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童年之死,西方青少年的早熟化

孔锐才 2016-12-01 16:16:26

在西方读书时,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曾向我感叹她无法教育孙子。其主要原因是,他们的父母为了制造一种家庭民主的表象,在什么事情面前都吞声忍气,处处压抑了教导年轻一代的机会。这导致了孙子觉得自己和家长一样是平等的,几乎听不进大人的任何教育。

在西方,为了营造一种民主的氛围,家长都假设孩子有足够的理性选择这个和那个。家长会问四五岁的儿子:“我能帮你洗澡吗?”“我能摸你的脸蛋吗?”“我能够吻你吗?”“你选择读这本书还是那本书?”等等。在所有这些尊重背后,家长将自己低智商化,而孩子无辜地被成熟化。

童年之死,西方青少年的早熟化

这样的情景最能在西方大学的文科研讨班中体现出来。一个教授假设每个学生都有独立的而成熟的想法,于是让学生勇敢发言。其结果是,踊跃发言的很多观点都是老生常谈的常识和闲聊。在这种民主表象的压迫下,整个课堂的智商基本被拉低了,而且浪费了宝贵的学费和教学时间。但是,因为教授也是一个相对主义的人物,他基本不会直接批评学生错误或无聊的观点。整节课下来,教授没有将自己真正知识传授下来,学生也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只是徒增了自大的信心。

童年之死,西方青少年的早熟化

对于心智仍在成长阶段的青少年,他们的“成熟”无非是模仿成人的言谈举止,尤其是成年人的世故面。在私立高中里,女生和男生已好像社会精英一样训练自己的一举一动,培养成功学中的社交、演讲、文娱和慈善能力。这些“早熟”的精英甚至会玩弄成人世界的手腕和法则。他们在诸如家长、老师等权利人物面前是个阳光、有礼貌、得体、大方的孩子,背后是冷漠的利己主义者,懂得世故地玩弄手段,搬弄是非,以折磨弱者为乐趣,以巴结受欢迎的男生女生满足自己的虚荣等等。

在这种“无父感的”和“民主”的社会中,青少年一般以早熟为自豪。这种所谓的早熟,一般体现为心灵的封闭和市侩化(cynical),赤裸裸地复制了僵化成人世界的残渣。《美国重案》第二季一个基于现实的案例让我们看到私立高中的“成人世界”。故事讲述一个蓝领阶层的单身妈妈千辛万苦将男孩Taylor Blaine (Connor Jessup扮演)送到贵族学校,但他却在一个派对上被有钱的学生麻醉和强奸,其丑态发遍了班上的facebook。当家长千辛万苦地走访这个学校查处真相时,发现这个学校中存在着形形色色的成人世界:白人富翁孩子和黑人富翁孩子之间的竞争和歧视,老师包庇有钱的学生而歧视穷学生,有钱学生用钱收买替罪羊,女生巴结受欢迎男生上位,团体之间相互包庇,激烈的竞争导致学生用各种手段打击弱者。而其中,穷人在学校的地位如同在社会地位一样,成为玩弄和歧视的对象。剧本的作者恰恰就是《为奴十二年》的作者John Ridley在美国的深切体会。

这是为什么英国首相Theresa May打算继续恢复文法学校的传统时受到人们强烈攻击的原因。因为在教育等级分化严重的西方,继续用教育繁殖特权让人反感。Chris Hedges曾描述在常春藤大学看到的这些精英对待仆人的鄙夷冷漠以及在公众场合虚伪的慈善表演,学生被培养为极端的利己主义者。这种精英教育抹杀了孩子的最后一丝童真,将孩子僵硬地培养为一个上层人物吸血阶层所具有的品质。

在中下阶层的孩子,青少年却有着不同的早熟,这种早熟成为了暴力和犯罪的温床。由于缺乏教育意识,而且被一种虚假的民主作风误导,父母一般放任孩子。因此,孩子一般更多受同龄人的影响,对大人的表情一般都是冷漠、憎恨、不耐烦,以反抗家长表现自己的独立性。但是,一旦来到孩子之间的交往时,他们则是模仿成人帮派的世故交往方式。一个早熟的女孩像母亲一样穿着、打扮、吸烟,听着一样的音乐,镇定地吸引男生。

电影《Hellion》,早熟青少年走向犯罪

电影《Hellion》,早熟青少年走向犯罪

电影《Hellion》讲述了生长在贫困单身家庭一个13岁男孩的犯罪过程。由于父亲整天酗酒,无时间照顾他和弟弟,他从小就担当起了弟弟的父亲角色。一次不幸,他弟弟被美国儿童保护服务组织带走,寄养在姑姑家。为了将弟弟夺过来,他担当起父亲的保护角色,模仿着成人硬汉,用枪和暴力冲入弟弟的寄养家庭。当孩子在同龄人中通过表演早熟来表示自己的独立时,他们实际上很早就复制了家长底层的命运,更不用说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阶层。

利奥塔,呼吁在童真中找到社会的未来

利奥塔,呼吁在童真中找到社会的未来

现代童年的消失是一个现代世界的普遍现象。哲学家Zizek等已经假设现代社会已经缺乏了俄狄浦斯的父亲权威,父亲变得无能而导致孩子的早熟。好莱坞的大片等流行文化越加赞扬和推崇早熟而世故青年,如《暮光之城》《吸血鬼学院》《Mean Girls》等。很多人(例如Neil Postman)假设孩子已提早获得了过多的社会知识、性文化知识等就一定会知道得比家长更多。但这种早熟只是一种虚假的早熟。当一个孩子过早将自己早熟化后,他们模仿到的世界,只是一个成人的肮脏世界。将童真抛弃后,孩子得到的只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世俗社会留给他们的毒药。

一个孩童绽出淡定、成熟的微笑是可怕的。这说明一个社会将人性最后的可能性也抹了。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硕士。评论者、译者。主要研究兴趣包括批评理论、艺术、神学等。在《读书》等中外刊物发表文章多篇。译有《导读利奥塔》《导读德曼》(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2015)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人文学院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硕士。评论者、译者。主要研究兴趣包括批评理论、艺术、神学等。在《读书》等中外刊物发表文章多篇。译有《导读利奥塔》《导读德曼》(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2015)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