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梭风情 美丽的女孩邀我“轮流走婚”(1)
2008-01-14 08:55:39 文化论坛 查看评论
    
摩梭风情 美丽的女孩邀我“轮流走婚”

    一:决定去泸沽湖的原由
    
    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理由而决定去某个地方旅游的,但是我会去泸沽湖玩一趟,可都是因为报上的一则新闻所刺激的缘故。
    
    刊在报上的这则消息讲道--澳洲最近开始实施新的结婚证书发给办法,所有要结婚的配偶如果认为有必要,可以先谈妥离婚条件,白纸黑字的让双方无怨无尤。对澳洲这个有30% 离婚率的国家,倒不失为是减少怨偶上法庭的好办法。
    
    经过了一次婚姻,我体会到现代人实在不适合什么婚姻制,举凡种种由人设计出来的制度,终要面临时代变迁的考验和淘汰。可是这婚姻制度到现在还没有被革命掉,让现代人仿佛穿着草鞋想往新的世纪里奔驰,有点力不从脚。
    
    如果我们可以和相爱的人建立一种亲密的关系,而这个关系又不必扯进结、离婚的困扰,那该是现代人突破自我界限的一个新尝试。这种不结不离的亲密关系对居处云南泸沽湖的摩梭族人来说,就可不是什么新点子。
    
    他们那儿保存了目前地球上少数仍存留的母系社会,而他们的“走婚”就是男不娶,女不嫁,只在乎曾经拥有,谁相信天长地久的一种自由心证婚约。在父系社会中,同居的关系里,前卫女性也有“爱的时候拥抱,不爱的时候分离”的气概。但是如未婚怀子,则要有横眉敢对千夫指的准备了。这种情况到了泸沽湖却是另一番光景。在母系社会里,平衡了男女的地位,孩子生下来从母姓,女人当家做主,没有男人敢歧视或剥削女人,社会进入太平。
    
    二:逃离黑店,遇到“我的阿夏”
    
    缠在我脑海里有关婚姻问题的纠扰,让我决定动身前往泸沽湖实地考察一番。一个夜车从昆明到丽江,在丽江古城沉浮于游人潮浪中两天之后,第三天一早搭了早班公共汽车出发去泸沽湖。我们的司机禀着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将车内五名“散客”(自助旅游者)强迫中奖地送进一家和他有私人关系的个体户饭店,企图留下我们的钱在他那儿共产一下。其实这家饭店的收费和品质也都合理,只是我游多识广,向来不喜被人当做“瓮中鳖”。
    
    趁着店内一阵忙着招呼声,我背着包便从人盯人的战术中走出饭店。我们被放下来的这个地方叫洛水,不过一个村子般的大小,是泸沽湖畔最热闹的地方了。
    
    由于这时候十一月是旅游淡季,沿着湖边一间间相连的摩梭庄园( 摩梭人用木材自建自住并可提供游人住宿用? 显得异常冷清。我漫无目标的晃荡在拍岸潮水声中,一旁有几家庄园主人懒懒地看着我,好像我住不起店似的,问都不问我一声,还要不要做生意啊?难到是我..赶紧低头一看,拉炼没问题啊,后来才知道当地有句口号叫“摩梭人不拉客,拉客的不是摩梭人。”为的是区别愈来愈多具有商业侵略性强的内地投资者,怕他们鸠占雀巢破坏了泸沽湖原有的淳朴风。
    
    我住进去的这座庄园就肯定是摩梭人自己经营的,我在他门口站了一会儿,里面的主人尽顾着在院内晒衣服,丝毫不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忽然一瞥,主人看到了我,就那一眼,直觉告诉我,‘就是这儿了。’这位名叫“冰玛”的女孩带我看了一间有面湖明窗的房间,房价才15元,我当下要了,又四处看了看环境,竟发现我是她们庄内目前仅有的客人。除了她家中那条爱叫的狗,四下风景静如图画。
    
    三、纠缠阿夏,缘于对走婚的好奇
    
    搁好行李,暂别忙个不停的冰玛,便朝渡船头跺去。午后的恬静到了那儿沸腾了起来。摩梭族的青年穿上传统服饰打扮得红男绿女的在渡船头招呼一车车开来的旅行团,或是笑陪照相,或是载客泛舟。泛舟划船到处都有,可是只有在泸沽湖上才能坐到此地独有的猪糟船。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泸沽湖一带只是一片低洼的盆地,并没有湖水。只有在当地格姆女神山下,有一个会涌泉水的溶洞。
    
    有一天有一个常来喝泉水的牧童发现泉水不流了,仔细一看,是一条大鱼堵住了泉眼。这牧童却是怎么也拉不动这条大鱼,最后还是集合了全村的几位力士加上绳索,这才把鱼给拖了出来。谁知道一下子泉眼开始喷出大水,没一会儿就把村落淹没了。在村民纷纷惨遭溺毙之际,有一位养猪的大婶在危急间抓到了漂浮在水上用来装猪饲料的木槽,迅速将几个小孩塞了进去,这才保留了摩梭族根。
首页 上页 | 1 | 2 | 3 | 下页 尾页  共 3
更多"民俗" 的相关消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调查结果 心情排行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进入论坛
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