要骂的。我们肯定是难得的稀客。

  我们忍不住问起姑娘们为何选择了青灯古佛的寂寞生涯?卓玛本来就彤红的脸更红了,只低了头脸、低了眉眼笑,不言语。也许她用汉语表达不出来,也许她出家做尼姑的确有难言原因。我知道有些藏族妇女修行,或磕着头丈量着高原大地前往遥远的圣城拉萨朝拜,仅仅是为了来世修成一具男身。我更同意也喜欢古罗马先哲塔西陀“女性带有一定的神性”的说法,她们的和善,她们的爱,足以让她们直接达至神圣之境。

  
12771191_2005102109120736511100.jpg


  曲松卓玛今年23岁,出家在此已经有7个年头。卓玛以前上过几年小学。她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还有妈妈与两个弟弟,有一个哥哥也出家做了僧人。她是她家的独女。家人和亲戚们出钱出力,为她修建了这座庵舍,还要负担她的一些生活费。清苦的“修炼”生活并不需要多少开销,加上还有信徒的供奉,日子尽可过下去,只要一袭红色的尼姑袍,一点酥油和一点糌粑就够了。


  当同行的摄影家林添福将他从尼泊尔带来的一套子镯送给卓玛,她马上取来几条带着檀香味的哈达,—一为我们戴上。我还得到了一只卓玛自己缝绣的“恰乌瑞”,那是时刻挂在她们腰间、垂在她们身前的信仰的表征。

  最后起身告辞时,我猛然发现卓玛的眼圈竟一下红了。虽然只是短暂的相会,但她们却已让我们感受到了难得的真情。善缘如此,心弦不由得为之颤动。走到门首,卓玛用她的大眼睛看定我问:“明年你们还来么?”我实在不敢回答,也绝不能打哈哈敷衍,就反守为攻:“明年你还在这里么?”“当然在这里。以后就永远在这里了。”卓玛毫不迟疑地回答。
更多"西藏" 的相关消息
中华搜索


相关报道
具有神秘色彩的藏传宝物 西藏文物20件(组图) (2005-10-09 09:47:53)
盛况惊人不分男女 藏族一年一度的沐浴节(图) (2005-09-08 14:02:13)
别有一番风味在眉梢 西藏来的美女模特(组图) (2005-09-02 14:34:03)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文化·读书频道主编】 电话:(010)85184499-369 E-mail:cul@bj.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05871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关于中华网 | 豁免条款
版权所有 中华网 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