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书摘 > 正文

老舍《四世同堂》第三部《饥荒》第21章部分文字(1)

2016-11-24 14:21:00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老舍的文字,配上著名画家丁聪的插图,北京胡同的日常画卷徐徐展开。(资料图片)

老舍的文字,配上著名画家丁聪的插图,北京胡同的日常画卷徐徐展开。(资料图片)

在铁路学校,正如同在其他学校,男女同学的心,似乎常常是在口中。假若正在上课,有人来敲课堂门,教员和学生的心就会跳起来,所有的人的呼吸要停止,双手都会颤抖。门一开,总是先进来一个日本教员,然后跟着进来日本特务和宪兵。没人晓得可是会想到,自己有可能被拿,不管是否作过还是说过反对日本人的事或者话。人人都在颤抖,似乎在等待雷闪。难以预料凶暴的闪电,会在何处出现。

日本教师和特务不说话,但是眼盯着所有的学生。他们打定主意,哪怕只拿一个人,也要让其他所有的人,受到极度的恐惧和焦急不安的折磨。好几双毒蛇眼,打量着所有的人,似乎要来认真的喝每一个人的血。然后,日本教员会点一个或几个人的名字。点到名字的人,就会含着泪,浑身颤抖着走出来。他们对自己的老师和同学,一句话也不敢说。教员和学生们不敢抗议。许多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告别了他们的老师,同学,与人间。

宪兵带走被捕的人后,日本教员还会站在课堂上,观察教员和学生脸上的表情。假若教员不能自然的继续教课,或者学生有泪流出,就被认为是反抗日本人,也会被拿。

任何学生和教员,除非生重病,谁也不敢请假。假若谁敢请一天假,又不幸赶上日本人这天来捕人,请假的人就会成为嫌疑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日子请假?他知道,他知道的,所以应该逮捕。

教员再也不是教员,成了为换得既不能充饥又不会马上饿死人的共和面,而出卖他们一部分知识的人。学生也不再是学生,一天到晚老是互相防备。师生间的爱,同学间的爱,都不复存在。代替了爱的位置的,是每个人的疑心,和对所有人的警戒。

蓝东阳和特务勾结在一起。他从铁路学校,一天就拿了十二个学生,和一个教员。这十三个人的供词,全部一样,都说自己与重庆有联系。他们的命运也一样,就是死。

铁路学校校长被撤职。蓝东阳作上了代理校长。

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扣下学生的粮食。他用十三个人的性命,实现了自己最大的野心。十三个人的鲜血流尽之后,他得到了正式任命。

他的眼珠吊得很高,从家里到学校,一刻也不放下。他既兴奋,也为自己感到满意。他现在是处长兼校长。他觉得,自己确实了不起,就像在南京比赛屠杀和强奸的日本兵一样了不起。

为了准备就职讲演稿子,他花了两个钟头。他写的是文言。他晓得,日本人喜欢用文言写作的中国人。

讲演稿还没来得及拿去念,胖菊子就赶跑了东阳任命的会计主任,自己占住这个位置。用十三个人的性命买到的金库钥匙,给胖菊子夺走了。东阳啃上了指甲,把血都啃出来。他想命令学校里的工友,把她绑回家,但是她已经调来招弟,请她作了私人护卫。招弟的头衔是女生的学监。东阳可是不敢招惹招弟。

珍珠港被炸之前,招弟的任务是监视西洋人,并且很成功。她不仅钉所有美国和英国人的梢,而且她也利用自己的肉体,把德国人,意大利人,法国人,与俄国人,一网打尽。她的肉体成了国际的,所以,她的情报比其他人的更全面。

关键词:老舍四世同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