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中国人的眼睛”王鼎钧:拿读者当垃圾桶的时代过去了(1)

2015-05-18 08:58:13  共识网    参与评论()人

“中国人的眼睛”王鼎钧:拿读者当垃圾桶的时代过去了

    受访嘉宾:王鼎钧,当代著名华文文学大师,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兰陵镇人,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的眼睛”。他一生流亡,阅历丰富,经历过学潮,当过国民党宪兵,做过解放军俘虏,到台湾后曾任台湾广播公司节目组组长、《中国时报》主笔,后又旅居美国。他的人生历程伴随着中国现当代历史的剧烈变迁,他的写作也呈现出中国现代大历史的深度、厚度和广度。王鼎钧的创作生涯长达大半个世纪,如今已进入耄耋之年,仍笔耕不止。1992年至2009年,王鼎钧历时十七年陆续发表回忆录四部曲,震动了整个海外华文世界。新书《书滋味》近日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

    采访者:共识网曹乐溪

     把阅读尝到的滋味与人共享

        共识网:新书为何取名为《书滋味》?作为作者,您如何评价此书的“滋味”?

    王鼎钧:有人说中国人的味觉特别发达,所以中国菜名满天下。中国人用字显出味觉的重要,没有兴趣说成没有味道,不能接受说成不是滋味,个人的爱好集中在一个点上叫独沽一味,批评一个人违背人情叫没有人味,……甚至还有很玄妙的「味外味」。

    龚鹏程教授也谈到「吃」这个字的用途广泛:「表能力的,如吃闲饭、吃不开、吃不消;表人的生活方式与手段行为的,如吃香喝辣、靠山吃山;表处事方法的,如吃老本、吃软不吃硬、好汉不吃眼前亏;表经歷的,如吃苦头、吃闭门羮、吃不了兜着走、吃力不讨好;表心理,如吃醋、吃了定心丸、哑巴吃汤团;表属性,如秀色可餐、味同嚼蜡;表状态,如吃惊、吃力、吃重……。

    在我的家乡,形容一个人专心阅读,说他像「吃书」一样。如此这般,书中滋味顺理成章。我们喜欢读书,正因为读出其中的滋味来,如酒徒喜欢喝酒,老飨善欢吃菜。<书滋味>是我把阅读尝到的滋味说出来与人共享。

    喜欢梁实秋、林语堂、陈西滢甚于鲁迅

        共识网:您认同张春荣先生的散文要“言之有物,言之有序,言之有趣,言之有味”的理论,并且强调散文作者须是有趣味之人。作为散文大家,您的趣味是如何养成的?

    王鼎钧:我本来是一个极其无趣的人,我的文章严肃干燥。后来因为想把文章写好,用心改造自己,改造过程是,首先知道什么是趣味,然后知道趣味哪里找,然后谈吐有趣味,然后下笔有趣味,这件事我当年下了功夫。我相信趣味是可以「发现」的,「发现」是角度问题,是态度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训练学习,一个人能在一秒鐘内算出五位数和五位数相加,那是上帝的事,一个人能在一秒鐘内算出一位数和两位相加,那是教师的事。

    我发现了丁西林、李健吾、莎士比亚的幽默,他们显示语言的新功能,人生的新样相。丁西林含蓄从容,有绅士风度,李健吾比较尖刻,能把法国喜剧完全用中国话写出来,使我这个依赖译本的人惊为奇遇,莎士比亚的机智和哲理又在两人之上。我反復熟读他们的剧本,并且把莎氏喜剧中有趣的句子全部摘抄在笔记本上,时时温习。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