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书业动态 书评空间 走近作家 精彩书摘 文化图库
精彩推荐
中华网搜索
站内搜索
全网搜索

其它资讯



热门搜索
耳机 印刷 手机 拖鞋
减速机 钟表 成人用品
减肥 枸杞 T恤 升降机
心理 健康 彩票 招聘
礼品 旅游 猎头 培训

产品服务
·机会!机会不容错过
·中华商机,搜索创新
·准确快捷,搜你所搜
·¥来¥往,尽在中华邮
·中华搜索,贴心搜索



胡文彬:刘应遵守学术规范(1)
2006-08-31 09:21:01
  
  如今,各种关于《红楼梦》的书籍频繁出版,在学术界甚至大众间有形成“红学热”之势。近几个月来,作家刘心武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关于《红楼梦》的讲座很受欢迎,同时讲稿整理出版《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也成为了畅销书。近日,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胡文彬在一次讲座中公开批评了刘心武的观点,认为刘心武提出“红楼梦是公共学术空间”,但其著作却没有遵守学术规范,是一种猜谜。虽然也有学者私下批评刘心武,但胡文彬此举使自己成为第一个在公共场合发表批评意见的《红楼梦》研究者。

   胡文彬认为,批评刘心武并不是目的,重要的是要警惕学术界的泥沙俱下现象,并在其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驳刘心武

   学术要讲规范,随便胡说是误导

   “红学是公共共享的学术空间”?

   新京报:听说你上次在大观园的讲座中对作家刘心武提出了批评,尤其对他所说的“红学是公共共享的学术空间”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胡文彬:我并不是反对大家关注《红楼梦》,如果中国人民都热情地来读《红楼梦》,这是一个民族文化发展很好的事情。但这并不是意味着号召大家来做红学家,因为学术永远是少数人的事业。如果不好好引导,读《红楼梦》的人就以为自己都是红学家,这就是一个误导。真正的红学家,是把《红楼梦》当作毕生的事业,这是学术。不是随便一个人看了《红楼梦》,发表一些意见,就可以说自己是在做学术。学术和热爱《红楼梦》是两回事。
   新京报:那你认为刘心武所做的一些关于《红楼梦》的研究不是学术?

   胡文彬:学术研究就一定要接受学术的检验,提出一个学术观点必须拿出相关的证据来证明这个观点的成立,而不是凭想像瞎猜。刘心武所提出的那些东西,哪一个能拿出证据,哪一个能够有理有据地来说服大家?《红楼梦》不是谜语大全,不是凭借猜谜就可以做出研究的。他说“红学是一个公共的学术空间”,这就是误导,学术的东西是这样猜谜的吗?如果十二亿人都这么猜谜,那一个谜面就该解答出十二亿个谜底,这可能吗?像《刘心武揭秘<红楼梦>》这样的书很多啊,比如有《职场红楼梦》等等,作者不说自己是在做学术,只说自己是戏说,那就无可厚非。

   新京报:我觉得《职场红楼梦》这样的书不一样吧,它不是对《红楼梦》文本的解读。但《刘心武揭秘<红楼梦>》所做的是对《红楼梦》本身的解读。

   胡文彬:问题就在这里。他把猜谜拿到中央电视台去做讲座,以为这就是一种对文本的解读,就认为是做学术研究,这更是不对的。你在家怎么猜谜都可以,写出著作也可以,问题是你不能把猜谜的结论拿到中央电视台上宣传。中央电视台的受众面这么大,一个猜谜的东西让全国观众坐在下面听那就不行了。

   而且他还总是为自己辩护说“公共学术空间”,所以大家都有发言权。发言可以,但学术总得拿出规范,不是谁都可以胡说八道,面对全国的观众更不能胡说八道,必须给人们传达的是正确的信息,而不是错误的信息。
   传播“猜谜”知识有悖普及初衷

   “上电视讲坛是普及《红楼梦》的一种方式”?

   新京报:你说做学术研究必须要有一个规范,那具体是指怎样的规范呢?

   胡文彬:也就是拿出一个学术结论,就一定要有严谨且充分的证据。如果有证据,孤证还是不够的。同时,通过这些证据能够逆推出所得到结论。这才是做学术的一个基本规范。

   刘心武看了很多红学方面的书,对大家的红学观点都比较了解,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他书里的很多观点其实早就是别人提过,但很多他没说明观点出处。当然,他在书中也说了某个观点是周汝昌的,但只提周汝昌这样的名家是不够的。按照做学术的要求,引用那些没有名气的人的观点,他也得明确指出来。

   新京报:虽然你说这些东西都是猜谜的,但读者很喜欢听。刘心武也说过这也是普及《红楼梦》的一种方式。

   胡文彬:说到普及这个问题上,我对中央电视台的做法也有意见。他们把刘心武那个讲座定位为普及《红楼梦》,却没有明确是普及《红楼梦》的精华,还是普及别的东西?刘心武的那些东西是《红楼梦》的精华?他把自己猜谜的知识普及给读者,根本就是违背了普及的初衷。

   在我看来,普及是要传达正确的知识,是告诉读者如何欣赏《红楼梦》的艺术、思想,是提高读者对《红楼梦》的解读能力,从而来提高人们的审美意识。

   新京报:为什么对于这事一直没有红学家发表意见,只有你站出来批评?

   胡文彬:首先,我要说《红楼梦》大家都可以阅读,大家也都可以写读后感。

   但是一旦公诸于世,就要接受公众的检阅。如果刘心武说,“我是一个作家,我所写的这是一个小说”,大家肯定不会跟他辩论,因为小说的东西可以去虚构。但他要说这个是在做学术,那么就要接受红学研究的检验,就会遭人批评。
首页 上页 | 1 | 2 | 下页 尾页  共 2
更多"作家" 的相关消息
中华搜索


相关报道
刘心武回应红学家批评 (2006-08-31 09:19:19)
红学家们只会炒冷饭 (2006-08-28 16:58:48)
台湾红学家为刘心武鸣不平 (2006-08-28 16:55:16)
红学界“缺席审判”刘心武 (2006-08-28 16:53:04)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文化·读书频道主编】电话:(010)84105887 E-mail: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05871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关于中华网 | 豁免条款
版权所有 中华网 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