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2017-08-11 07:18:00    中华网文化  参与评论()条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四周阔野,孤峰系舟。一城山色,绿水浮楼。” 这是宋朝著名理学家朱熹在俯瞰黎川这座山水之城时,发出的赞美,一句“绿水浮楼”形象地描绘出一幅临河筑屋的古街风景。时光荏苒,将诸多的岁月痕迹留在了这条古老的街道上,也让人们有幸从其中窥见饱含韵味的当地风物。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黎川老街里,至今仍保存着钉秤、打铁、剃头、修表、弹棉花、做圆木、刨烟丝等数十种手工艺,它们,与老街居民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也与老街的历史兴衰休戚与共。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虽然时代兴替,很多的手艺,早已淡出了大众的视线。但时光似乎有意眷顾这条老街。不信,你看那,悠然自得的剃头佬,不急不火的打铁匠,安静小心的钉秤人、神情专注的修表师、谈笑风生的圆木师傅……他们依旧在各自的角落里散发着光和热,在落日的黄昏里,坚守着自己的天命与淡泊。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打铁匠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铁匠师傅的真实写照。一张铁砧,几把铁锤,几把火剪,风箱、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将锻打的铁块,烧红放铁钻上,大锤、小锤轮番对打,一件件锹、耙、犁、铲、刀、叉、钉、钳等生产生活所必需的工具、用具便打造出来了!

剃头佬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人说雕虫小技,却是头等大事。借助推子、剪刀、梳子、耳勺等简单工具,老师傅按照客人的要求,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半个时辰之后,由长变短,面目一新,耳鼻舒畅,“进门黑脸包公,出门白面书生”,精湛的手艺向人们诉说着,其实并不都是万事开“头”难。

做篾师傅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一把简单的篾刀,却是功夫了得——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可都是技术活,老人剖的篾片,粗细均匀,青白分明;砍的扁担,上肩轻松,刚韧恰当;编的筛子,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个饭勺,细密精巧,篾匠用一双巧手装扮了我们绿色的生活。

雕花师傅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木雕的品种繁多,浅浮雕、深浮雕、镂雕、空雕……,原本朴拙的木头在工匠的手中有生命力,人物、花草、虫鱼在木头上重生,成就了一幅幅格调高雅、寓意深刻的人文画。

绱鞋匠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绱线在锥针的引导下,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锥针以额为磨石,鞋身木托支撑定形,在千锤轻敲之后,一双溶于绱鞋匠手艺、智美的鞋在等待着主人的千里之行。

修表师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天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行业。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半间小店展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

刻章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将章胚打平,写上字,固定在小小的夹床上,用刀刻。至于阴字阳字、隶书行书,全在于师傅指力的控制,在电脑刻字机已经面世多年,手工刻章就像日益稀少的珍稀动物一样,键盘已使笔纸不再辉煌,即使有人会刻上几刀,但有多少人能用各种字体,写上让人信服的反字。

铸金银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火熔是制作华彩金银工艺品的传统工艺的一道关键工序。借助一个弯管,用嘴吹气来控制火苗、温度,“吹“向重点,充满童趣的动作,却是在千“吹”百练之后…… 

圆木师傅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圆木本是女子出嫁陪嫁的生活用具,件件以红漆为底,精雕细琢,华贵精美,民间叫“圆木家生”。现时的圆木已被生活所淘汰,但老师傅却不离不弃,孤独坚守,装饰着老街的新晨与暮景。

钉秤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秤匠以杂木或铝棒作杆,铸铁作砣,在“斤斤计较”之间,做秤人付出了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年复一年,青丝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公道,在秤杆子上,也在人心上……

锡匠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俗称打小炉。“叮叮咚咚……”悠扬的节奏传进大街小巷,人们纷纷拿着香炉、烛台、茶壶、酒壶等等循声而去;匠人放下担子,升起炉火,拉起火箱,熔着锡水,立好模具,不一会儿,一个个雏形展现出来:烙铁点着松香和锡块,焊接着剪、锤子、钻子、锉子来回穿行,少顷,龙虎神仙活灵活现地雕刻在锡器上,一双巧手化腐朽为神奇。 

补锅师傅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补锅噢,补锅噢……”听到这样的吆喝,仿佛回到了从前,谁家的铁锅坏了,拿出来:补锅匠支起小火炉,拉起同箱,化上铁水,将铁锅的小洞照亮清理,手上托着一块垫布,布上放些木屑,对着锅的小洞,从背面把溶化的铁水倒至小洞上,布棍一顶,片刻时间补好的锅就能烧菜了!

弹棉花

黎川老街老手艺:世界再嘈杂 这里很安静

“嘣嘣嚓、嘣嘣嚓……”,有节奏的韵律似一首音乐,和声里,洁白的花絮欢腾飘舞。弹花匠或坐店经营,或走街串巷,扁担的一头是弹弓与线杆,一头是碾饼、弹锤和棉线,家当简单工序复杂,先是弹活棉花,理清丝缕,拢成棉被,后铺底线,拉线压实,再翻转定型,点缀花草,或书写姓名、福禄寿喜,最后铺线压角,碾压成型。弹匠弯下的是身体,铺就的是新生。(中华网文化综合 图源网络)

首页上一页...3456 6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网友发言 已有人参与 条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老外在中国 更多>>

韩国医生金柱翰在南京

韩国医生金柱翰在南京

金柱翰是南京一家整形医院国际部的院长,在中国南京生活、工作了十年。由于他的手术是要求比较严格的全麻手术。…[详细]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