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书摘 > 正文

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1)

2017-01-10 16:43:00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驱逐: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美]琼·菲尔泽著何道宽译花城出版社出版

《驱逐: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美]琼·菲尔泽著何道宽译花城出版社出版

当时报纸上刊登的辱华漫画:“天哪,我把这可怜的家伙抓起来了,但我有什么办法把他送回中国呢?”

当时报纸上刊登的辱华漫画:“天哪,我把这可怜的家伙抓起来了,但我有什么办法把他送回中国呢?”

当时颁发的华人在美国的居住证。

当时颁发的华人在美国的居住证。

中华总会馆命令华人不服从“狗牌法”

1892年9月19日,中华总会馆各公司的董事长要求美国的十一万华人移民发起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全国各地唐人街的墙壁上和窗户上都贴满红色的传单,命令华人不服从新颁布的《吉尔里法》,因为它要求华人居民佩戴一块有身份照的卡片,以证明自己是合法移民。

数以千计的华人响应中华总会馆不服从“狗牌法”的号召,他们可能因此而被立即遣返。这样的抗争也许是美国历史上最大型的有组织的公民不服从运动。

身份牌的根子在蓄奴制。内战前,黑奴离开农场时,常常被迫携带身份证。自由黑人需要携带证明自由人的证件。如今,太平洋海滨西北部排华几十年后,华人移民面临类似的困境:“为了保护他们留在美国的权利”,华人被迫接受“个人身份证明的有序计划”。

1892年,全国大选临近。加利福尼亚索诺拉县的民主党国会议员托马斯·吉尔里利用反华的情绪,起草了一个身份法案,法案很容易就在国会通过了,众议院的表决是一百七十八票对四十三票,参议院的表决是三十票对十五票。《吉尔里法》限令华人劳工一年内登记,否则立即递解出境。这个身份牌含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用强力胶粘在证件上……照片应该是证件照,标准大小,五官分明,正确显示申请人的正面,从发际到下巴,头部不得小于一英寸半”。

《吉尔里法》触发了两年激烈的抗争,华人反抗限制华人的司法裁决、压迫性的国会立法和暴民的暴力。1892年,哈里森总统刚签署这一法案,中华总会馆就宣告:“除了美国,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这样对待华人……我们要组织起来,要捐款雇律师打官司。我们要……向我国的使节申诉,请他们帮助我们反抗这样的不义。”

《吉尔里法》不止要求华人佩戴身份牌,而且把《排华法案》延长十年,重申禁止华人移民归化为美国公民。另一个羞辱的条款要求两个白人证明一个华人的移民身份。这是在身份证明上第一部包含种族歧视的联邦法律。

此前曾代表华人的旧金山律师托马斯·里尔丹说道:“《吉尔里法》显然是违宪的……如果一个华人被发现没有身份证,举证他有权留在美国的责任就全落在他本人身上;相反,美国宪法规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证明他有罪前,他都是无罪的,证明他有罪是政府的责任。”

“美国总有一天会为这一切后悔的”

关键词:排华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