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影视 > 正文

郭涛:“想做导演想了至少20年”(1)

2016-12-22 09:44:17    东方早报  参与评论()人

■演员郭涛在50岁时执导电影处女作 接受早报专访


导演郭涛指导电影《欲念游戏》的拍摄。

12月17日,是演员郭涛的50岁生日。他在50岁之前定下的三个目标——写一本书,做一项公益活动,拍一部电影都实现了。他的导演处女作《欲念游戏》近日正在上海松江拍摄。

几年前,演员郭涛给自己定过目标,希望50岁以前能完成三个心愿:写一本书,做一项公益活动,拍一部电影。12月17日,是郭涛的50岁生日,他的目标都实现了。他成了导演郭涛。吹了蛋糕上的蜡烛,他说,这是我做导演的第一年,我一岁了!郭涛的导演处女作《欲念游戏》近日在上海松江拍摄,这是个带着科幻背景的喜剧,故事灵感来自《楚门的世界》。

这些年,观众认识郭涛,更多的是通过他主演的喜剧片,比如《疯狂的石头》《落叶归根》《高兴》等。但郭涛的非喜剧演出同样深入人心。戏剧迷们会津津乐道他饰演的话剧《恋爱的犀牛》中痴情又疯癫的马路,影迷们也很赞赏1994年郭涛第一次触电的作品——张艺谋的电影《活着》。2015年,他凭借曹保平执导的犯罪悬疑片《烈日灼心》中的“杨自道”一角,获得了第18届上海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对话

当导演对我来说不难

早报记者:什么时候开始你有了做导演的念头?以及什么是你认为成熟地做导演的客观条件?

郭涛:我有做导演的想法应该至少20年了。但是我一直没有一个想得很清楚很成熟的,特别想要去表达的故事。其实做导演的条件什么算成熟,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你想清楚你想表达的东西。

技术上的练习当然也是很重要的。我拍戏拍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转换身份,很多人问我有没有不适应,其实完全没有,因为已经太熟悉了。当导演对我来说不难,各种工种、工作流程都很了解,拍电影其实大多数时候还是个技术活。

一个电影,有想法的导演其实开机之前他已经拍完了,因为已经想好了,没想好你拍没用。

早报记者:导演这个新身份有没有让你对这个从事了这么多年的行业有什么新的认识?

郭涛:心脏肯定变得更强大了。当演员大多数时候是剧组里最舒服的,只要管好自己的角色就好。而且现在很多剧组的招待也很好,演员都跟大爷似的。做导演第一个礼拜我都睡不着觉,都是特别小的事,比如拍戏要用一条狗,主人受伤了来不了,狗就不听话不好拍。

还有一个怪我私心把最重的戏份安排给自己了,又当导演又是主演,拍的时候有点分裂,又想沉浸在角色里,又得时刻抽离出来去监视器前面用一种更高的眼光看刚刚拍的那场戏。

早报记者:为什么会选科幻这个目前看来在国产电影里还算是“雷区”的电影类型?

郭涛:我不认为科幻是雷区,只不过中国人的想象力还比较闭塞。中国是一个文化传统很悠久的国家,由此容易对过去的东西充满怀念,也比较擅长于表现。那些东西是可以依托、可以寻找到的。任何创作者去往过去的时候,会有一个参照。

而科幻、未来的东西,需要想象力。我们看好的科幻片大多出在好莱坞,是因为在美国,很多的文化气质、思想方面都是偏年轻偏未来的。电影的类型有很多,这个类型要在中国开花结果,就需要有人不断去尝试。

关键词:郭涛欲念游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