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在西方流浪许久的“诗魔”,终于回到中国|纪念洛夫

2018-03-26 09:12:14    凤凰文化  参与评论()人

编者按:著名诗人洛夫,于2018年3月19日凌晨逝世,享年九十一岁。洛夫,国际著名诗人、世界华语诗坛泰斗、中国最著名的现代诗人,被诗歌界誉为“诗魔”。颜艾琳透露,十天前洛夫参加新诗集发布会,因为现场人多,感冒刚刚好转又受到感染,于一个星期前住院。据称,洛夫离世时没有经受很大痛苦。

洛夫和余光中一直被世界华文诗坛誉为双子星座,洛夫的《边界望乡》和余光中的《乡愁》一样脍炙人口。面对余光中在大陆的人气,同年出生的洛夫总显得落寞一些。他在大陆的名气虽不如余光中响亮,但在台湾诗界的名望是余光中之上。

今日,我们重新来回望这位“诗魔”洛夫。

洛夫在发布会现场

2001年,73岁的洛夫完成了一首三千行的长诗——新文学史上最长的诗《漂木》。在诗集的封面上,洛夫写下了这样一行字“赠予吾妻陈琼芳”。短短七个字,将这位并不言爱的丈夫对妻子的感谢呈现给了大众。

几年前,久未在大陆露面的洛夫去到南京,宣传他的新书《大河的潜流》和《烟之外》,刚一坐下来,面对他的就是“余光中和洛夫”这个永不过时的话题,对于这样的提问,洛夫显然已经很习惯了,他说:“我知道大家爱说我们是什么‘双子星’,但我跟他只是认识,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来往,所以我对他没有什么评价,他好像对我也没有什么评价。这也算是某种平衡吧。”

回忆起以往的时光,洛夫显露出明显的留恋之意,他说,物质条件很匮乏的年代,诗歌反而容易被壮大和受人喜爱,而在如今这么一个全面物质化、数码化、科技化的时代,“谈论诗歌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了。”

尽管在大陆,洛夫的名气远不如余光中,但在台湾,洛夫素与余光中齐名,而且颇有谁是第一之较,也出现了洛夫“被评选为台湾当代十大诗人之一,名列首位”的说法。

在台湾淡江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批评家杨宗翰看来,这是两位诗人的持续创作能力的比较。杨宗翰在撰写《台湾新诗史》时,从1950年代开始,以十年为一个时间段,直到21世纪,他发现,“洛夫是唯一一位每个阶段都榜上有名的诗人。余光中到后期就没有了,作品的质量下降很多。

杨宗翰认为,正如同奥登所言:写一首好诗不难,难的是在不同的阶段包括创作的最后阶段,总能写出不同于以往的好诗。“洛夫就是这样,居然从少年到现在,每个十年都有代表作出来,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在诗史里面讨论他,这是一个很雄辩的证明。”

“他是一个非常高端的诗人,我个人认为,在台湾,余光中先生当然是不如他的。”这只是二者之间的比较,实际上,杨宗翰对余光中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很遗憾的是,两位先生同年出生,然后几个月内相继去世,加上昨天离开的李敖先生,我感觉一个时代就过去了,像翻书一样,这个历史翻得太快,让我们年轻一辈有点措手不及,我们只能怀着最深的哀思和哀悼来看待这个事情。”

他也坦言,“因为洛夫靠诗,没像余光中话题一堆,所以和年轻世代是有所断裂的。”

对此,杨宗翰觉得,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学课本收录余光中的诗歌要远远多于洛夫的,“但是能够进课本就一定代表好吗?不见得。它可能只是符合编选者的标准,比如说意识形态,比如说保守的技巧,等等。可是诗歌是前卫艺术,不能走非常保守的路线,这是洛夫的突破处。但是课本里洛夫寥寥无几,余光中大量存在,这是年轻人认知差异的关键所在,但你现在读一下就明白,高下立判。”

洛夫诗集《昨日之蛇》

2009年,《东方早报》对这位“诗魔”进行了专访。现将全文重新刊载,以表纪念。

台湾著名诗人洛夫这个月很忙,从温哥华来到大陆旅行的这些天,一路走访北京、长沙、西安、上海等几个城市。在老家湖南,他还捐献手稿并参加“湖南洛夫文学馆”奠基仪式,洛夫有点得意,“中国文学史上,似乎只有我和冰心在生前就有了文学馆。”冰心又恰是洛夫少年时的偶像。

在上海,他在上海作协为诗歌爱好者做了一场《汉诗的美学》的专题演讲,眼前的洛夫在半个世纪前与张默、痖弦共同创办《创世纪》诗刊,三人合称“诗坛铁三角”,洛夫历任总编辑数十年,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影响深远,他个人更以实验、魔幻性著称于台湾诗坛。“那个时候反传统,就觉得西方的就是好的”,“从1980年代开始我们这些台湾诗人重新开始审视中国传统,但传统是回不去了。”

20出头的洛夫以“闯天下”的念头漂洋过海去往台湾,一别故土就是40年,与母亲从此两不相见,他用《边界望乡》、《血的再版》描述自己的乡愁;10多年前,他再度自我流放,去往大洋彼岸的温哥华,只为有个清静的写诗环境,于是写下备受赞誉的长诗《漂木》。

《漂木》

“离开大陆只为闯天下,命运很多时候就是一念之差”

问:您1949年以学生的身份离开大陆,一别就是40年,很像龙应台写到的那些南迁后到台湾的学生。当初为什么会离开大陆呢?

洛夫:那个时代就是这样。有些人是因为在军中,不得已跟着国民党到了台湾,而我那个时候还是学生,到了台湾再从军,应该说我离开大陆没有个人政治原因。那个时候,有一批年轻人想去外面闯一闯,我也是抱着一种闯天下的念头离开父母和大陆的。另外,我从小读冰心的《寄小读者》,冰心的父亲是海军舰长,她就随父亲在外面游荡,这种生活激起了我的好奇和到外面闯天下的念头。

问:这么一离开就是40年,直到1988年您才回到衡阳老家,两岸分隔那么久应该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洛夫:是的,虽然离开家乡的时候,也通知了家里人,但那个时候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么一别就会离开大陆那么久。那个时候想,过几年就能回去的,没想到这么一拖就是40多年。离开大陆去往台湾之后,几十年跟家里完全隔绝。

问:1983年您母亲去世,您也无法回家,为此您把当时的心境写在了一首诗《血的再版》里。

母亲去世之后,因为当时两岸还没有正常交往,我都无法回去奔丧。生前没有服侍,身后也不能奔丧,这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痛苦悲哀的。这首诗不是那种充满激烈痛苦哀伤符号的诗,而是很沉静地悲痛。我在写诗的时候和诗里表达的内容就是,“我不要哭,我不要哭。”

1988年,两岸关系缓和之后,我第一次回到家乡见到了我的兄弟,他们年纪也大了,在很穷苦的环境里生活了几十年,显得很苍老。那些老同学见面之后也号啕大哭,他们经过一大段很艰苦的岁月。我有一个同学叫肖牧,他当年跟我一起去了台湾,他的哥哥当时在国民党空军里服役,其实他哥哥是中共的地下工作者。

洛夫

哥哥告诉弟弟,解放军很快就解放台湾了,所以就带着弟弟又回到了大陆,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台湾。可是40年后再见的时候,他见到我痛哭流涕,因为他到过台湾,所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被定为“国民党特务嫌疑”。我们这代年轻人由于大时代原因,命运很多时候就是一念之差。

问:您有一首诗《边界望乡》,被誉为乡愁诗的代表,据说是您在香港用望远镜远眺内地后所写的。

洛夫:是的。那是1979年,两岸还没有正式来往,只能在香港通过望远镜看对岸的内地,有一种有家无法归的绝望,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到故乡。但也没想到,几年后两岸就正常交往了。他们把我和余光中的乡愁诗歌相提并论,但其实我们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他的更口语化,所以读者更多。

问:在您70多岁的时候没有选择叶落归根,反而定居加拿大,后者是否也是一种自我流放呢?

洛夫:我每年只要还能走动,总会从温哥华回到国内看看。我从1996年开始定居加拿大,我那么大年纪定居国外,主要是对台湾有些不喜欢的地方,我的《漂木》就是在温哥华写的,这首长诗是不可能在大陆或者台湾写的。我在温哥华应酬很少,连电话都不接,集中精力写作,这也算是自我流放。我把定居加拿大称为二度流放是自我主动流放。

《无岸之河》

 

现在的女孩子啊!俩美女KTV喝嗨做出惊人举动 丑态百出

18-06-17 21:44:45俩美女KTV喝嗨做出惊人举动

"拼房小程序"暗藏桃色交易 只花一分钱就能"约起"

18-06-15 09:29:27拼房小程序 桃色交易

俄媒称中国5G技术赶超美国:已具备基建条件

18-06-18 11:22:16中国 5G技术 美国 基建条件

5月份国民经济数据发布:中国经济持续稳中向好

18-06-18 11:20经济数据 中国经济 稳中向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