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音乐 > 正文

她的声音有着和久石让配乐一样的“治愈力”

2016-12-08 15:13:00      参与评论()人

本报见习记者姜方

舞台上只有钢琴、大提琴、架子鼓这3件乐器,一位女歌手用她澄澈温润的歌喉,让身处东艺音乐厅中的观众宛如步入一场梦境。梦中有明亮的星空,浩瀚的大海,温柔的晚风,夏日的蝉鸣,与缠绵的提琴声、跃动的钢琴声一道在冬夜里轻抚着上海乐迷的心。歌者名叫藤泽麻衣,日本配乐家久石让之女。她五官坚毅的轮廓与父亲如出一辙,声音却具备同久石让的配乐一样的“治愈力”。

自出生起便听到父亲在房间里谱写音乐,4岁时就被宫崎骏相中录制电影配乐,藤泽麻衣是人们口中“久石让与宫崎骏作品的最佳诠释者”。不久前,麻衣来到广州和上海举办个人演唱会,完成她的首次中国巡演。“出发前,父亲鼓励我选自己喜欢的曲目,他说只有这样才能唱得最自然动听。”麻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久石让相当期待她在这里的现场表现,还特意叮嘱她录制视频带回日本。她最终演唱的歌曲,大部分是父亲创作的音乐。“我生命的主旋律不外乎家乡、大自然、家人,我坚信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

长野县的自然风物,滋润了她的歌喉

1984年上映的电影《风之谷》结尾中,有段干净清澈的童声吟唱触动了无数影迷。这首《娜乌西卡镇魂曲》,正出自时年4岁的藤泽麻衣之口。《风之谷》制作期间,久石让无意间录下了乐感极佳的小麻衣哼唱的声音。久石让的好搭档、动画大师宫崎骏听到后赞不绝口,于是将她带进了录音室。“那时我对幽暗的录音棚很不习惯,想着‘快点结束吧’才完成了录制。”麻衣和记者笑着聊起这段经历,“这应该是我和唱歌最早的缘分,此后我到处去报考儿童合唱团,5岁时被其中一家录取了。”

幼时参加合唱团,为麻衣的独唱生涯打下了底子,也塑造了她与众不同的唱法。“我的风格介于美声和流行之间。”2011年,她应邀录制了影片《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的主题曲,操刀该片原声音乐的是凭《布达佩斯大饭店》斩获第87届奥斯卡最佳配乐的法国音乐家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国王的演讲》《模仿游戏》等电影的配乐均出自其手。亚历山大曾请过欧美美声歌唱家,但她们极度高亢明亮的演唱放在电影主题曲中显得有些夸张。而麻衣的歌声得到了作曲家的欣赏,“他说我唱得纯净、轻盈,有浓郁的亚洲味道”。

2010年,久石让倾力打造了麻衣的首张个人专辑《麻衣》,目前她正在制作自己的最新专辑,“家乡”“自然现象”等主题一以贯之。藤泽麻衣是土生土长的东京人,可她的祖籍在日本长野县。“东京有着高耸的摩天大楼、川流不息的行人,生活节奏很快。故乡的远山和流水则让我陶醉不已,每年我会回长野两次。”身为音乐人,自然风物给了麻衣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天气晴雨、昼夜交替都成为她口中低吟浅唱的音符。“阳光明媚,心情便随之美好;阴雨绵绵,就提不起精神,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吧”“面对大自然无私的馈赠,要好好珍惜和感受”。

莫扎特、贝多芬给久石让作曲的灵感

麻衣曾在美国待过几年,与世界各地的音乐人一起共事,回过头来再看日本的音乐,她产生了新的感受。“日本音乐的曲调本身似乎就能告诉你故事,听者可以通过旋律去想象歌词,从这一点来说,中日两国的音乐非常类似。”麻衣用中文演唱了影片《情癫大圣》插曲《神圣的爱》,它是久石让谱曲的作品。“光听曲子,会觉得充满故事性的曲调很有我父亲的风格,即使不配上中文词,中国乐迷也完全能理解音乐中的款款深情。”

“父亲是作曲家,夜以继日地孵化他的作品,我从出生起便聆听他的音乐。”麻衣说,“他能写出很唯美的旋律来传情达意,一听你就会爱上,具有普及性,我想这是父亲收获了全世界无数乐迷的原因。”时至今日,年近70的久石让依然抱着学无止境的态度,不断锻炼作曲技巧。“他经常聆听贝多芬、莫扎特的音乐,思考他们想表达什么,会产生哪些效果,并从中获取灵感,时不时谱曲至深夜。”

电影《幽灵公主》的配乐中,久石让结合了东方式的旋律与肖斯塔科维奇的交响乐,配器技法纯熟。“父亲使用大量古典音乐技法,大部分配乐由大型交响乐团演绎,我认为古典音乐是他的皈依。”演唱会上,麻衣带来久石让新作《东京之舞》,迥异于其以往清澈柔和的风格,节奏急促,曲风奇诡。来华之前,父女俩就如何更好地表现它进行多次交流。正式表演前,麻衣用中文对台下观众说:“现在我要唱的这首歌不是很好懂,希望你们不要觉得无聊。”她眼中成名了30多年的父亲,一直在努力超越自己。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