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精彩推荐
其它资讯



热门搜索
耳机 印刷 手机 拖鞋
减速机 钟表 成人用品
减肥 枸杞 T恤 升降机
心理 健康 彩票 招聘
礼品 旅游 猎头 培训

产品服务
·机会!机会不容错过
·中华商机,搜索创新
·准确快捷,搜你所搜
·¥来¥往,尽在中华邮
·中华搜索,贴心搜索

中华网搜索
站内搜索
全网搜索



宝钗的后续故事
2006-08-31 10:00:22
  
  宝钗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终于千辛万苦地做成了宝玉的原配妻子。但是她心头并不敢有一点儿的放松,她知道宝玉真正爱的是林黛玉,不过,宝玉毕竟也是爱自己的吧?想当年他要求自己为他褪下红麝串玩赏,偶然瞥到她冰肌玉肤的一节臂膀,竟然目瞪口呆,一脸仰慕,现在他得到了她整个的人,总也是高兴的,也会珍惜的罢?

  一直以来,黛玉是她的对手,比才,比貌,比对宝玉的吸引力,她从来不肯认输,却从来也赢不了;但如今,黛玉香消玉殒,她却洞房花烛,死人还比什么?她当然是大获全胜。于是,她乐得高姿态,谁都不敢说明真相,她却当机立断亲口告诉宝玉:“林妹妹已经死了”,然后亲自陪着他去给黛玉哭灵,一直哭到他不忍心,于是回心转意与她共享鱼水之乐,终于水乳交融,珠联璧合,令她长长舒出一口气:“我终于是赢了。”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陪着宝玉缅怀流泪,细诉黛玉种种。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显得自己同丈夫亲。贾府上下,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人愿意或是敢同宝玉谈论黛玉,只有她,是他唯一的朋友,最亲密的知己。

  但是日日夜夜的诉说也终于使她感到厌倦,她甚至怀疑是自己嫁给了宝玉,还是替黛玉嫁给了宝玉。当初掉包计她是作为黛玉替身同宝玉拜堂的,可是,自己今后真的一辈子要做黛玉替身了么?

  她不甘,更不堪!她开始缄默,刻意地回避同黛玉有关的话题。终于有一天,她随宝玉在园中赏花,一阵落红如雨,宝玉怅然若失,随口吟起黛玉旧作《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宝钗并不接话,只不动声色地随口吩咐:“叫几个丫环来,把那落花扫了,撂在后院粪池子里沤肥。”刻意地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她看到他脸上掠过一丝怆痛,她想去安慰,但忍住了。不,她不要再活在黛玉的阴影下,她不要做那葬花惜红的效颦之举,她是薛宝钗,她有她的处事方式与做人原则,他既然是她丈夫,就必得要渐渐适应她,适应她与黛玉的不同。

  她成功了。

  宝玉从那以后便绝口不再提及黛玉,渐渐地也就忘了。她不信,故意试他,端一盆白菊花对着他念:“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宝玉一脸茫然,问她:“好句,是谁的诗?易安?晏殊?李商隐?”她微笑不语,细观他神色。

  宝玉仍自思索:“李清照擅词不擅诗,更少七律;大小晏虽擅词但意境以艳冶柔媚为主;此句清丽忧殷,必是李商隐诗句,是李商隐的对不对?”

  他忘了,他全然忘了当初大观园执鳌赏菊的旧事,忘了林黛玉勇夺魁首的才具,忘了黛玉这首著名的《问菊》!

  宝钗满意了。  宝玉终于只属于她一个人,他们的爱将得以延续——她有了他的孩子了。

  宝钗应该满意,因为宝玉已经越来越不像宝玉,他不但不再提起林妹妹,而且事事顺遂宝钗心意,甚至读起他平素至恨的八股文章来。

  两个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初秋,宝钗偶感风寒,宝玉侍奉床前,呵护备至,坚持自己亲奉汤药。宝钗十分欣幸,心想虽然家道中落,但到底博得有情郎君,总是得多于失了。一夜,宝钗梦里咳醒,刚一翻身,宝玉忽地坐起,一脸关切温柔,失声问:“妹妹,你咳嗽?”

  宝钗猛地抬头,四目相望,她在他眼中看到一抹从未属于过她的感情——真诚。“妹妹”,自然不是唤她,他原来从未忘记!

  他骗她!

  不过,是她先骗了他的,他骗她,有什么不对?他们的婚姻,从始至终,本来就是一出骗局!

  宝钗合上眼睛,心中万种不甘忽然化为灰烬,她转过脸去假装熟睡,两行泪凉凉地沁向耳边。她终于知道,宝玉不提黛玉,并不是已将她忘记,而是更深地埋在心里了,藏得越深,必然也酿得更浓了吧?黛玉逝去已久,想如今坟上应已墓草青青,可是她的精魂始终未去,一直萦绕在宝玉身侧。而自己,这个真正与宝玉胼手胝足,同榻而眠的枕边人,倒反成行尸走肉,徒具躯壳。那么,多年来的机关算尽,苦心经营又到底为的什么?家产尽没,痴情落空,自己的所有尚不如一个死人为多!她,连替身都不是!

  那以后,宝钗便整个地放弃了。不再努力,也不再掩饰,宝玉的梦呓已连她自欺欺人的资格都剥夺殆尽,她不知自己还有什么必要强颜欢笑。笑给谁看呢?

  她是比以往更加沉静,更加寡言了。宝玉却一如既往,仍然对她客气关照。

  不爱,自然便不会变,变心的,都是曾经有心的人。

  秋考到了,宝钗冷眼看着丫环替宝玉打点行装,并不上前帮忙。她甚至没有什么话要向他道别。哦不,还是有的。

  在次日宝玉早起俯身语气温和地对她道别“姐姐,我要走了”时,她忽然悲从中来,万语千言化为一句:“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宝玉望着她的双眼,平和地说:“我知道了。”眼光清澈如婴儿。

  她知道,他已经不是凡人,他已经“悟”了。

  她曾深深地,强烈地爱过他,她不承认自己爱他比林妹妹浅,不过黛玉与他是相爱,而她,虽然没有什么不好,却错在是她先爱上他。整个爱的过程于她,便是不断地感动他,出尽百宝,呕心沥血,到头来也不过博得他一句“知道”罢了。


  但是,她那么地爱他,为他,就只为了他这一句“知道”么?她竟用整个的青春来换一句“知道”,值得么?

  她的心忽然地淡了。

  当小厮青白着脸向她报告宝二爷赴考情形时,她看着书僮一脸的诚惶诚恐觉得他非常可怜,于是轻轻地代他说出真相:“二爷是不是走失了?”书僮努力点一点头,索性放声大哭起来,不知是哭二爷的弃家出走还是哭自己的委屈焦虑,多半是后者罢。

  宝钗的心是平静的,她早已知道的事实竟由别人来告诉她,使她感到有些滑稽。何况,二爷又不是今天才走,或许,自黛玉升天那一刻起,宝玉便早已随了去了。留下的,不过是一个肉身,敷衍她,应酬她,回报她一个胎儿罢了。

  她抚摸着肚皮,想着那个未来的小宝玉,她知道,婴儿生下来,还是要她付出一切去呵护的,还是要她不断地去关切,去照顾,去感动的,而最终,除了“知道”以外再也得不到其他。原来,她之于宝玉,不过是提早做了一回母亲罢了。

  原来,自黛玉死后,所有的故事便早已结束了,再以后的,都不是故事,只是历史了。如果黛玉在天有灵,一定会望着这一切冷然而笑吧?

  金玉良缘的梦灭了,甚至财产也烟消云散,费尽心机,她得到的,居然是“空”!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若不是嫁与宝玉,凭她的美貌才干也许不会沦落至此,这一切,都原本是她林黛玉应该承受的呀!可黛玉走得好,死在大观园的全盛时期,赚尽了天下人的同情惋惜,连死后的情愫都不放过,白丢下一个烂摊子让她来收拾,却还吃力不讨好地落个鹊占鸠窠的名声。

  仰首望天,宝钗轻轻地、咬牙切齿地说:“妹妹,到底是你赢了。”
中华搜索
相关报道

发表言论:
笔  名:
查看评论 
【文化·读书频道主编】电话:(010)84105887 E-mail: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05871
版权声明 | 联系方法 | 刊登广告 | 使用说明 | 关于中华网 | 豁免条款
版权所有 中华网 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