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芬克斯之谜(1)
2005-02-03 09:57:35 徐小斌 中华读书报 查看评论
    埃及曾经是我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那已经变成全世界象征物的金字塔、狮身人面像、法老的诅咒、迷药、凯撒、元老院以及埃及艳后……,都成为世界神话中的符码。
    
    第一眼看到闻名世界的狮身人面像,我想起的竟是莫罗的一幅画。
    
    很久以来莫罗都令我倾心。莫罗,一个神秘的画家,一个画界的隐士,一个绘画史上难以定位的异数。在美国大都会,我特意与那幅《俄迪浦斯与斯芬克斯》合了影,当然,由于不准打闪光灯,这幅照片拍得并不理想。
    
    《俄迪浦斯与斯芬克斯》画的俄迪浦斯是一持杖裸体美少年,而斯芬克斯绝对是属于莫罗的,在绝美的容貌后面有一种残忍、神秘、冷僻和罪恶的力量。她那丑恶的兽身、张开的雄健的翅膀都野性勃发,越发衬托出那张少女的美丽而冷酷的脸,和成熟妇人的丰腴乳房。果然是幅奇特的画,画面背景扑朔迷离的色彩似乎包含着某种暗示或隐喻。斯芬克斯紧紧缠绕着俄迪浦斯,用诱惑的胸脯抵住美男子健壮的胸膛,扬起眸子似乎在念着神秘的咒语。而俄迪浦斯带着一种戒备与男人的悲悯,以及男性对美丽异性那种无可奈何的眷恋俯视着她。这一对厮缠一处的人儿既像是一对情侣又像是两个仇敌。斯芬克斯美丽、冷酷、淫荡的蛇一般的身躯,眼睛像迷蒙的一团黑雾,在蛇形的舞姿中喷吐毒焰。
    
    如今,面对着狮身人面像,面对着那被岁月侵蚀掉的斑驳痕迹,我只觉得那是莫罗的画的变身,待月黑风高之夜,这里一定有一位狮身人面的美女,摇曳着诱惑的身躯,盯着身旁的金字塔和神庙冷冷发笑。
    
    关于狮身人面像有着各种传说。
    
    我面对着斯芬克斯那张让人难以捉摸的脸,突然感到,那是一张受过伤的、历经沧桑的脸。据埃及传说,公元前2610年,法老胡夫来到现开罗以西当时的金字塔建筑工地,巡视自己那块要竣工的陵墓,觉得美中不足的是自己虽然死后能升天堂,但是以后的人们却不能见到自己的面容,于是指着采石场的一块巨大岩石说:把我的像完整地雕刻在岩石上 一位工头投其所好,命工人用巨石雕成一头雄狮,头部换成胡夫像,以象征法老的无比尊严。就这样,狮身人面像矗立起来了。在古代神话中,狮身人面像是巨人与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头、狮子的躯体、鸟的翅膀,叫做“斯芬克斯”。
    
    胡夫狮身人面像的两脚中间有一个石碑,石碑上面刻着一个故事:在十八王朝的时候,这里全部埋了沙子,人们已经看不到雕像,多少年之后,一个王子在这个地区打猎,刚好坐在被沙埋没的狮身人面像旁边休息,他睡着了,梦见了狮身人面像。那雕像慢慢张开嘴说:“你如果能帮助我,把我身上的沙子拿掉,我会帮助你做埃及法老王”。王子惊醒,立即和侍从们一起清理掉了埋在狮身人面像身上的沙子。王子后来真的做了法老王,也就是图特摩斯四世。当然,这个故事或许是他自己杜撰的。
    
    十八世纪拿破仑到这里的时候,沙子已经淹没到狮身人面像的脖子了,一直到十九世纪末的时候,才有人大力整顿这些流沙,前后共花了70年的时间。矗立在人们面前的这座狮身人面像确实气宇不凡。它高22米,长75米,脸宽5米,鼻长2米,耳长2米,头戴“奈姆斯”皇冠,额刻“库伯拉”圣蛇浮雕,下颌长须直垂。狮身和人面都被刻在同一块巨石上。不过,几千年岁月的流逝也使斯芬克斯的模样大变,不仅额上的圣蛇和下垂的长须不知去向,就连鼻子也失踪了。
    
    关于它相貌的变化,流传着各种传说:
    
    传说之一:中世纪时,有一个阿拉伯酋长用加农炮打狮身人面像,轰的一声,就把狮身人面像的笑容给打掉了。传说之二:1798年拿破仑入侵埃及时,趾高气扬,许多人拜倒在他面前,惟有斯芬克斯雄视东方,毫无低头称臣之意。拿破仑大怒,命手下炮轰狮身人面像,轰掉了它的鼻子。传说之三:古埃及人在法老的威胁下,被迫向斯芬克斯低头朝拜。一些反对偶像崇拜的勇敢者用镐头破坏了它的面容。
    
    金字塔槽形的神秘特性,是保存在塔内的食物不易腐烂,鲜花可保持其相当的新鲜度,进入金字塔墓室内参观者可以感到相对的舒适度,头脑清醒,精神愉快,根据电子仪器测试结果显示其内部有似电磁学上之共振,可以吸收四周之能量同时使之聚集,且能杀死细菌,曾经有人把刀片置于其内,发现其刀片之锋利度有变利之趋势,另外它可以使有机物脱水,人类之心志更易集中,思维也敏捷得多,有如一座灵敏度突然增强的接收机。
    
首页 上页 | 1 | 2 | 下页 尾页  共 2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查看调查结果 心情排行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进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