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文化新闻 > 正文

央吉玛:她说,有多远走多远(1)

2016-04-05 12:20:07      参与评论()人
    

央吉玛出生长大在林芝,她说:“家乡的人生活很简单,物质需求也特别简单,没有很多想法,只要有宗教信仰就可以。但是城市里不一样。”

央吉玛怀孕期间画的画

    采访央吉玛之前,先在黄浦江边粮油仓库改造成的排练室听她和乐队排练。临近首张专辑《莲花秘境》及巡演,音乐已基本成型。央吉玛黑衣黑裙,头发自己给剪了,染成鲜艳的红色,因为“这样舒服”。

    不是预设中民族乐器搭配不插电西洋乐器的编制,而是央吉玛的门巴族老调和传统四大件的组合,还插电。

    刚生完女儿的央吉玛已经度过最糟糕的时候。那段时间她几乎唱不了歌,气不足,喉咙发炎,“给宝宝唱摇篮曲也会哭出来”。在录音室数度崩溃大哭,跟丈夫/制作人说:“不唱了,没有办法再做这件事了!”

    这张专辑是央吉玛给自己的一个交代。她想把过去七八年间攒下的歌,大多数是门巴族老调整理成辑,谁知道中间发生许多别的事情耽搁至今。人已经往前走,因此更加迫切地需要给过去一个交代。但是有了孩子之后,央吉玛发现歌仍然是这些歌,自己却再也唱不出从前的样子。“开始我很难过。但是后来我告诉自己,音乐不是做总结,未必要找回来,‘临在’就可以了。”

    “现在我的状态变了,更多能量需要冲出体内。”这样说的时候,央吉玛攥了攥拳头。因此她给了老歌新的编曲,更重,更符合当下的自己。“临在”,是央吉玛最近在采访中常提到的词。努力有觉知地安住在当下,关照自己的内心,才是舒服的状态。

    这是她的修行,曾经放下的佛珠变成留在内心的力量。但是人若没有矛盾之处或者内心动荡,恐怕会失去表达的欲望。对央吉玛来说,身体上的暂时受困和内心的充沛能量、过去的歌和如今要往前走的心境交错,因此给她当下的音乐不可复制的独特味道。

    排练室里,她唱的曲调复杂多变,引人入胜,配乐却略显笨重,仿佛来不及捕捉她声音里的光与影。还可以更好,但是符合当下央吉玛需要释放能量的需求。

    彩排完毕,在江边暖融融的夕阳里采访她。没有提很多问题,央吉玛自己就把长长的故事娓娓道来。那就依照她的讲述,顺序写她的故事。

    

    藏起的佛珠和剃掉的头发

    央吉玛祖籍墨脱,出生及长大在林芝。大学之前,唱歌对她来说是耳濡目染但从未认真对待的一件事。

    小时候央吉玛爱跳舞,主要是藏族舞。她仍然记得母亲为她缝制了一条孔雀裙,头上插几根羽毛,到小广场上跳舞的场景。音乐则是姥姥的哼唱,记得调调,但是仅此而已。后来考上中国传媒大学,她满怀终于自由可以到外面的世界探险的心情离开家乡,第一次主动经历人生的变化。

    央吉玛的大学专业是表演,需要时时体验别种人生。到了大三,她开始不确定所有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家乡的人生活很简单,物质需求也特别简单,没有很多想法,只要有宗教信仰就可以。但是城市里不一样。”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