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公益|城市|社区|韩流

注册登录

源缘

鼻烟壶艺术在乾隆一朝达到极盛。慢慢的玩赏收藏鼻烟壶成风,盛入鼻烟的用途倒渐至其次。帝王的钟爱,也使得中国传统艺术的全部技艺,如绘画、书法、烧瓷、施釉、剔漆、镶金银、嵌螺钿、贴黄等等都用在了鼻烟壶上。

上下沿习的鼻烟风尚
汉人吸闻鼻烟始于明代。明末鼻烟进口甚少,仅广东一地有人吸闻。康熙开放海禁,西方传教士携带大量的鼻烟和盛装鼻烟的玻璃瓶,吸鼻烟渐成风尚。西方诸国相率进贡鼻烟和玻璃制的鼻烟瓶,先是葡萄牙,接着是英、法等国。乾隆皇帝常以鼻烟赐赏王公大臣,如此上下沿习,渐渐地吸鼻烟成为社会时尚。除了对鼻烟的感兴趣,康熙帝更是对西方工艺品情有独钟,他吸纳了一批通晓玻璃烟壶制作和画珐琅的西方人,于紫禁城内制作鼻烟壶。

行韵

鲁派内画:方寸之间绘大千世界

鲁派内画始于清代光绪年间,北京的内画鼻烟壶内画技术传到到琉璃之乡——山东淄博,光绪十六年(1890年)画师毕荣九利用本地生产的高级琉璃水晶料做壶坯,开始制作琉璃内画鼻烟壶,解决了内画瓶内壁磨砂的技术难题,当时画师孙坦普、薛向都等潜心钻研、反复琢磨,掌握了内画技艺,至此造就了鲁派内画。

经过多年的发展,鲁派内画壶成为当地代表性的美术琉璃艺术品,风格独特,赢得“袖里乾坤真正大,壶中日月尽包罗”的盛赞,鲁派内画更是自成一派,与北京画派齐名,二者并列为宫廷用品。在当时的内画画坛上,京派、鲁派双峰对峙,群星共耀。

反向作画

用特制的弯型内画毛笔,伸入口小如豆的壶内反向作画,将国画的皴、擦、染、点、勾、撕等技法引入内画……

MORE

笔触精妙

手工绘出细致入微的画面,格调典雅、笔触精妙,"方寸之间绘大千世界"……

MORE

传统题材

作品多以历史典故、神话传说、传统题材进行创作,并擅绘制百虎、百骏、百兽等百题材作品

MORE

风格豪迈

作品粗犷豪迈,风格泼辣,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

MORE

手守

起初,只是为了养家糊口

小时候受母亲精工刺绣的熏陶而喜爱画画,曾在艺术馆陈伯鸣先生的指导下,潜心于绘画基础的训练。1964年,张广庆凭借扎实的绘画功底,考入山东博山美术琉璃厂,从师于山东内画派传人薛京万。从此,张广庆与内画鼻烟壶结下了一生的情缘.

1976年,山东艺术学院在淄博举办了一个美术学习班,张广庆被厂里派。学习,有了宝贵的学习机会,再加上自己平日里刻苦钻研,张广庆日渐在内画领域变得小有名气。

二十年,达成三个目标

上世纪八十年代,两次出国参展的经历成了鲁派内画传人张广庆人生的转折点,“想做点事业”的念头开始在疯狂地生长。在海外举办一个个人内画艺术展,在国内开办一所内画专业学校,出版一本个人艺术画册,张广庆给自己设立了三个目标。

1989年,受邀去西德和奥地利举办“个人艺术展览”;1992年,创办张广庆内画艺术研究院;2003年,《张广庆内画集》出版发行。至此,张广庆实现了当初的三个目标,花去了他近二十年的时间。

转新生

在几十年的内画艺术生涯中,张广庆把运动线、意象线、泼墨、泼彩,以及抽象和写意的手法,融入内画艺术之中,打破了内画旧的传统技法和形式,创造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父亲退休后,张路华接任了张广庆内画艺术研究院院长的位置。他时常到北京等地的艺术院校进修、写生创作,在他看来,只有不断走出去,才能站在一个更高和更广的角度看待内画研究院的发展,以及内画的传承和创新……

“我觉得自己就是丐帮帮主”

从2006年起,张广庆做了10年的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鼻烟壶专业委员会会长,这也是他将包括鲁派内画在内的内画艺术行业不断推向前进的10年。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豆腐。我觉得不只是自己要画好鼻烟壶,而是要带领全国四大流派走出一条鼻烟壶内画领域的新局面。办展览,开年会这些事情都需要资金支持,可是我们的委员会里面有没有多少钱,于是我就自己多方筹措资金,争取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鼻烟壶内画的宣传推广中来。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丐帮帮主,带着我们这帮人在不利的环境下生存发展。”

薪火相传 革故鼎新

鲁派内画的创新在张广庆儿子张路华的手里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经过长时间的尝试,最终研发设计出了“炫彩琉璃内画瓶”。与父亲相比,从小接触绘画的张路华既有多年内画创作的经验,又有丰富的艺术院校学习经历,这让他能够更加全面地来看待内画的传承与创新……

一座城 一段锦

成都,这座历经了3000年悠悠岁月的古都,曾将最美的风韵都凝结在了一个“锦”字里……

“小妞、小妞你快来,手拿风车舞起来,小风车嘎嘎响,小妞、小妞你快长……”

老北京风车:转轮送吉祥

乾隆御笔,京城之最

乾隆微服私访回京途中路过前门大街腹中饥饿,唯一店仍掌灯营业,故赐名“都一处”。

扎燕风筝是北京风筝流派之一,属曹氏风筝一脉。相传,曹雪芹扎的风筝造型独特,飞得很高,逐渐被人们称“曹氏风筝”

费保龄:一生挚爱风筝

百年老字号,中华第一吃

来北京有句名言:“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吃烤鸭真遗憾!”足以看出烤鸭在京城美食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