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纳博科夫、米沃什、布罗茨基:流亡中的疏离幻象(1)

2015-05-15 09:00:20  单读    参与评论()人

纳博科夫、米沃什、布罗茨基:流亡中的疏离幻象

    撰文:萧轶

    当我此刻坐在书房里抽烟时,突然闪现出失眠症患者纳博科夫在柏林的生活。他也时常通宵坐在书房里抽烟。

    因革命之故,俄国文人流亡海外,巴黎、布拉格和柏林等城市成了流亡者的聚集地,巴黎和柏林是流亡者最多的两大城市,那些出现在文学史上的俄罗斯作家们几乎都在这两座城市里逗留、生活与写作,纳博科夫便是柏林流亡圈的其中一员。他自称非典型流亡者,与那些在柏林的流亡作家们划出界线,不像其他流亡者那般陷于流亡者一般化的生活方式。这位异乡客宁愿生活在柏林这个幽灵世界的边缘,他不愿过度让自己沦陷在典型模板式的生活状态,远离那些流亡者组织所热衷的千篇一律的集体写作,不为圈子化义气所绑架,对柏林城市的都市生活也保持固有的疏离,当别人在为摆脱被边缘化的身份焦虑而关注于“写什么”时,他却不向世俗的身份名利妥协而关注“怎么写”,不受时代、流派、圈子、常识的影响,更不会因有什么文学协会而追名逐利,当别人关注祖国这类宏大叙事时,他描述着公交车售票员污秽的指甲,他不去适应也不去反抗那个周遭遍布“完全不重要的陌生人”的“虚幻”都市,而是构建自己的世界。

纳博科夫( 1899 年 4 月 23 日 -- 1977 年 7 月 2 日),俄裔美国小说家,代表作《洛丽塔》。

纳博科夫( 1899 年 4 月 23 日 -- 1977 年 7 月 2 日),俄裔美国小说家,代表作《洛丽塔》。

    在柏林流亡文学圈,家园的失落和还乡的冲动是俄罗斯流亡文学的经典标志。然而,纳博科夫却认为他们不过是在外国的城市里不断模仿着一个死亡了的文明,那些在文学聚会参与朗诵自己诗歌的文人们不过是一群木偶戏的表演者。他们享受着国外的自由,却模仿着国内被束缚的思想。

    在他们看来,“作为一个团体或时代的代表要比一个个体的作家更为重要”。所以,他们要摒弃自我的生活,进入更高层次的书写,或者说融入一种集体的对流亡苦痛的诉说,甚至上升至对国内混乱政治的控诉,借助流亡的主题书写流亡的痛苦,以示自己正在拯救一个国家的灵魂;为了一个文学团体与文学主题的崛起而互相吹捧,最后才会考虑文学艺术的问题。

1922 年的柏林,纳博科夫在 1922 年迁往柏林与家人同住。

1922 年的柏林,纳博科夫在 1922 年迁往柏林与家人同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