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中华艺术 > 正文

宋元书画缘何令人追慕至今?(1)

2016-11-16 16:26:00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南宋马远《御题山水册》(局部)

南宋马远《御题山水册》(局部)

北宋黄庭坚《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局部)

北宋黄庭坚《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局部)

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

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局部)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局部)

本报记者范昕

近日于上海举办的“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私藏特展”,集结海内外20余位藏家包括书法、绘画在内的80余件宋元珍品,令一众艺术爱好者肾上腺素加速分泌。

北宋曾巩《局事帖》、司马光《神采帖》、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南宋马远《御题山水册》、李嵩《花篮图》、萧照《瑞应图》,元代赵孟頫行书《千字文》、宋克《章草急就章册》……此次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展品,很多曾是拍卖场上的明星拍品,其中有一幅作品竞价时长达45分钟之久,激烈程度在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中创下纪录。

这样一次展览之所以备受关注,固然是因宋元距今久远,宋元书画甚为稀少———据统计,宋元书画存世量不超过3000幅,绝大部分真迹藏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美术馆,流传于民间的作品寥若晨星;恐怕更是因宋元艺术的重要程度———中国书画的精神源头就在宋元,直至今日,宋元书画仍是中国画家学习、临摹的样本;宋代艺术更是代表着中国古代美学的顶峰,今时崇尚的极简美学,早在千年前的宋代已经蔚然成风。

绘画的过程,也是深入自然的过程,不仅得自然之貌,更得自然之情

花鸟画的教科书且看宋徽宗笔端。此次展出的总计12卷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分别描绘了画眉、山喜鹊、戴胜、麻雀、白头、斑鸠、太平雀等12种不同种类的珍禽。花卉以折枝表现,珍禽立于枝头,或低首、或回望、或耳语,姿态各异。生动传神是世人对宋徽宗花鸟画的评价,比如他画珍禽,翎毛以淡墨轻擦出形,以浓墨复染,再以墨点染头尾,鸟身浓墨,黝黑如漆,羽留白线为界,微露青光。绘画过程中,物理法度是宋徽宗格外讲究的,一勾一画均充分掌握了描摹状物对象的生长规律,同时,对景写生也是他格外重视的,深入自然,不仅得自然之貌,更得自然之情。

几幅呈现在此次展览中的马远画作,让人体悟到南宋山水画空灵清远的意境。位列“南宋四大家”的马远,有“马一角”之称,其画作是颇具辨识度的。五代、北宋以来,山水画采用的几乎都是“全景式”构图,马远取景却偏偏刻意留白,只画一角或半边景物,看似稀疏、空濛,其实在以偏概全,小中见大,留给人们的想象空间是无限的。比如此次展出的《高士携鹤图》,树木、远山集中于画幅左侧,淡墨皴染的山径渐次虚淡。近处,一位持杖的高士与一只转头的白鹤两相对望,意蕴无穷。在《松泉高士图》中,画幅左侧一位高士坐于松石之上,身后一侍童执杖而立,周围松树林立、流水潺潺,画幅右侧则予以留白。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