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音乐 > 正文

马修·连恩:用爱和自然做成音乐

2016-11-28 15:28:00    北京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马修·连恩:用爱和自然做成音乐

马修·连恩:用爱和自然做成音乐

马修·连恩是与雅尼、恩雅齐名的“新世纪音乐”创作者,曾经以《流血的狼》专辑获得声誉,最近他发布了新专辑《因为爱》。在这个无论是古典还是流行音乐都高度商业化的时代,马修·连恩仍然在持续做着小众的环保音乐、3D音乐,当记者见到他时,仍然是长发、带着温暖的微笑。不过,他却否认人们给他在音乐上的分类:“我做的并不是新世纪音乐,新世纪是让人们放松、什么都不要想,而我的音乐希望听者去思考。”

记者:你为什么做环保音乐?这和你的童年经历有关吗?

马修·连恩:我的童年生活在美国圣地亚哥,从小妈妈的朋友们会经常带着乐器、孩子和狗来我家聚会,弹唱一个通宵,那是我的音乐启蒙。7岁的时候,我的爸爸突然想到加拿大育空地区去生活,那个地方几千公里之内只有山、熊、狼,没有人、没有电。妈妈考虑到我们的教育问题,从此和爸爸分开了。于是从7岁起,我过起了候鸟的生活,假期去育空,上学回到圣地亚哥。

在圣地亚哥,妈妈总是叫我出门要小心坏人,而在育空,爸爸总是叫我出门要小心熊,对于一个小男孩来说,他更喜欢住在森林小木屋、自己发电、要害怕熊的环境里。

记者:《流血的狼》是最早让你获得知名度的专辑,我还记得那个只有一张狼的脸的封面,令人印象深刻,为什么会做那样一张专辑?

马修·连恩:育空地区是一个非常原始自然的区域,政府为了发展经济,鼓励狩猎行业,每年都有很多人来到育空打猎。有一年冬天,我在一片美丽的雪地上看到15只被剥了皮的狼,血淋淋地躺在白雪上,那一幕就像一个噩梦。回到家里我能做的只有来到钢琴边,一边流泪一边弹,这就是《流血的狼》。

制作这张专辑的时候,我和经纪人产生了严重分歧,他认为这样一张专辑不能赚钱,而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音乐,于是我们分手了,我获得了创作的自由。就在这时,我和朋友去加拿大的克尔河泛舟,我们忽然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叫声又像人又像鸟,在我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大约十只黑色、白色的狼走向我们,在离我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看着我们。我和朋友清楚地看见狼的眼睛,有位朋友想拿起相机拍照,就在这时狼跑走了。要知道,如果狼不愿意让你看到,你是不会看到它们的,但它们大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有些好奇、有些友好。于是我就用那天脑海中狼的脸做了这张专辑的封面,不再有人阻挠。

记者:做了这么多年的环保音乐,狼、鹿、海洋、北极都是你音乐的内容,你觉得你的音乐对自然或者人类有改变吗?

马修·连恩:当然。《流血的狼》之后,我们用音乐加上其他一些活动,迫使育空政府停止了狩猎项目,这也许是我改变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贡献。

记者:你的音乐中有一种新的形式“3D音乐”,什么是3D音乐?

马修·连恩:我们的城市太吵了,我现在常住台北,在城市里很难找到安静得能听见鸟叫或水声的地方,我的心经常很饿,需要大自然来补充能量。于是我到各地去采集自然的声音,风声、水声、鸟声,把它们用科技做成一种立体的音乐。3D音乐只能用耳机才能听到效果,你会觉得真正置身大自然,自然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记者:现在的你生活在城市里,每年还有多少时间和大自然接触呢?

马修·连恩:这的确是个问题,现在我有家庭,需要赚钱,但我会经常到大自然中去采集声音,我的梦想是半年住在育空,半年住在台北。

记者:新专辑《因为爱》中有两首中文歌,为什么会做中文歌?

马修·连恩:我知道很多中国人喜欢我的音乐,我很感恩,所以这次尝试唱两首中文歌。歌词是我用英文写的,由我在台北的创作人朋友帮我翻译,他很懂我,了解歌词的涵义。这是我第一次发行中文歌,很期待人们的反馈。

文/本报记者史祎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