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三星堆六大祭祀坑:新出土黄金面具、象牙等

三星堆六大祭祀坑:新出土黄金面具、象牙等
2021-03-22 09:54:14 澎湃新闻

35年前,三星堆遗址首次大规模发掘,揭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并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2020年9月6日,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重启发掘。经过工作者们6个多月的深入调查、勘探与发掘,新发现六个“祭祀坑”。今天上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发布会上表示,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型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说,根据目前的发现与研究,三星堆文化的年代距今4000年延续至距今3200年,即夏商时期。其文化核心分布范围位于成都平原,影响范围北至汉中等地乃至渭河流域,南至云贵高原边缘及越南北部。通过历年三星堆的发掘,初步明确遗址三重城圈格局:第一重为月亮湾小城,第二重南界为三星堆城墙,第三重南界为南城墙。既是不同的分区,也代表了不同的营建年代。新发现的金面具

新发现的金面具

三号坑器物露头

三号坑器物露头

据雷雨今天介绍,第一重城圈内分布着大型建筑区和祭祀场所,以及疑似的手工业作坊区;第二重城圈为普通居住区;第三重城圈为祭祀区。 目前,已基本建立起遗址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编年体系和宝墩文化——鱼凫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五号坑象牙雕刻残片

五号坑象牙雕刻残片

国家文物局:有助于进一步揭示三星堆文化全貌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今天接受了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十三五”期间,四川省持续开展三星堆遗址考古调查发掘,经过多年持续努力,考古工作者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的“祭祀坑”,其中发现的青铜方尊、大型青铜面具以及雕刻有菱形纹饰的象牙小饰品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发现。具体来说,这次新发现有以下几方面重要意义:第一,将丰富和深化我们对三星堆文化的认识。1986年,三星堆遗址发现1、2号“祭祀坑”。30多年间,学界对于三星堆文化的研究从未停止,也提出很多疑问、展开很多讨论。此次三星堆遗址在同一区域的考古新发现,更加丰富了三星堆遗址的价值内涵,将会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三星堆文化全貌,推动三星堆文化研究取得更大进展。青铜神树

青铜神树

 铜尊

铜尊

第二,有助于加深我们对于成都平原与其周边地区文化关系的认知。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充分体现了古蜀文明、长江文化对中华文明的重要贡献,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发展模式的重要实物例证。1986年以来,在四川盆地及其周边的湖北、陕西、云南、甘肃等地,都有不少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成果。由此,我们可以把这次三星堆遗址考古的新发现,放在一个更宽阔的时空框架内进行分析、比较研究,更加清晰和深刻地了解三星堆文化的历史源流,更加准确地解读长江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的重要作用。
第三,有助于解决学界对三星堆文化以及“祭祀坑”性质、文化内涵、断代研究等关键性的问题。比如,如何理解几座“祭祀坑”的关系?是同时期还是有年代上的差异?特别是伴随碳14测年技术的不断进步,结合此次考古发掘,我们可以采集系列测年样本,对每座“祭祀坑”能有一个具体的时间概念,对三星堆文化的年代进行更准确的断定,这也将有助于在未来进一步揭示三星堆文化的全貌。
据悉,今年3月,国家文物局已确定“川渝地区巴蜀文明化进程研究”作为“考古中国”的重大项目。“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协调支持考古研究机构系统研究川渝地区文明演进及其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总体格局的历史进程,同时将川渝地区文化放在更宽广的视野上,研究中国西南地区与周边地区的相互交流和影响。建设好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也是我们的重点工作之一。2019年12月,国家文物局与四川省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支持四川依托三星堆遗址创建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我们将依托此次考古发掘成果,指导四川省文物局、地方人民政府做好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出土文物保护、展示和研究工作,发挥文化遗产保护在促进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建设中的独特作用。
此外,为更好保护传承弘扬长江文化,发挥以史育人作用,向人民群众讲好文物故事,我们还会助力当地加强博物馆建设,通过高品质的博物馆展览加深公众对三星堆文化的了解,让三星堆文化所承载的重要意义更好地飞入寻常百姓家。”国家文物局方面说。
 会议现场 李瑞/摄

会议现场李瑞/摄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祭祀坑布局位置图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祭祀坑布局位置图

金面具,100多根象牙及丝绸制品
澎湃新闻获悉,在这次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的黄金制品,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一张独特的金面具,此外,还集中发现了100多根象牙和圆口方体铜尊等,由于保护的需要,它们的外表均用保鲜膜全覆盖,然后在裹上一根根湿毛巾,因此只能看出大致轮廓。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副领队、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于孟洲说:“其实当时发现的是金箔片,因为褶皱得非常厉害,而且它原本是翻过来放着的,然后除了它之外,旁边还有几片也是比较大的。”金箔片上都压着东西,考古专家小心翼翼地将其轮廓清理出来后,才发现这块金箔片体量最大。

金箔片上都压着东西,考古专家小心翼翼地将其轮廓清理出来后,才发现这块金箔片体量最大。

考古专家小心翼翼地将其轮廓清理出来后,才发现这块金箔片体量最大。

考古专家小心翼翼地将其轮廓清理出来后,才发现这块金箔片体量最大。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据川观新闻报道,距离3号坑不到5米的地方,是长约3.1米,宽约2.9米的4号坑,发现了30多根象牙,平均长度在1.2米左右。不过4号坑的象牙整体呈炭灰色,可能被焚烧过,又被包含大量竹木炭屑的灰烬层所覆盖。
总体来看,此次发掘3号坑和4号坑的象牙较为集中,考古人员初步判定是三星堆文化末期距今3000多年前的遗物,至于所属的大象种属,最终结果还将在鉴定后才能完全确定。考古现场

考古现场

“5号坑的象牙雕刻残件多数呈碎片状,保护修复难度较大。”蒋璐蔓是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所的工作人员,一直参与本次三星堆祭祀区象牙的保护工作。此外在5号坑和8号坑,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小件象牙制品,有的饰品表面还刻有精美的云雷纹。现场

现场

“从目前这批象牙整体状况来看,还是离2001年金沙遗址出土的那批象牙存在一定差距,不过集中出现象牙,在全国来说确实比较罕见,在四川比较突出,这可能还是与祭祀习惯有关。” 荆州市文物保护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吴顺清现场工作完说道。
“这次象牙的数量和集中程度,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副主任王冲说道,这有些让团队“喜忧参半”。由于本次发掘中象牙分布较为集中,因此工作人员在清理象牙时“无处落脚”,为了不破坏象牙本体,团队只能悬空架起“吊篮”,1-2位工作人员趴在吊篮工作台上,向下伸手才能清理象牙周边的泥土。

考古现场

考古现场

赵弘文补充,值得一提的是,三星堆发现的象牙,都是整根整根的,很少经过加工。在3000年,人们获得象牙是非常麻烦的,好不容易弄到了这么多象牙,不把他们制作成器物,是否有点“浪费”?一些专家认为,三星堆使用象牙的方式比较奇特,一般是整根扛着,也有可能是握在手里。
考古人员在“祭祀坑”的黑色灰烬中提取到了肉眼不可见的丝绸制品残留物。专家表示,这是非常重要的发现,说明古蜀是中国古代丝绸的重要起源地之一。丝绸制品残留物

丝绸制品残留物

 考古现场 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考古现场三星堆考古工作站供图

雷雨表示,按照考古中国“项目的计划,下一步将继续对新发现祭祀坑”开展精细考古发掘与文物保护、多学科研究,并在“祭祀坑”的外围拗探发掘。把握祭祀区的整体格局、形成过程,以期系统、全面地把握古蜀文明祭祀体系。并将三星堆遗址纳入整个川渝地区巴蜀文明进程研究体系,为进一步认识巴蜀文明内在特质和联系,探索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发展和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建立和发展的文明化进程而努力。发掘舱

发掘舱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一、二号坑的发掘,令沉睡三千年的古蜀文明一醒惊天下。从体量巨大的青铜大立人,到熠熠生辉的黄金权杖,再到祭山玉边璋、青铜神树等出土文物,两坑几乎囊括了当时社会最珍贵的东西。由此,对三星堆一、二号坑的性质,是祭祀坑,墓葬陪葬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学界众说纷纭。
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此前透露,继一、二号坑的发掘,三星堆三号坑已经被发现,其位置正好在一、二号坑旁,并且已部分揭露出青铜大口尊文物。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表示,"三号坑的发现,对解释一、二、三号坑的性质很有作用。"将冲击很多三星堆考古的现有观点。
据了解,2019年4月,四川省委宣传部组织实施《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并将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工作作为重点,为新时期三星堆遗址科学考古工作的展开、古蜀文明内涵和价值的深入挖掘提供了重要契机。2019年8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编制《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2)》,将聚落考古、社会考古作为今后几年内三星堆遗址的主要工作和研究方向,直接推动了三星堆祭祀区考古发掘工作的展开。
从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8月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在三星堆遗址的“1、2号祭祀坑”周边开展了系统、全面的考古勘探与考古发掘,基本摸清“1、2号祭祀坑”周边祭祀区域的范围和各类遗存的年代序列和空间格局,为下一步发掘新发现“祭祀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新发现的“祭祀坑”考古现场  新华社 图

新发现的“祭祀坑”考古现场新华社图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冉宏林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三星堆遗址本身而言,新发现这些祭祀坑之后,我们就可以明确在这个区域,它是一个集中分布的祭祀遗存,意味着这个区域是当时古蜀国都城的一个祭祀活动场所。祭祀活动场所的确认,也就能够为我们整体把握三星堆古蜀国都城当时的空间、格局、结构和里面各种人群的分布情况,有很大帮助。”三星堆二号坑出土 金面铜人头像

三星堆二号坑出土金面铜人头像

对于此次发现,据雷雨去年在接受相关访谈时透露,2019年12月,在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旁,三号坑被成功发现。当时,考古人员在二号坑旁进行勘探,在挖出来的探沟中,露出来了一平方米左右的灰坑。紧接着大家对此处进行解剖。12月2日,现场考古人员在距地表1米深左右,发现了疑似青铜器。它是什么器物?考古人员请来了当年发掘三星堆祭祀坑的领队陈德安,对方蹲下去仔细辨认后认为是青铜大口尊。几天后,大口尊身上的兽头也露了出来。
雷雨讲述了三星堆三号祭祀遗迹现世时的精彩,并表示三号坑出现后,“亡国宝器掩埋坑”的这一推测可能性降低,考古学家们对于三星堆祭祀区的性质定义会有质的飞跃。一、二号坑原址展示(摄于2019年12月前)

一、二号坑原址展示(摄于2019年12月前)

在此之前,关于三星堆一二号坑的性质一直有不同说法。有的研究者认为是祭祀坑。也有学者将这两座器物坑与墓葬挂起钩来,或称之为墓葬陪葬坑,或称之为火葬墓。还有学者提出三星堆器物坑系某种特别原因形成的掩埋毁弃宝器的掩埋坑,或者为亡国宝器掩埋坑。到底是祭祀坑,还是墓葬陪葬坑?还是亡国宝器掩埋坑?学界一时众说纷纭。

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文物

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文物

雷雨此前还透露了其他几个祭祀遗迹的勘探细节,祭祀遗迹中已有金器、象牙初露端倪,可能影响人们对于三星堆与金沙关系的看法。“我认为三星堆和金沙可能并列存在了一两百年,也有可能古蜀国当时有了两个都邑。”
(本文据国家文物局、澎湃新闻直播报道、央视与新华社、川观新闻等资料整理)

(责任编辑:刘凌羽)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多牛?专家告诉你

    21-04-15 16:37:06考古,文物,历史

    乾隆“洗白”大会:这也是乾隆审美

    21-04-15 11:43:55乾隆,文物,传统文化,故宫

    河北隆尧:传承京剧艺术 弘扬传统文化

    21-04-13 09:39:08京剧,传统文化

    大型实景剧《文成公主》举行2021年首演

    21-04-12 10:22:55文成公主,首演

    演出市场全线回暖 把更多优秀原创送上舞台

    21-04-08 12:57:40演出,舞台,优秀作品

    “三星堆”商标遭恶意抢注!维权不妨学故宫

    21-04-08 09:54:36三星堆,商标,抢注

    湖南:特色文旅小镇展现乡村振兴的蓬勃生机

    21-04-07 10:28:16湖南,文旅,乡村振兴

    民族歌剧登台上音歌剧院 朴素声音唱响红色经典

    21-04-07 10:05:14歌剧,民族,红色,经典

    民族歌剧《山茶花开》首演 脱贫故事搬上大舞台

    21-04-07 09:36:59江西,山茶花开,脱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