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梁鸿:故乡就是时代的剩余物和呕吐物(1)

2015-05-19 09:12:48  南方都市报 张中江    参与评论()人

梁鸿:故乡就是时代的剩余物和呕吐物

    学者、作家梁鸿,目前正在北京单向空间“驻店”。“驻店计划”是源于上世纪初国外的发明,目前在纽约公立图书馆等文化机构均有类似项目,成为作家介入公众文化生活的一种方式。根据安排,梁鸿将在驻店期间,进行一系列与读者交流的活动,包括讲座、沙龙以及新书《历史与我的瞬间》的发布会。

    《历史与我的瞬间》分为“归来与离去”、“文学在树上的自由”、“我们曾历经的沧桑”三辑,收录了梁鸿近几年创作的散文、随笔作品27篇,回顾并反思了当下生活和学术实践。“如果说,《中国在梁庄》写了梁庄人留守在梁庄的故事,《出梁庄记》写了迁徙、流散在外的梁庄人,那么,《历史与我的瞬间》里的梁庄则是一个自我反思的梁庄,在其中,我对自己进行梳理。”梁鸿这样说。

        “70后”集体记忆:聚在别人家看《射雕》

    5月10日,围绕梁鸿的这本最新随笔作品集,已举行过一场名为“生于七十年代”的文学沙龙。当天恰逢北京“64年来最冷五月天”,气温大“跳水”又赶上绵绵不断的秋雨。德胜门城楼畔的字里行间书店,读者不多,甚至可以说有点冷清,即便当天的三位嘉宾都是“70后”作家中的佼佼者--- 梁鸿、徐则臣和盛可以。

    在与书同名的文章中,梁鸿提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引入内地时的情景---“那一整个夏天,每到傍晚,梁庄的大人少年就一群群地到吴镇去,寻找有电视机的家庭,站在人家门外等着电视开始,也不管人家是否愿意……”

    “下着瓢泼大雨,我们还站在那里看。看起来这是一件非常微小的事情,但对于我们这样一代人来说,它恰恰意味着些微的解放。”梁鸿当天说。

    这种鲜明的集体记忆,得到了徐则臣和盛可以的呼应。当天担任主持人的李礼,恰好也是同龄人,他家又是“镇上有电视机的家庭”,于是每天放学时,都要从站满院子中的人群中穿过才能回到屋里。

      “故乡就是时代的呕吐物”

    然而关于故乡的回忆,并非都像看《射雕》那般愉悦。“我每次回到故乡,心都像坏了一样。”梁鸿讲到自己去年回到老家看初中的一个同学,原本很聪明的一个人因为想法很多,公司失败,得了精神分裂,四年的时间都被关在看不到阳光的小黑屋,“整个人像个野人”。

    回到北京的梁鸿想,“故乡到底是什么呢?故乡就是这个时代的剩余物和呕吐物。一个人在城里面打工,当他病了惨了,然后回到了故乡,所以故乡就是这个时代的阴影。”

    在梁鸿看来,作家和故乡的关系是永恒的。“我们到底该怎样书写故乡,这可能是每一个作家都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的命题。”

    撰写新作转向虚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