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平乐镇”的颜歌:故事才刚刚开始(1)

2015-05-22 09:43:32  南方都市报 张中江    参与评论()人

《平乐镇伤心故事集》书封。

《平乐镇伤心故事集》书封。

 5月16日单向空间沙龙,颜歌现场照片。理想国供图

5月16日单向空间沙龙,颜歌现场照片。理想国供图

    小说家颜歌的“平乐镇”拼图,又填充了一块---日前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出版了《平乐镇伤心故事集》。这是颜歌的第十一本书,关注点仍然是她的文学“伊甸园”---城乡接合部。5个故事,从2008年到2015年,“过完了自己所有的二十几岁”。

    虽然时常还会被贴上“80后美女作家”的标签,但这位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一路念到博士的写作者,更关心的是如何写好小说本身,每一本书都被她当做一个学术研究项目来做。在这本小说集里,颜歌仍然在进行她四川方言写作的“实验”。比如《江西巷的唐宝珍》中“她孤独独的鞋跟子嗒嗒踩着大家的心颤颤”这样的描写,“我希望把语言写得逗一点,好像是快板一样的”。

    平时,她阅读大量的外文书籍,文学和哲学的都看。有着相同阅读趣味的丈夫,有时回到家会看到这样的场景:颜歌正趴着看铺满桌子的福柯著作。“看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会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可以防止我得老年痴呆症。”而每天像修炼一样坚持阅读的中国古典文学,究竟能给她的创作带来什么?颜歌自己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读下去很有必要。在这点上,倒是有些像年少时的她,一个听话的“变态少女”,把妈妈买来的宋词精华,不分好坏,通通背下来。

    颜歌透露,她计划下半年在英国开写“平乐镇”四条街里的“东街”,一个关于县城公务员的故事。在《平乐镇伤心故事集》的后记中,颜歌这样写道:“我满了三十岁,终于来到了一个作家的幼年时期,又是兴奋又是不安。至于我到底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作家---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世界不美,但我还是爱它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近年来一批青年批评家集体涌现,作为写作者,你如何看这种情况?

    颜歌:我其实跟他们没有太多个人的接触,有一次在上海开会遇到张定浩。虽然他并不是讲好话,但是实打实的,指出你这部小说出现的问题在哪。这个是对我有用的评论,虽然我不一定同意,但我们可以探讨和对话。我就特别感动。

    《平乐镇伤心故事集》里《奥数班1995》,是我在上海开会之后写的。我发给他看,他讲这篇的问题是“没有悬念,结局特别实”。我当时也觉得那个结尾有问题,他印证了我的想法,给了我一些建议,我做了修改。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把小说发给一个评论家看。当然,在我的每个写作阶段,都有可以谈论创作的朋友,但他是第一个做文学批评的。我更希望有这样的人,一代人有一代评论家,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互相成长。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