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忌日快乐》:活着 死去 享受当下

2018-02-06 09:33:12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电影《忌日快乐》(Happy Death Day)的主角泰莉是美国青春片里常见的金发小美女,也经常充当反派的“啦啦队长”类型。她们漂亮肤浅,骄傲虚荣,不爱读书爱派对,笑容灿烂却毫无诚意,常常欺负同性,刻薄对待异性,和闺蜜之间表面互称姐妹,暗地互抢男友,对性满不在乎,对节食异常在乎,万一吃多了还得靠催吐药或泻药解决摄入过剩的卡路里……堕落自私、只剩欲望的美国小姑娘还有得救吗?每天都重复今天,在生日那天死去,一遍遍循环,或许是一个隐喻。

还有得救,只要一个人愿意下决心认真对待TA要度过的新一天。况且泰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还有不明真相又无比纯情的男孩卡特陪她一天天变成更好的人,从人见人厌小碧池,转变成人见人爱小甜心。除了成长,她的任务就是找到不断杀死她的凶手,活到明天。

反复过同一天直到某个核心问题解决,破除魔法,迎来新一天。据说这个题材的电影是从1993年的《土拨鼠之日》开始的,比利·默瑞饰演的都市男人被困在一个小镇的土拨鼠之日,在不断重复这一天的过程里,他从自私、刻薄、空虚的中年大男孩,成长为无私助人、多才多艺的优质真男人,受到全镇欢迎,也自然吸引到他一直爱慕的乐观、善良又文艺的姑娘,在真爱中赢得新的一天。

这个故事明显有基督徒要效仿神的警世思维,也有浓烈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气质,但半年后出品的那部《十二点零一分》则加重科幻元素,让故事里的时间重启有了合乎逻辑的科学解释,贴合小人物百折不挠拯救科学家女神并以英雄之身追求到她的情节主线。此片证明时间重启题材有可能在不同类型片中不断开拓新故事,甚至可以更商业化。较近的例子,是2014年那部游戏感十足的科幻片《明日边缘》。

我对时间重启、穿越时光到过去以改变未来这两个有交集的题材非常着迷。大量作品看下来,感觉《忌日快乐》可能是在结构上最接近《土拨鼠之日》的,时间重启毫无原因,只是个逼迫主角去发现、正视问题的设定,但《忌日快乐》采用的元素又与时俱进,契合当下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心理状态,片尾也直白致敬《土拨鼠之日》。比利·默瑞的不成熟、讨人嫌,转化并放大到泰莉身上,他们同样会在发现日日皆重复之后过度放飞自我,也多次花样死亡。同样是在第一天,我们就目睹主角的不堪。

泰莉宿醉后在陌生男生的寝室醒来,对坐怀不乱的好少年卡特很不礼貌,随便在他面前脱衣换上夜店小吊带——羞耻感已丧失,这是女孩失去纯真的某种标志——并继续对所有路人不礼貌,侮辱约会对象,对室友糟糕。泰莉跟已婚老师偷情,室友警告她“再这样下去会有严重后果”,泰莉扔给她一个臭脸,还险些被老师的老婆当场捉奸。甚至对亲爹,她也拒接生日祝福电话并让他空等一中午。即便死过一回,她还要去派对,并当着姐妹花的面勾引对方暗恋的男孩,当然也有试探凶手的企图。

看到这里,我虽已随某些细节锁定疑凶,但也感觉,也许她身边任何人都有过杀她的念头,也许是路人杀的,也许连路人都怀疑她活下去的价值,同时,我还坚信她罪不该死,有改造希望。比如她胆子挺大的,敢作敢为,脑子也不是毫没主见,面对老师的老婆,她有同理心和愧疚感。我很有兴趣看她如何发现真凶并改过自新。随着一次次死而复生,她开始了解自己,我们也会跟她一起了解她的过去,和她身边数位男性。

关键词:忌日快乐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情人!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18-09-19 17:15:07陈冠希用情话向女儿表达爱意

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粉丝评论炸了

18-09-19 17:12:17吴奇隆深夜发文称迎来两个小生命

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于正回应:我姐也只是想夸夸我

18-09-19 08:57:53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