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珍宝飘零:恭王府旧藏文物散落寻踪

2017-11-16 10:16:57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

北京城内虽然曾有过上百座王府,但是没有哪座王府,可以与恭王府媲美。自乾隆年间始建的恭王府,目睹了清王朝自鼎盛到衰亡的全过程,而它本身也随着王朝的覆灭而迅速衰落。1912年,清王朝尚未寿终正寝,“小恭王”溥伟就将王府旧藏文物打包卖给了日本山中商会。从此,恭王府旧藏文物如大树之花果飘零,随风吹散,星散于世界各地,成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溥伟

横空出世的“图录”

2003年,在国家博物馆工作的鲁宁,被文化部调到恭王府管理处任文物保管处处长。当时,恭王府的腾退工作还没有完毕,只有恭王府花园对外开放。

刚到恭王府工作不久,一位游客无心的一句话,深深刺激了鲁宁。“那位游客说,这么大个王府里,怎么没有文物呀!”鲁宁回忆说。

也难怪游人抱怨,恭王府开放时,可以说一件王府旧藏的文物都没有。

“1912年,小恭王溥伟把恭王府里除字画以外的全部文物卖给了山中定次郎;1921年,他又以八万银元的价格,将府邸抵押给北京天主教会西什库教堂;1932年,辅仁大学以108根金条代偿债务为代价,获得了恭王府府邸的产权。此后,溥伟的二弟溥儒将自己手里王府旧藏的古董、字画陆续卖出……”鲁宁向记者历数着百年来恭王府和王府旧藏文物的沧桑过往。

上世纪80年代初,恭王府府邸被8个单位割据,住户达数百家,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大杂院。文物部门经过20多年的努力,才将这些住户一一请出恭王府。可王府中的文物,却已经散落到世界各地,踪迹难寻。从那时起,寻找王府旧藏,成了恭王府管理处的一个心愿。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02年。经朋友介绍,鲁宁得知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富田升出版了一本名为《清代皇室宝物流出》的专著。书中详细介绍了小恭王溥伟将王府旧藏打包出售给日本山中商会的来龙去脉。这个信息令鲁宁大喜过望,能不能循着这条信息,找到恭王府流失文物的踪迹呢?

机缘巧合。2003年,前中央书记处书记谷牧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同志到恭王府视察。当时的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谷长江,抓住这个机会,向两位领导同志介绍了山中商会打包买走恭王府文物的信息。谷牧同志听完后,当即指示:“一定要想办法征集回来,那是我们老祖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

2004年底,经过一年的准备,恭王府业务考察团踏上了赴日寻访文物踪迹的旅程。

鲁宁告诉记者,考察团第一站便来到仙台拜访了富田升教授。富田升对“恭王府人”的来访十分高兴。他把近10年来对“中国文物海外流失”的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提供给访问团,并向访问团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山中商会创始人山中定次郎的后代——山中让就住在大阪。

在富田升的指点下,访问团一行在大阪市中心一栋写字楼的4层,找到了现任山中商会董事长、山中定次郎的第四代孙山中让。

二战前,山中商会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世界级大企业。其业务不但涉及古董收藏,而且还扩展到地产、运输、商场、服务业等许多领域。不过,随着日本的战败,山中商会在美国价值8600多万美元的产业被美国政府没收,山中商会也以破产告终。

鲁宁说,山中让虽然名为山中商会董事长,其实商会已经没有什么业务可言,只是管理着一些名下的房产而已。

山中让对远道而来的恭王府考察团非常热情,主动拿出了一本保存多年的图录。这本图录印刷非常精美,蓝色硬皮封面上用烫金字印着“纽育1913年AAA恭王竞卖”的字样。山中让告诉访问团,这就是山中商会1913年在纽约举办的“恭王府文物”拍卖会的图录。

据图录记载,这次上拍的文物共有536件,无一流拍,总成交价达28万多美元,创下当时拍卖成交纪录。更可贵的是,图录中还有铅笔标出的成交价和山中定次郎与恭王府大管家的合影。在图录前言中,山中定次郎简要地叙述了自己收购这批恭王府文物的经过。

通过它,人们终于窥见了恭王府最大一次文物流失过程之一斑。

1913年的恭王府前门

“让国御前会议”

1912年年初,紫禁城沉浸在一片愁云惨雾的气氛中。

自从上一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国各地十几个省先后宣布独立。束手无策的清政府,无奈之下起用了已经被罢官的袁世凯。袁世凯出山后,北洋军果然将革命军打得落花流水。可就在最后一击时,北洋军突然停止了进攻。袁世凯开始极力鼓动隆裕太后与南方议和,甚至是让位。

1月17日,清政府第三次内阁会议在紫禁城举行。会议的议题虽然不直接涉及“逊位”,但后来与会人之一——时年三十出头的小恭王溥伟,非常直接地将这系列会议称为“让国御前会议”。

这天清早,溥伟便从恭王府赶到紫禁城。在座的除醇亲王载沣、庆亲王奕劻外,还有各蒙古王公。本该主持会议的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称病未到,将他的两名亲信——赵秉钧、梁士诒派来做代表。

众人心知肚明,“有病”乃是托辞。袁世凯不来开会的真实原因是,前一天他从紫禁城散朝回家,走到东华门外丁字街,遇到了刺客。两名暗杀者投出的炸弹,炸死了好几名卫兵。幸亏,袁世凯乘马车飞驰而过,才幸免于难。

彼时,袁世凯正因鼓动隆裕太后退位而遭到王公贵胄们的围攻。暗杀事件发生后,他正好借此理由,来了个足不出户,从此不肯上朝了。

没有了袁世凯的内阁会议好像失掉了主心骨,谁也不肯拿主意。群臣落座半个多小时,除了东拉西扯地闲聊,一句正经话也没说。第一次参加内阁会议的溥伟,越听越是气闷。他质问代袁世凯出席会议的赵秉钧:“总理大臣邀我等开会,究竟所议何事?”

这时,赵秉钧才不得不言归正传说:“革命党势甚强,各省响应,北方军不足恃,袁总理欲设临时政府于天津,与彼开议……”

溥伟一听这话就火了:“北京守不住,天津就能守住吗?现在革命党的声势,远不及太平天国,当年都没有议和,现在怎么动辄就要议和?若遇贼即和,谁都能干,朝廷还起用袁世凯干什么?”

见溥伟气势汹汹,赵秉钧和梁士诒一时语塞。袁世凯内阁的外务部副大臣胡惟德接过话头儿说:“此次之战,列邦皆不愿意,我若一意主战,恐外国人责难。”

一提外国人,溥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抢白说:“中国自有主权对内平乱,外人何能干预?公既如此说,请指出是何国人,我要当面问之。”

胡惟德本来就是信口胡诌,被溥伟这么一追问,更是张口结舌。主和的庆亲王,见会场气氛完全被溥伟控制,赶紧打圆场说:“议事不可争执,况事体重大,我辈亦不敢决,应请旨办理。”

说完,庆王起身便走,群臣也跟着散了。一次关系清王朝生死存亡的内阁会议,什么正经事也没有解决,就这样乱哄哄地结束了。

第二天,醇亲王载沣给溥伟打电话说,十二月初一(即1月19日)要召开御前会议,让他也来参加。

次日,溥伟刚到养心殿就被载沣拽到一边嘱咐说:“庆王本不愿意你来,如果有人问,就说是你自己要来的啊!”

显然,溥伟在上次内阁会议上的表现,让庆王十分不满。载沣是溥仪的生父,当然不愿意议和、退位,但他生性懦弱,在朝中说话没有庆王和袁世凯管用。年轻气盛的溥伟跳出来挑战议和派,载沣自然乐见其成。因此,即便庆王反对,他还是偷偷把溥伟叫来了。

也许是因为袁世凯缺席,这天庆王也没来开会,会场上主战的亲贵们占了上风。

众人落座后,隆裕太后问:“你们看是君主好,还是共和好?”

亲贵们立即异口同声说:“臣等皆力主君主,无主张共和之理,求太后圣断坚持,勿为所惑。”

隆裕说:“我何尝要共和,都是奕劻同袁世凯说,革命党太厉害,我们没枪炮,没军饷,万不能打仗……”

溥伟一马当先说:“乱党实不足惧。冯国璋说,只要发他三个月军饷,他愿意破贼。”

隆裕一筹莫展说:“内帑已经空了,前次所发的钱都是皇帝内库的,现在真没钱了。”

溥伟出主意说:“日俄战争的时候,日本帝后拿出自己的珠宝首饰犒赏军队,结果士气大振。现在人心浮动,太后也可以学一学这个办法。”

一听这话,肃亲王善耆也表示支持。

隆裕犹豫说:“胜了固然好,要是败了,连优待条件都没有,岂不是要亡国吗?就算打仗,也不能就指着冯国璋一个人啊!”

溥伟心情激动,一边叩头一边说:“优待条件不过是欺人之谈,即使是真的,以朝廷之尊而受臣民优待,岂不贻笑千古,贻笑列邦?”他主动请缨说,自己愿意带兵杀敌。

溥伟从来没带过兵,隆裕知道他不过是“天桥的嘴把式”,不足信,于是转过头来问载涛:“载涛,你管陆军,知道我们的兵力怎么样?”

载涛是个京剧票友,在舞台上演“猴戏”是一把好手,可真刀真枪地上战场就不灵了。被太后点名后,他嗫嚅了半天道:“奴才没有打过仗,不知道。”

隆裕一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她知道,这帮亲贵只会纸上谈兵,真上战场,没一个靠得住。至此,隆裕皇太后心中最后一丝抵抗的念头也断了。

从此,隆裕再也没召见过溥伟、善耆这帮主战的皇族亲贵。不久,君主立宪会的隆厚田突然跑到恭王府给溥伟送信说,最近得到的一封密信,里面说赵秉钧向袁世凯建议要除掉溥伟。袁世凯虽然没有同意,但溥伟显然已身处险境。隆厚田嘱咐他要“速筹良策”。

隆厚田离去后,溥伟立即禀明母亲,先行逃亡西山。不久,他便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逃到了青岛。溥伟的母亲、弟弟溥儒等人,也先后离开了恭王府,避居西山戒台寺。

此时的小恭王溥伟,际遇很是尴尬狼狈,但满脑子还是“匡扶社稷”的大梦。

“复辟狂”溥伟

早在1912年年初,溥伟就已经有了“毁家纾难”的想法。

1912年1月初的一天,溥伟造访了袁世凯。袁世凯表面上对溥伟甚为恭敬,还给他戴高帽子说:“向使王爷秉政,决不致坏到如此。”

袁世凯表面越是恭敬,溥伟越是觉得他居心叵测。据溥伟的《让国御前会议日记》记载,当天他回到恭王府,便对母亲说:“时局至此,后变不堪设想,拟毁家以纾国难。” 溥伟的母亲当场应允,“尽出古画古玩,招商变价。”这是文字记载中,溥伟第一次明确表示,要变卖家中古玩以充将来复辟的经费。

大厦将倾。清政府中,像庆亲王这等位极人臣者,都在拼命搂钱,为自己准备退路;就连皇帝的生父醇王载沣,也放弃了最后挣扎的希望。为什么在朝中并无实职的溥伟,却不惜变卖家产,也要保卫大清朝呢?这大概与溥伟的家世和他郁郁不得志的宦海生涯有关。

溥伟是恭亲王奕訢次子载滢之子。奕訢被公认为晚清皇族中最有才华的人,但他宦海沉浮、三起三落,事业不顺,家庭生活也不如意。长子载澂是皇族子弟中有名的花花公子,甚至做出带同治皇帝出入烟花柳巷的荒唐之举。

载澂过世后,奕訢只能把恭亲王的爵位传给孙子溥伟。

溥伟自幼生得一表人才,18岁便继承了祖父的爵位,成为铁帽子王。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晚清政坛一颗冉冉上升的明星。他自己也很有政治抱负,一心想继承祖父遗志,匡扶大清。

在晚清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中,溥伟的确好几次差一点染指最高权力。戊戌政变后,光绪被囚。慈禧太后立端王载漪的儿子溥儁为大阿哥(即太子)。后来,载漪因为纵容义和团,被革去爵位,溥儁这个大阿哥也自然就被废了。

溥儁被废以后,朝中曾一度传闻,慈禧要立小恭王溥伟为嗣。论年纪,溥伟在“溥”字辈的皇族近支中最大;论血统,他是道光皇帝的亲孙子;论才学,他在同侪中也算得上出类拔萃。溥伟对皇位满怀希望,志在必得,可是慈禧最后却选择了年仅3岁的溥仪继承大统。

据说,当载沣听说自己被任命为摄政王时,叩头力辞。慈禧太后恨铁不成钢地说:“如觉力不胜任,溥伟最亲,可引以为助。”

也许,正是因为慈禧这一句话,令载沣对溥伟存了戒心。在大清王朝最后的几年中,溥伟虽然时刻准备着要为国效力,载沣却只给了他一个禁烟大臣的闲差。

溥伟虽然一直不得志,却出奇地有主人翁责任感。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有我溥伟在,大清不会亡!”

1912年初,溥伟、载涛、载泽、良弼、毓朗、善耆、铁良等年轻的满族亲贵子弟,成立了“宗社党”。他们不满隆裕、载沣对南方的妥协态度,密谋推翻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让毓朗、载泽出面组阁,铁良出任清军总司令,与南方革命军决一死战。

不过,这个顽抗到底的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宗社党的灵魂人物良弼便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用炸弹炸死了。

良弼一死,宗社党中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亲贵子弟,逃的逃、散的散。只有溥伟、善耆等少数冥顽不灵者,逃到青岛,仍醉心于复辟清室。

这些“复辟狂”很快就被日本人相中了。在列强中,日本最反对中国走共和道路。日本浪人川岛浪速在写给日军参谋本部的信中认为,中国废除君主制后会陷入大乱,很可能被列强瓜分。他极力主张,策动满蒙独立,到时候即便中国分裂,满蒙也可以抓在日本的手中。

川岛浪速的意见得到了日本军方的认可。在日军的支持下,溥伟和善耆搞起了“满蒙独立运动”。他们妄图煽动张作霖和蒙古喀喇沁王起兵造反, 合并建立满蒙王国。为此,他们还购买军火,招募士兵,秘密组织了“勤王军”。

招募军队需要大笔资金,变卖恭王府的文物和田产,成为溥伟唯一的选择。

山中商会的中国买卖

溥伟要变卖恭王府文物的消息,在北京古玩行内不胫而走。由于他和日本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桩大买卖首当其冲落到了日本古玩商的手中。当时,有财力能吃得下这么一大批文物的买家不多,山中商会无疑是最有实力的一家。

山中商会的老板——山中定次郎是二战前日本在世界范围内最有影响力的大古董商。他早在19世纪末,就把业务扩展到了欧美。

山中商会的创始人山中定次郎

关键词:恭王府文物
 

邬君梅自曝曾与这个大明星热恋 如今另嫁他人 性格南辕北辙

18-09-20 22:18:40邬君梅自曝曾与这个大明星热恋

被生父索要5000万!毛晓彤首度回应这么说…

18-09-20 22:16:53毛晓彤被生父索要5000万

唐嫣罗晋十月份结婚?网友:希望这次是真的!

18-09-20 22:12:12唐嫣罗晋十月份结婚

奇葩说选手董婧自曝被傅首尔打骂 发文要求其道歉

18-09-20 22:07:06奇葩说选手董婧自曝被傅首尔打骂

大张伟首度松口承认结婚 称另一半不会对自己设限

18-09-20 22:04:34大张伟首度松口承认结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