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生存纪实:德宝和春妹的露天洞房(1)
2009-02-09 13:35:41 书摘 【 查看评论
    德宝和春妹明天就要上班了,小四川弄了一桌子菜摆在荔枝树下,小凤也下班了,四个人说说笑笑地吃。喝了几杯了,小四川脸红得像猴屁股,发感慨了:
    
    "快呀,一眨眼,来这鸟地方都快10年了。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德宝的那个熊样子,蹲在地上,哇呀呀地哭。现在德宝不哭了,笑了,盖房子了,娶老婆了。"
    
    小凤瞥了小四川一眼,撇了撇嘴说:
    
    "就你呀,你还在哭。"
    
    小四川喝了一杯,重重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我哭?我什么时候哭过?我也不错啦,别把个补鞋摊子不当回事,我也是个老板了。"
    
    说得大家哈哈笑起来了。小四川来了兴,又喝了一杯,小凤踩了一下小四川的脚,小四川大声地说:
    
    "踩什么踩?痛快,今天多喝点。我也没其他想法了,就是把小凤的肚子治好,给我生个一儿半女。德宝,今天说好了,小凤生个,春妹生个,咱们以后打亲家。"
    
    小凤的脸红红的,低了头。德宝高兴了,陪着小四川喝了一杯,朝春妹的肚子看了一眼,嘿嘿地笑了,说:
    
    "好。"
    
    春妹嗔笑着怒了德宝一眼:"就你来劲!"
    
    说着就附在小凤的耳边小声地问:"还在吃药不?"
    
    小凤点了点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
    
    "原来吃的天堂凹的,过了年后去虎岗了,就、就是没效!"
    
    小四川说:"我听人说了,广州一个医院特灵,就药费贵点,要一两万。够了钱,我们就去。我就不信这个邪!"
    
    说着就说到去启达厂上班的事了,小四川眯着眼睛看了春妹又看德宝,似笑非笑的:
    
    "启达厂好是好,但它的规矩你们也是知道的,你们可是新婚夫妇啰!"
    
    德宝看了春妹一眼,嘿嘿地笑着说:
    
    "我是无所谓,就怕她。"
    
    春妹扑通一拳砸在德宝的后背上,骂道:
    
    "我看哪个砍脑壳死的先受不住!"
    
    先受不住的还果然是德宝。这男女间事就这样,你没试过那个味,只在想象中,咬咬牙就过去了。尝到那个味了,就忍不住了,一门心思想着。这味还不是肉的味、鱼的味,也不是烟的味、酒的味,肉鱼烟酒,没得吃了,难过一阵子,越来越淡。这男女间的事,却越来越浓。何况德宝是刚刚尝了味,结婚到出来,紧巴巴就20来天。想想那20来天过的是什么日子,那是神仙过的日子,天天晚上搂着春妹的热身子睡觉,两个人就像两架做爱的机器,只要谁有那么一丁点意思就来一下。娘心急了,餐餐给德宝煮红糖荷包蛋,德宝奇怪:
    
    "我又没病。"
    
    娘骂:"小猪日的,你以为你是铁打的?"
    
    德宝当然不是铁打的,但也不是棉花做的。新婚那几天,他有时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到了启达厂,下班后,就感到心里燥燥的,他孤零零地躺在铁架床上,像条被煎着的鲤鱼,前后翻腾着。上铺的人有意见了:
    
    "德宝,你没老婆搂了睡不着,别惹得我们也睡不着。"
    
    德宝说:"你个童鸡子,没搂老婆睡过,你怎么知道搂老婆睡得好。"
    
    对铺一个年纪稍大的发话了:"你让一泡尿憋死了?去露天洞房啦。"
    
    德宝问:"什么露天洞房?"
    "你在启达厂白待了这么多年,这个还不知道?厂右边那块空地,晚上你看看,多少人去那里放炮,炮声隆隆的,地都震了。"
首页 上页 | 1 | 2 | 下页 尾页  共 2
更多"纪实" 的相关消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调查结果 心情排行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进入论坛
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