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经济 | 娱乐 | 教育 | 投资 | 文化 | 书画 | 公益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 好医生 | 海外购

注册登录

最新消息:

前沿动态换一换

世界观沙龙

跨文化交际中的中日文化交流

跨文化交际中的中日文化交流

海丝之韵·潮商茶语 丝路重镇与千年商帮文化

海丝之韵·潮商茶语 丝路重镇与千年商帮文化

手艺有道,体用造化 守艺中华,世代相继

手艺有道,体用造化 守艺中华,世代相继

“曲艺圣地”马街书场,千年民俗永不落幕

“曲艺圣地”马街书场,千年民俗永不落幕

最忆是“年味” 家乡手艺知多少?

最忆是“年味” 家乡手艺知多少?

  • 最新
  • 历史
  • 艺文
  • 博览
  • 读书
  • 非遗
  • 沙龙
    • 资讯
    • 全部
    • 史记
    • 老照片
    • 考古
    • 收藏
    • 全部
    • 影视
    • 音乐
    • 戏剧
    • 艺术
    • 全部
    • 人物
    • 思想
    • 眼界
    • 创意
    • 全部
    • 文学
    • 书摘
    • 书评
    • 书讯
    • 全部
    • 传统文化
    • 传统舞乐
    • 曲艺竞技
    • 传统美术
    • 传统技艺
    • 民俗
    • 全部
    • 世界观
    • 专讯
    • 视频
    • 花絮
    • 预告

多语种

  • 法语
  • 日语
  • 蒙语
  • 阿拉伯语
  • 孟加拉语
  • 俄语
  • 朝鲜语
  • 马来语
  • 土耳其语
  • 波斯语

自媒体

孔锐才:西方人究竟是热情还是冷漠的?仪式抵抗:‘繁荣’背后——里约奥运会给外人看的一块遮羞布杜雅萍:帝国与流氓——决战法兰西之B组观察加藤嘉一:文化重在传承 东方文化也会影响西方文化阎海军:本可养尊处优却要站在世界的中心接受斗争——贵族尼赫鲁的底层情怀傅羽弘:日本从没有文字到主宰流行文化是有内幕的

孔锐才:西方人究竟是热情还是冷漠的? 西方人不仅对东方人冷漠,甚至西方人自己之间都是非常独立,甚至是冷漠的。西方虽然有猪朋狗友这样的概念,但也是建立在彼此独立理性交往的基础上。
仪式抵抗:‘繁荣’背后——里约奥运会给外人看的一块遮羞布 几十亿的公共基金都花在了为奥运会所扩建的交通运输和市容改善。但是最终,这些本来该作为福利惠及到穷人头上的大量公共基金,也会像这座城市的穷人一样,再一次远离人们的视野。
杜雅萍:帝国与流氓——决战法兰西之B组观察 英格兰与俄罗斯,是欧洲非常特别的存在,与欧洲大陆国的关系非常微妙。信仰新教的英格兰与天主教立国的法国,光百年战争就打了两次。战斗民族俄罗斯,信仰东正教,从一个小公国扩张为庞大的帝国,跟周边关系必然都不好。
加藤嘉一:文化重在传承 东方文化也会影响西方文化 中国和日本相互学习的过程中,日本年轻一代或者当代日本人在看待中国的时候,遣唐使时期的长辈们是主动而不是被动去学习的精神,我们要非常严肃地承认这一点。我相信,我们活在当下的这一代日本人不如当年的遣唐使。
阎海军:本可养尊处优却要站在世界的中心接受斗争——贵族尼赫鲁的底层情怀 尼赫鲁的祖先在莫卧儿帝国世居高官,虽然在印度1857年民族大起义中家道中落,但他父亲老尼赫鲁掌家时终于又靠个人奋斗成为百万富翁。
傅羽弘:日本从没有文字到主宰流行文化是有内幕的 遣唐使时期,日本向中国学习了260多年,在那之前日本是没有文字的,他们来中国首先是学习文字,只要你能读懂文言文,就能读懂日本的古书。

热门专题

资讯排行

||

联系我们

电      话:010-52598730
邮      箱:ed.culture@bj.china.com
主编邮箱:shuling.liu@bj.china.com
欢迎咨询、投稿、洽谈合作

中华网文化频道

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图库

  • 《长城》有怪兽,出自《山海经》
  • 中国“谍战之父”麦家宣布将告别“谍战文学”
  • 考古人员在贵州贵安新区发现大量古人类洞穴遗址
  • 小众民营书店调查: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如何和平共处?
  • 太极与巴赫在《水月》中相逢
  • “希望这版《钗头凤》让观众坐得住”
  • 唐山大地震:让40年前的感动也能感动今天
  • 他的大半人生岁月与词典难舍难分
  • 方志敏在“优待号”牢房:带一副十斤重的铁镣
  • 北师大获捐古瓷器被指赝品 北京市文物局回应
  • 《小园赋》:南北朝“网红”庾信的潜水名作
  • 河北农民痴迷秸秆扎刻半世纪 初心不改获赞“中国一绝”
  • 水城再见,华语片颗粒无收
  • 朴赞郁《小姐》8月底推出加长版
  • 中国国家文物局助力拉萨古城“申遗”
  • 美国在衰落吗?
  • 著名翻译家陆谷孙去世 曾主编《英汉大词典》
  • 梅兰芳弟子李毓芳逝世 送别仪式将于30日举行
  • 韩国女性平均身高增幅领跑全球
  • 《完美陌生人》:再无聊也别玩别人的手机
  • 湛江吴川疑现“千年独木古舟” 重200多公斤
  • 郝景芳入围雨果奖作品首出版 作品曾面临尴尬
  • “御用铁锅”祖传600多年面临失传 海选传人
  • 90年前报纸编辑成针灸泰斗 飞针穿纸练救人绝技
  • 国际戏剧,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 看哭了!快和这些上海老照片叙叙旧
  • 犹太摄影师拍摄的老上海美人照
  • 纪念汤公何必非要牵及莎翁?
  • 托斯卡纳,不设防的摄影棚
  • 古人啪啪啪怎么避孕?
  • 克罗地亚一博物馆里全是青蛙 画风竟如此清奇
  • 玻利维亚发现肉食性恐龙脚印 宽约1.2米
  • 奥运会光鲜外表下的“黑历史”
  • 艺术家用56只天青釉瓷瓶记录北京空气质量
  • 不缺技术资金,为何仍被《幻城》雷得泪流满面
  • 看“蓝人”重新定义舞台、艺术和未来精神
  • 专访茶人柯科宇:茶道即修行,是心灵的放下
  • 付费数字音乐 能否照亮国内音乐市场?
  • 抓拍“葛优躺”的王小京,还是最爱拍舞台艺术
  • 满满都是套路?《九州天空城》只拍了60天!
  • 40余年只露“半边脸” 南京元代梅瓶神秘度直追“蒙娜丽莎”
  • 圆明园蓄水楼完成加固 十二生肖兽首喷泉全靠它
  • 复活文化记忆的“古籍郎中”:挽救数万古籍绝本
  • 写了《龙头凤尾》作家身份才真的完整
  • 《天亮之前》太造作了,但郭富城演得好棒
  • 40岁的五月天为自己写了唯一的《自传》
  • 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曾叫“鬼市” 交易有“黑话”
  • 屏幕之后,关于美剧的故事更多
  • 未满18慎入!古人的情趣性生活很丰富?
  • 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东西,绝对有你想不到的!
  • 传统老手艺,你还认得吗?
  • 国内最大民营博物馆馆长失联 欠租金1200万元
  • 日本末代武士珍贵老照片曝光
  • 罕见照片还原日本明治天皇
  • 美国修建世界上首个水下艺术画廊
  • 40年,演出15000场:他用中国风RAP惊艳世界
  • 超级英雄们都遵循同一套公式?
  • 汤显祖,不止是昆曲
  • 你以为你不会失控,你只是没在动物园失控而已
  • 唐山大地震40周年祭:二十三秒 一座城 死与生
  • 怎样证明你不是神经病?
  • 清东陵又发盗窃案 国家文物局约谈唐山市政府
  • 天下霸唱5%入股中南影业,28部规划作品中南影业能分食几分?
  • 遭遇排片尴尬,《冬》靠网播回收成本
  • 韩剧《W》要火,穿越进漫画谈恋爱
  • 《神犬小七》:易穿帮风险大的水下戏份这么拍?
  • 佛音歌者印能法师:梵呗音乐传承离不开互联网
  • 河南西峡县发现一宋代墓葬 为首次发现
  • 故宫释疑:最强降雨何以“不看海”
  • 靠买买买 中国公司的动画能否迎头赶上?
  • 内地作家蒋胜男香港书展谈如何写“权力巅峰的女人”
  • 明代神功圣德碑现英文涂鸦 或是百年前老外留下
  • 不许人间见白头:世界传世经典老照片
  • 故宫博物院珍藏帝后妃子们的精美首饰
  • 死亡笼罩下的民生:战后日本的黑市交易
  • 卡拉瓦乔的暴力美学:混乱、鲜血与死亡
  • 王尔德、毛姆、恰佩克 三个“毒舌男”一台戏
  • 反思AV,中国男人性商亟待提高
  • 日传统节日焰火表演 花火可窜9米高
  • 英国最大机械木偶亮相 高度超3辆双层巴士
  • 《月童度河》:曾经徘徊的精灵“转型”为布道者
  • 《世界奇妙物语》:拜托您一直神神叨叨下去吧!
  • 《致青春》:你匮乏的想象不是我真实的青春
  • 《雅典的泰门》:一个大善人的困境与诅
  • 《等待戈多》:贝克特不愿意解释的交给我们
  • 《路边野餐》:原来的归原来 往后的归往后
  • 北师大获捐古瓷器被指赝品 业内人士:假的离谱
  • 《七月与安生》:周冬雨马思纯相爱相杀
  • 陈粒:“自然”是一个万岁的东西
  • 乌镇好戏开锣!第四届乌镇戏剧节公开剧目
  • 暴雨后故宫为何无明显积水?故宫博物院院长揭秘
  • 香港书展名家讲座:李银河和她的“虐恋亚文化”
  • 研究表明:殷墟大规模殉人的来源是俘虏而非奴隶
  • 杨立新“卸任” 《天下第一楼》来了新掌柜
  •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潮州大锣鼓从潮剧中脱胎换骨
  • 余秀华:我的走红是意外 爱情降临的可能性不大
  • 陆小曼一张画 晒出了徐志摩的朋友圈真貌
  • 伏天,古人为嘛要吃热量高的狗、羊肉?
  • 留住古艺:日本的墨砚制作
  • 伦敦:一座移民城市
  • 百年前,那场京师大水
  • 百年前的彩色中国
  • 老照片:1951年的战后日本
  • 《罗马革命》:回望罗马史上最惨烈的篇章
  • 朝鲜中央动物园和自然博物馆竣工迎客
  • 纳米比亚辛巴族:即将消失的红泥人
  • 入围雨果奖的女作家郝景芳:她被排在刘慈欣之后
  • “城会玩”的潮绣:头发也能用来绣花
  • 西方人究竟是热情还是冷漠的?
  • 江南黑暗史:令人不适的肮脏与恶心
  • 莆仙戏唱响福州 古老艺术焕发新活力
  • 《寒战2》能文《赤道》能武,文咏珊告别花瓶
  • 今年美剧秋季档非常“惊悚”
  • 德国造的木活字:柏林宫收藏的热拉尔·达格利漆器
  • 共产共妻?苏俄“妇女社会化”的谣言
  • 帝国的“面子”与乾隆的“里子”
  • 哈里·凯斯勒伯爵:情欲乌托邦之毒
  • 王小波: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蛊惑宣传
  • 从抉择中的幻想到清醒后的幻灭
  • 竹编:沉淀时光的诗意
  • 传奇女画家弗里达的一生:比坚强更纯真
  • 这一切都是从莫奈开始的,中国式大师展之怪现状
  • 《随性所欲》:用后即抛的“随性”并未缓解孤独
  • 《老九门》的混搭风、聪明劲与没意思
  • 美联社曝光老照片:朝鲜战争震撼残酷照片
  • 《寒战2》:与其防破绽 不如忘破绽
  • 蒋介石逃离大陆后的台湾老照片
  • 从痞子蔡到葛优躺,到底发生了什么?
  • 《路边野餐》的触角伸入了山河岁月
  • 郑明勋:他曾研读威尔第手稿
  • 敦煌研究院首次将仿真与模拟试验技术引入文化遗产保护领域
  • 5年了,艾米·怀恩豪斯的传说依旧在
  • 为什么男人女人都爱苏东坡?
  • 专家揭秘世界最早纸币交子为何起源四川
  • 郝景芳:“学霸”“女神”的头衔是心的囚笼
  • 董必武在家书里谈得多的还是党政
  • 海昏侯墓出土木楬记录衣物“清单”
  • 谁将继续传唱格萨尔?千年史诗说唱艺人的追寻困惑
  • 秦皇岛明代城墙因暴雨大规模坍塌 系国家级文保单位
  • 昆明官方:嵩明“贝丘遗址”发现的遗骨非恐龙骨骸
  • 印尼屠华事件被判“反人类” 美英澳是军方的帮凶
  • 只有外行才认为潮绣是“个人绣”
  • 《东方战场》明星如何变特型演员?
  • 时尚秀《大都会》将登陆保利剧院
  • 大暑节气到来讲究吃点啥? 古代文人雅士如何度夏
  • 意大利“古董级”舞团如何演绎芭蕾?
  • 89岁蓝天野再演《冬之旅》
  • 去年诺奖得主确认出席上海书展
  • 满族神话吉剧《狼妻》展现满族婚俗风情
  • 从养心殿开始 故宫文物将建修复“病历”
  • 他画出极致的人体美 把裸体艺术推向高峰
  • 200年前,他们这样拍照
  • 土耳其军队的“政变DNA”
  • 女子在大理洱海拍裸照 称系个人艺术创作
  • 百年前中日朝如何过“春节”
  • 15个精美金属丝雕塑 尽显扭曲的魅力
  • 收藏家刘振雄淘到美国制地图:标明南海属于中国
  • 文学史的制作人:编辑们的故事
  • 末代皇后婉容故居修缮20余天被叫停:涉嫌破坏文物
  • 放下快时尚,英国古镇裁缝店给你更棒的手作体验
  • 赵匡胤以散打比赛定文状元
  • 杨子姗笑言以后“妻导夫演”
  • 舌尖上的潮州菜:与其说是菜系,不如说是种生活态度
  • 林木村 每天画张小头像,你能认出几个?
  • 李政宰:“长得帅”有时是一种负担
  • 当泰山归来 成了忧郁的文明人
  • 山西大同泥河湾盆地发现远古人生活营地
  • 揭秘一夫多妻的喀麦隆部落王国 首领娶妻过百
  • 绝版珍贵老照片 焚毁前的少林寺真实影像
  • 百年跨种族家族史:奥巴马的弟弟在中国又出书了
  • “锔士”张清云:用工匠手艺打磨“修复艺术”
  • 云南丘北民俗“花脸节”
  • 世遗名录新增9处遗产
  • 文革期间动画的不完全研究
  • 毛泽东的十件遗物:让人心酸流泪,又精神振奋
  • 魔幻悬疑谍战小说为何机会更多?
  • 戴上面具体验《不眠之夜》
  • 如果没有展览,艺术史也许不是现在这样
  • 日剧《火花》 10小时的电影?
  • 《绝地逃亡》:成龙差点“炒掉”西方导演
  • 蒋敦豪:给《天空之城》加口哨,是为缓解紧张
  • 老北京人的三伏天:用冰块降温 吃雪花酪解暑
  • 扬剧大戏《吴汉三杀》上演 传统扬剧首次入闽演出
  • 古代都江堰工程巧妙抗洪
  • 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诞下“双黄蛋”
  • 这里有巴伐利亚国王的传说也有双胞胎版《春之祭》
  • 杨度、程砚秋、沈雁冰:风雨兼程入党路
  • 抗日英雄赵一曼:铁骨柔情民族魂
  • 春秋为什么圣人涌现?大战乱时期思想解放
  • 内蒙古毛乌素沙地腹地清理出一座汉代壁画墓
  • 古人如何观天看云识雨晴?制作云图 总结经验
  • 《芈月传》作者称盖好大楼 王小平方反驳:烂尾楼
  • “机器诗人”败了,人类呢?
  • 老照片:时尚的花花公子车模们
  • 德一战医院变废墟 曾为希特勒治疗
  • 特朗普提名总统候选人 130名女子拍裸体摄影讽刺
  • 100年前的西方女明星 个个美如梦中女神
  • 影评人全力点赞,《路边野餐》票房为何没能高一点?
  • 《希特勒回来了》:“元首”代言的德国问题清单
  • 《天空之眼》:如果这是一场游戏
  • 《美好的日子》:同你说话的日子就是美好的日子
  • 《大教堂》:卑微或崇高的灵魂都不该被遗忘
  • 《陆垚知马俐》,何处见人心
  • 茅盾,革命家与文学家的完美结合
  • 北京喜剧院 一年带给17.6万人欢笑
  • 《老九门》回应观众三大质疑:原著人物就是帅!
  • “卧底片”回归,还在炒冷饭?
  • 韩国80年代的青春什么样?
  • 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一锄头挖出的奇迹
  • 后母戊鼎背后的故事
  • 约不约? 去玩一种“高大上”的泥巴
  • 神农架申遗这样“过五关” 编制35万字申报文件
  • “专家”为何“群攻”莫言?
  • 疯狂崇拜毛泽东:揭秘日本“赤军”
  • 50年代中苏友好宣传画
  • 《最好的时光》:一个普通人大病后的困境与思索
  • 湖北神农架申遗成功
  • 海地教徒站瀑布下冲洗祈求驱走霉运
  • 梁旋和张春:大鱼和海棠终将会相遇
  • 是厚嫁还是天价彩礼,皇帝说了也不算
  • 2000多年前,中国命名了南海
  • 朱元璋认错:朕着实有些冲动……错怪了大家
  • 无关色彩、构图,名画的秘密就在细节中
  • 百年旗袍店:手艺或失传 给范冰冰做过衣服
  • 西方真人秀的卖点是什么?
  • 神仙不读书,亦是俗汉:中国式神仙心得有多累
  • 四川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前任考古站站长的遗憾
  • 郑培凯谈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
  • 从宝石到花卉:“玫瑰之名”的变迁
  • 日本人与菊花:世俗性”辉煌和“宗教性”肃穆
  • 被遗忘和被忽视的另一个维奥莱-勒-迪克
  • 胡适的“来而不往”:青木帮助下的《水浒传》考证
  • 京极夏彦的“套路”与“真诚”
  • 海昏侯作家黎隆武:展现与史料记载不同刘贺形象
  • 戒掉表演那八年 “泰山”差点成了名海军
  • 除了《青云志》,还有这些好看又好玩
  • 湖北神农架荣膺“世界自然遗产地”称号
  • 这次,颜值毁了麦家笔下的天才特工
  • 第三帝国兴亡实录
  • 摄影师拍埃塞俄比亚原始部落生活景象
  • 著名领袖身高揭秘:毛泽东比蒋介石高
  • 怪癖情色之都!国人无法接受的日本任性“习俗”
  • 再见劳森伯格我们还能聊点什么
  • 非典型印象派画家雷诺阿
  • 消失的爱人不可怕,永不消失的爱人才恐怖
  • 莎翁给你讲什么叫不作就不会死
  • 《哭声》:一个鬼魂的复活记
  • 鱼也罢狗也罢却原来都很易先生
  • 古代巫术:对女人的怕与爱
  • 《吹梦巨人》再度为童年造梦
  • 林妹妹的真身绛珠仙草:既是洛神珠也是红姑娘
  • “好声音”纷争,触痛综艺“拿来主义”神经
  • 憧憬活在19世纪,爱就爱了,恨就决斗
  • 火锅博物馆馆主告诉你:关于火锅的N个故事
  • 中国最长古龙窑“开窑” 千年坭兴陶涅槃新生
  • 一代美男韩子高 传说是史上唯一的“男皇后”
  • 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周年:“青铜师”的责任与传承
  • 《Sleep No More》:看这部戏没有绝对正确的方式
  • 《路边野餐》:想去一切过去电影未抵达的地方
  • 方方再审申请获法院受理 被诗人柳忠秧诉侵权
  • 山西大同发现3万年前远古人类打制石器及动物骨骼化石
  • 左江畔伫立2000年 广西花山岩画入选“世遗”出深闺
  • 脱离了历史的传统音乐毫无个性而言
  • 《Cavalia·舞马》后继有马
  • 他,被宋丹丹冯小刚惊呼“冠军”
  • 何云昌:做作品的底线就是把自己弄个半死
  • 徐正曦 “港漂”时吃蛋挞嫌贵
  • 《大鱼海棠》导演:12年前除了信念 一无所有
  • 《名侦探柯南》原作者珍贵手稿将展出 郭涛助阵
  • “家长不该把自己对现实的焦虑投射在孩子身上”
  •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 三星堆与世界上古文明对话
  • 南海才女刘兰雪:至情小女子愧煞大丈夫
  • 金坛刻纸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亮相曼哈顿
  • 李世民为什么吸他爹的乳头?三个乳头的爹,谁不想亲
  • 英档案馆珍藏中国旧照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 日本推出超仿真食物书签 这是越看书越饿的节奏
  • 为了观音菩萨有地方住,南海必争?
  • 藁城宫面:细到能穿针的空心面
  • 崇拜味觉之门 美国艺术家以唇为景
  • 妇好走了,留下幕后故事无数
  • 你以为类型片就等于“拍再烂观众也会埋单”?
  • 他把很多大师的影子,整合成“樱桃的滋味”
  • 世界名画中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彩蛋
  • 和窦唯合作是高级乐趣,崔健只会享受做音乐的乐趣
  • 真正的春茶怎么采?忘了少女用舌尖采茶的传言吧
  • 以色列《乡村》反思残酷现实,赖声川濮存昕联袂推荐
  • 古代蚊子鸟嘴吐 可用烟熏驱赶
  • 苏州古城为何700年无洪灾?
  • 古人中暑怎么办:官员因中暑身亡
  • 嵩山“泥人刘”传承人:一把竹刀把泥巴捏活了
  • “《萌芽》一直充当着‘土壤’角色”
  • 倪萍画作微拍平台拍出6.45万 曝均价已超很多一线画家
  • 韩国明星参加中国综艺,要过几关?
  • 毕赣:让观众产生疑惑,本身就是电影的美感
  • 《中国新歌声》:杰伦汪峰 奶爸联盟很“合拍”
  • 《等待戈多》:依旧荒诞但不再沉闷
  • 《十面埋伏》杨丽萍用新人:我去跳虞姬太搞笑
  • 《诗经》谴责“渣男”:信誓旦旦 不思其反
  • 孔子晚年最牛的弟子:成为大将吴起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