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王尔德,一个段子手的自我修养(1)

2015-05-27 09:08:50  单读    参与评论()人

“我年轻时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等到老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这样。”

“我年轻时以为金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等到老了才知道,原来真的是这样。”

    撰文:周黎明

    新媒体催生了网络段子,但是,段子只是散落的珍珠,只有将它们有机地组合起来,才能成为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假如把段子比作华彩的句子,那么,戏剧则是一个完整的篇章,需要铺陈和展开,递进和转折,总之,起承转合一样不能少。但,段子和戏剧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段子能为戏剧增添光彩,戏剧反过来能提升段子的高度。国内流传的某些段子早已不限于名言警句的格式,甚至上升到一个个小小的戏剧情景,堪称“微戏剧”。诚然,不是段子越多戏越好,普通段子是独立存在的,戏剧中的段子属于台词,必须符合人物和场景。另外,有些戏剧家能做到通篇段子,如莎士比亚,而有些则竭力回避任何跳脱的台词,可说是视段子如粪土吧,如契诃夫。

    说奥斯卡·王尔德是段子手的先驱,不仅因为他戏中的段子式台词既密集又高级,还因为他真的写过纯粹的段子,不设戏剧情景,十句二十句那样卖给当时伦敦的报纸。除了靠兜售段子赚取稿费,他还在上流社会免费贡献段子,通常是赴宴前想好几句,然后在太太小姐团团围住时不期抛出,赢得一波波艳羡的眼光。人称 bon mots,妙语也。一般人吹牛会说“老子天下第一”,但王尔德说“我没有什么可申报的,除了我的天才。”(I have nothing to declare but my genius.)

    这话应该是腐国才子自己传出来的。据说是他访问美国时,美国海关问他有什么东西需要申报,他做如此回答。那时没有微博微信,海关工作人员是无法传播此话的,而既然是王尔德自己传的,谁能知道不是他事后编出来的呢?倒不是怀疑他的急智能力,但从他预习排练舌灿莲花的习惯,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

    王尔德戏剧中每个角色都不停冒金句,在西方演出时几乎每句都是喜剧包袱,密集程度不亚于《老友记》,段位恐怕更在一般情景喜剧之上。可那些都是他精心编写的。可以说,王尔德的戏剧人物均有他自身的投射。他最著名的剧作中常有一个角色,学者称之为“花花公子”(dandy),如《不可儿戏》中的 Algernon Moncrieff,还有《理想的丈夫》中的 Arthur Goring,都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虚荣浮华,醉心于穿着打扮,但内心却暗藏着一丝真诚和仗义。在 2002 和 1999 电影版中,这两个角色居然都是由 Rupert Everett 扮演的,演员本人也是一个出身高贵、高才绝学、举止高傲之人,并早在 1989 年就高调出柜,颇得前辈神韵。

电影《不可儿戏》海报

电影《不可儿戏》海报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