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最新消息:

经典“小妞电影”《诺丁山》电影剧照(图源网络)

犹太人说过,女人和小孩的钱最好赚。在国外,“鸡仔文学”形成了一种多流派的阵容,比如有言情式,还有悬念式,甚至还有为中老年妇女推出的“母鸡文学”。而在中国经过演化的“鸡仔文学”,是怎么样的呢?

《杜拉拉升职记》为我们带来了文学与影视的双重狂欢,而紧随其后的《一夜惊喜》《新娘大作战》《小时代》《何以笙箫默》《有种你爱我》《剩者为王》等影片,更在中国将从“鸡仔文学”衍生而来的“小妞电影”推向抢钱的狂欢。

单身熟女的枕边书:穿Prada的简·奥斯汀

美国书店里,总有这么一排排格外花红柳绿的新书,声势浩大地占领着书店朝阳的好地方,它们的封面好像是在粉红染缸里漂过的,上面一般画有蕾丝Bra、高跟鞋、及膝的短裙,从短裙底下溜出来的动漫美少女般的大腿人字形地劈叉着;书名多用粉红翠绿天蓝的、透着轻骨头劲的花体字。这一切公式般的装帧,都是它们和铁杆读者之间的秘密约定:“我是ChickLit,我在这里。”

“鸡仔文学(ChickLit)”怎么听都是十足的贬义,但是Chick在英美俚语中是对年轻女郎的统称,而Lit则是英语literature(文学)的简称,所以“ChickLit”代表了一种供给二三十岁的单身职场女性阅读,描写该年龄段职业熟女情感生活的新世情小说。

虽然翻译成“鸡仔文学”很不雅,不过若是译成“年轻女性文学”则太道学,表达不出ChickLit原有的戏谑调侃和时尚轻松的味道。

鸡仔文学所表达的主题都有哪些呢?职业女性对工作的担忧、单身女人对爱情的焦虑、已婚女人对婚姻的迷茫、时尚女子对名牌鞋子和衣服的迷恋……都是鸡仔文学的永恒主题。

鸡仔文学开山之作《BJ单身日记》剧照(图源网络)

鸡仔文学开山之作《BJ单身日记》改编的电影风靡世界

不过,鸡仔文学大行其道,也只是近十年间的事情。将其称作是“世纪末现象”并不为过。1998年英国美女作家海伦·菲尔丁的《BJ单身日记》的热销,为此英伦风暴掀开了头幕。紧接着,次年在美国纽约,梅莉莎·班克的小说《少女渔猎手》便问鼎畅销榜。一系列“美女作家”的连环出世,形成了英美流行文化界的新现象,即粉红潮流。

如果说英国作家创造了“鸡仔文学”,那么美国作家则发展和推动了“鸡仔文学”,多流派的阵容出现,如悬念式、言情式流派,随后又为中老年妇女推出的“母鸡文学””。这些以英美式“布波(布尔乔亚和波希米亚)”文化为主,女性视角为辅,不同的类型语调的都市女性文学,随着全球化的深入侵袭入不同语言载体之中,逐渐形成了一股大气候。

随着“鸡仔文学”的大行其道,“鸡仔影视”即“小妞电影”也随之诞生,被影视改编后的作品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原著本身。许多制片人热衷于将鸡仔文学改编成影视剧,演员炫目的衣着、幽默风趣的对白、灯红酒绿的城市、女性主义与传统价值的冲突……这些都吸引着读者和观众的眼球,也往往意味着高票房。

谈情说爱玛丽苏,只有女人知道女人爱看什么

绝大多数鸡仔文学看起来,等同于女性“枕边书”、“厕所文学”、“快餐文学”的代名词。喜欢“鸡仔文学”的读者,多是20多岁的女性,有不错的薪金、渴求独立,寻求自我的尊严和价值,希望做魅力女人。这些书中对女人关心的话题都囊括其中:女人、友谊、家庭、工作和两性关系,女人对时尚的追求和名牌的迷恋……这些元素也正好迎合了她们的口味。

鸡仔文学作品的封面包装大多是与年轻女性相关的,暧昧、妩媚、性感,小说的内容大多保留着英式独身日志式的俏皮话与荒谬场景的情节轮廓。

在书评网站“Book Riot”上,女作家Anna Bell这样谈到自己对鸡仔文学的看法:“通常,这些小说都是描写一位或者一群女性的个人成长的故事,也许她们四处奔走是为了寻找一个白马王子,也许她们不得不面对自己的酒瘾、烟瘾并与之战斗,而读者们最大的满足,无非在‘全书终’的字样出现之前,看到女主角的生活状况比开头时有所好转而已。”

《欲望都市》剧照(图源网络)

《欲望都市》带动了“鸡仔文学”在美国的风行

尽管一些鸡仔文学的小说依旧像琼瑶阿姨一样将女主角写成沉鱼落雁的美女,但大众似乎更喜欢那些不完美的形象,她们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真实得就像自己身边的人,甚至,就像是自己。这也是鸡仔文学尽管没深度、依然有市场的原因,女性读者们需要的东西并不复杂,有时候就是小小的共鸣,小小的慰藉。“它不同于普通的女性小说关键在写作基调,作者更多的是用吐露秘密、个人化的口吻进行叙述,就像你最好的朋友在倾诉她的生活,充满个人化、轻松、幽默的语气,读完之后通常有满足感。 ”

从人类中发现女性,到从女性中找到自我,这些能让读者看到自己的影子的作品,不单单是女性认识自己的镜子,还是女性学习的教科书,力图在重塑女性观念和女性价值方面做文章。除此,“鸡仔文学”还拥有在当下欲望丛生的社会如何实现自我价值的方法论。在大都市生活中,年青女性的精神和物质双重生活不仅让女性追寻对自我的理解,也使人们对女人理解得更深刻。正是这样,使得现代时尚都市女性对其欢喜有加。

不过,鸡仔文学蓬勃至今,也有女性主义者为此担忧,只要是女性写给女性看的书,就会被出版商扔到鸡仔文学这个篮子里,加上香艳性感的封面,大打“鸡仔”牌,因而有人讽刺“鸡仔文学”已经快成了“荡妇文学”。

简·奥斯汀、勃朗特三姐妹、弗吉尼亚·伍尔夫,她们都是鸡仔文学教母

大概是出身不够自信,“鸡仔文学”总要寻找有点深度的始祖母,于是,英国出版圈便挖出了简·奥斯汀、勃朗特三姐妹、弗吉尼亚·伍尔夫几大女神。我们看的《傲慢与偏见》《呼啸山庄》《简·爱》《理智与情感》……是不是很难相信,她们居然还有一个如此甜腻的外号?

曾发出“成为你自己比什么都重要”的口号的伍尔夫,她的小说,放到今天,也依然是帮助每一个女人找到自我的一面镜子。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达洛维夫人在如今的文学环境下被生产出来,会是什么形象呢?拎着精巧的Prada包,身着价格不菲的时尚服饰,在手机里滔滔不绝地倾诉着自己的情感生活……就像鸡仔文学中的那些女人。

《傲慢与偏见》剧照(图源网络)

简·奥斯汀成了“鸡仔文学”的教母

1940年米高梅公司在宣传他们的电影《傲慢与偏见》时,将之称为“如何钓到金龟婿的攻略指南”。与奥斯汀的主角一样,鸡仔小说的主角基本是适婚年龄的姑娘,其主要任务多半是寻觅爱情,内容覆盖从约会到死亡的全过程——与奥斯汀主角的最大区别是,这些故事发生的背景不是风景如画的乡村,而是喧嚣的大城市。

即使被专业地细分为各种分支,你依然可以从中找到奥斯汀小说里的对应角色:神秘鸡仔文学(事件往往涉及破案的成分)——好比是《诺桑觉寺》;都市单身文学(失去前男友的女郎,试图寻找出路)——这有些儿像《劝导》;新娘文学(即将迈上红地毯,或陪伴好友步上红地毯的女郎)——这里有爱玛的影子……

倘若奥斯汀活到现在,她未必会愿意与这些小说的主角或创作者打成一片,但网络上有许多以“看简写作”为名的网站,内容十之八九是关于这些“鸡仔文学”的。不论简·奥斯汀本人愿意与否,这位一辈子没结婚的女作家确实被今日一干以“结婚”为人生核心的“鸡仔女郎”们认作精神导师。

鸡仔文学在中国:职场打怪的“白领日志”

国内的鸡仔文学虽然还没形成一个蔚为壮观的文学流派,但是,一些女性写给女性看的小说、散文也在悄然兴起。目前国内的鸡仔文学书大多为引进版权的图书,而这类书在国内有些水土不服,毕竟文化差异导致女性生存环境和面临的问题迥然相异。

一方面,这类小说语言相对比较轻佻,不太符合中国女孩的阅读口味。另一方面,中国女人仍处于物质指导和精神启蒙的阶段,面临着物质、身体、精神、消费多种问题,她们的自由度和自愿度无法和国外相比,困惑太多。因此这个问题不是女性自我成长中的问题,而是外部问题没有解决。

《杜拉拉升职记》剧照(图源网络)

《杜拉拉升职记》系列引领国内“鸡仔文学”潮流

中国的“鸡仔文学”多偏向于“白领日志”流派。最典型的是女作家李可写的职场小说《杜拉拉升职记》,引爆了“鸡仔文学”的热点,也让讲述职场经验的小说一下子变得很火。这本书的出现,让所有人突然恍然大悟,原来中国的职场女性是一个如此巨大的图书消费群体,她们对成功的渴望,并不亚于这个国家里的男人。

还有一类是更倾向于“少女系”的“鸡仔文学”。典型的如饶雪漫、明晓溪等女作家,小说的内容往往固定在空中楼阁式的粉红色幻想里,或者是青春沉重小说,或者是闺蜜小说,给17岁左右、被人甩过的丑女孩看。

以自己真实职场经历为背景的小说,到今天依然是国内最受欢迎的“鸡仔文学”,但却难以在主流文化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能够像《BJ单身日记》这样形成全球文化现象的依然是零。

其实此类作品的精神,在如李银河的《中国女性情感与性》,池莉、王安忆等作家的作品中也有体现,但更多的是从底层到上层、从农村到城市的生活,且女性形象也多有男性意义。不过有书评家预言,就社会发展来看,这种书未来在中国有前景,会成为长销书,毕竟,这是部分女性存在和成长的追求。

你也许没听过鸡仔文学,但你一定看过小妞电影

鸡仔文学走红的另一大因素是与电影市场的相辅相成。我们能看到,好莱坞最受欢迎的爱情喜剧电影中不少都是根据鸡仔文学改编而来,俊男美女,都市背景,在卖座的同时也带动了原著小说的市场,可谓一举两得。

以浪漫爱情为主题的小妞电影的一般风格是轻松活泼、幽默戏谑,故事的主人公一般是一位阳光向上、自立自强的可爱妹子,主要的情节走向一般是姑娘以自己的真善美之力从片头的人生低谷中爬出,在一系列误会、考验与挫折中得到成长,最后与英俊美好的男主过上幸福生活——比如在屡次逃婚中找回自己的《逃跑新娘》玛琪;比如被过去时光中的缓慢、优雅与真诚击中,选择《穿越时空爱上你》的凯特;比如在《诺丁山》中寻找到一名懂得尊重、珍视与原谅的另一半的当红女神安娜,以及在对爱情和两性心理的细腻观察与书写中活到尽兴的《欲望都市》凯瑞、米兰达、夏洛特与瑟曼莎。

看似傻白甜的小妞电影,一直有一个隐藏在浪漫表皮下的坚硬核心——现实中难以逾越的女性困境,以及独立女性价值的自我实现。但在这种类型的浪漫派电影来到中国后,味道多少变得有点奇怪。

《我是女王》剧照(图源网络)

国产小妞电影:白甜其外,傻硬其中

如果说《一夜惊喜》、《有种你爱我》、《北京遇上西雅图》都只是拍给大龄剩女的“解忧良药”,那么真正拍给小姑娘看的《小时代》、《何以笙箫默》、《栀子花开》则更让人无语。《小时代》中最让普通女孩有代入感的林萧,除了花痴高富帅、撕逼白富美、时刻秉承我弱我有理的金科玉律之外,既不独立也不甜蜜,反而双商感人。《何以笙箫默》中唯一的男主角依然是“全世界我最帅”的黄晓明,电影完全用不着塑造他的人格魅力,女主也完全用不着他去感动,反正他就是天生万人迷、霸道又专一(还舍得露肉)就对了。至于那些如同《穿越时空爱上你》之中,在从身至心尊重和呵护一个浑身是伤的现代女性的同时,还能对她身上不正确的价值观说不的贵族级绅士,在国内小妞电影的角色演绎中,基本寻觅不到。

电影是个造梦产业,小妞电影更是傻白甜级别的“肤浅”造梦类型片——不需要苦大仇深地表现现实与背叛,更不需要纠结深沉地探究人性底线。这种类型片的观影需求非常简单:自强自立一定有好结局,金子般英俊真诚的Mr.Right一定会出现。而现实却是,当好莱坞都已经开始帮着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超级英雄们塑造“命中注定的唯一爱情”时,我们还在忙着欣赏甄嬛、武媚娘与杨贵妃们是如何适应、了解和习惯一切唯男性是瞻的后宫式生活,并沉浸在战胜其他女性、获得男性恩宠的快感之中,而罔顾小妞电影中隐藏在浪漫爱情表皮下的坚硬核心——那些现实中难以逾越的女性困境,以及独立女性价值的自我实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