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花朵是艺术家对欲望的隐秘表达(9/16)

保存图片 2017-08-10 09:04:16  ELLE中文网    参与评论()人
图集详情:

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是艺术家对性与欲望的隐秘表达。

乔治亚-欧姬芙就是画坛的先锋。她出生于1887年,活了98岁,艺术生涯如此悠长,穿越了社会舆论此起彼伏的思潮,她留下的大量与花朵有关的绘画作品,承载了男性目光的凝视,也接受了女性主义的阐释,尽管她本人总是不置可否,但却无法阻止世人对其作品的无限遐想。

欧姬芙曾是美国身价最高的女性艺术家,这个很大程度上拜其丈夫斯蒂格里茨所赐,后者也是一位成功的摄影家,他给欧姬芙拍过数百张照片,其中很大部分是裸照。在那个时代,这对于她的推广大有裨益。欧姬芙的绘画并不局限于此,她也描绘过纽约的摩天楼,新墨西哥州的苍凉风景,但这些花朵却始终是她最具代表性的符号。

这些类似于花卉的图像即兴地向外延展,仿佛取材自自然,其色彩、肌理的层次感,会让人联想到女性私处的丰富、深邃与神秘,尽管她本人矢口否认这种简单粗暴的指向性,评论家依然认为其画作体现了艺术家潜意识中对于身体的知识

吉姆森草的小白花像是一扇敞开的门,白色的质感柔软而温暖,居中绿色的深邃之处,探出几根花蕊;秋天的枫树是红色的,深浅不一的红色晕开来,形成丰富纹理的褶皱,透露出一种生命的苍凉;还有牵牛花、鸢尾花、曼陀罗草……

据说欧姬芙也不乏女性情人,或许正因为如此,她对于花朵题材的探索也确实与对性的探索相辅相成。欧姬芙的花朵在异性恋男性世界广受欢迎,而在女性主义风起云涌的时代,也收获了大量拥趸。

朱迪-芝加哥在《晚宴》上为39位列席者制作了各不相同的餐盘,每一个均如花朵般妖艳,如阴道般深邃

1979年女性主义艺术家朱迪-芝加哥的作品《晚宴》是欧姬芙花朵的延伸,三角形的宴会桌上,有39位女性的席位,每个人的盘子里,是她们的代表物,如花朵一般美丽妖艳,如阴道一般深邃神秘。最末的一个席位,留给了乔治亚-欧姬芙,她是晚宴名单中唯一在世的女性。

欧姬芙的盘子显得尤为丰满,如油彩颜料堆叠起的花朵,具有她标志性的深邃色彩。在欧姬芙的身旁,是女性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席位,她的盘子里,在花的心中藏着累累果实,与其丰沛的创作力相互印衬。

20世纪之前,艺术家大多数是男性,他们对于女性的描摹也不乏坦诚相见之作,但这类作品似乎更多只是为了满足观看者的欲望和想象,只有当画笔转落到女性艺术家之手,女性肉体的参差多态才获得了更加深入的表现。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是鲜有的例外。他曾是摇滚女诗人帕蒂-史密斯的男友,后来逐渐认识自己的取向,成为一位男同性恋摄影师。在梅普尔索普的镜头里,他几乎是以同样的方式凝视男性肉体、女性肉体,以及花朵。

男性肉体上的光影变幻,展现了摄影师对于被摄对象的立体考察;即便是拍摄女性,他也钟爱那些雌雄莫辨的对象,例如美国第一位女子健美冠军丽莎-利昂。女性的丰腴柔美让位于清晰有力的线条感,通过这种方式,梅普尔索普赋予肉体一种超越时间的雕塑感。

罗伯特-梅普尔索镜头里的花朵总是呈现出一种优雅而颓废的气质,恍若是他孤影自怜的肖像。这些妖艳妩媚的花朵展现了男性的阴柔气质,也仿佛是他最私密的内心投影

梅普尔索普大部分的作品都是黑白的,构图与光影之美贯穿于这些肉体和花卉之中。他偶尔也会尝试一些彩色花卉摄影,当鲜亮的色彩渗入这方寸之间,似乎也赋予作品以性感和活力,这些彩色的花朵或许是梅普尔索普最具有色情意味的作品之一。

在东方的尽头,另一位摄影师与梅普尔索普的创作遥相呼应,那就是情色摄影大师荒木经惟。淫荡盛开的郁金香、鲜血滴落的玫瑰、垂死枯萎的百合、宛如男根的火鹤花……诉说着对于生的饥渴。

很少有一位亚洲摄影家像他这般兼顾纯情和色情,或有他这般对于性爱的坦诚。在荒木经惟的镜头里,花阴,和女阴,具有同样的特质,因而他所拍摄的花朵,其色情意味同样令人不忍直视,哪怕是衰颓的败枝残叶,也恍若老去游女的私处,具有一种残忍的真实

荒木经惟是东方文化之中鲜少的极富身体感的摄影师,他的作品极具争议,也因为对于欲望的坦诚而广受赞赏。荒木经惟出版过两本关于花的摄影集《花阴》和《花曲》,摄影家坦率地表示:“花阴,即是女阴。”这就是荒木拍摄花芯的全部动机。在亡妻阳子的冥诞,荒木经惟完成了一千张“爱之花”。他镜头里面的花朵有一种怀念的味道,也展现了生之惨烈,与死之感伤。

关键词:摄影花朵女权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