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暴风雨里的殖民反思与女权冲动(1)

2016-11-30 15:06:00    北京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2010年版电影《暴风雨》的主角从公爵变为女爵

2010年版电影《暴风雨》的主角从公爵变为女爵

暴风雨里的殖民反思与女权冲动

暴风雨里的殖民反思与女权冲动

◎张冲

莎士比亚的《暴风雨》,不仅是其传奇剧的优秀代表作,开始的那场戏,更是仅凭着台词语言和人物动作,愣在观众和读者想象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冥河之水上涌接九天雷电之烈焰,人们满目中樯倾楫摧,充耳是末日哀嚎。这场戏,向来被誉为莎士比亚舞台上的暴风雨之最,世界文学史中的暴风雨之典,这还真不算什么夸大其辞。

这场暴风雨的始作俑者,是该剧主人公、被弟弟安东尼奥废黜到荒岛上的前米兰公爵普洛斯佩罗。当年,安东尼奥趁兄长一心研读、疏于朝政,勾结那不勒斯国王阿隆索,篡夺了公爵的执政权,将他与初生女儿扔上一条破船,任其在海上漂流,听天由命。可巧天意垂怜,公爵与襁褓中的米兰达漂到一处荒岛,一住十二个年头。这一天,公爵得知篡位的弟弟将率船队经过附近海域,遂施展魔法召唤来这一场暴风雨,在一边目睹船沉人溺惨景的善良姑娘实在于心不忍,恳请老父收手,不要伤害生灵。这不谙世事的纯情米兰达哪里知道,父亲这一番呼风唤浪,并非复仇,连惩罚都算不上,而是一次让“坏人”幡然猛醒、从此洗心革面的“教训”:那暴风雨是完全可控的,除了让全船的人惊惶中跌到海里去洗了个澡,以此象征把他们肮脏的灵魂漂洗一遍之外,大伙毛发不损,大船通体未伤。很快,该留下的留在了岛上,该送回米兰的怎么来就怎么回去,一路再无风暴。留下的那几位,一是篡了他权位的安东尼奥等人,二是后来恋上了米兰达的那不勒斯国王之子斐迪南。一番情节交错,“坏人”领受了老公爵的约谈,痛悔之余将不当所得全数退赔,恋人们略经挫折,终于两相情愿走到一起,在荒岛上住了十二年的普洛斯佩罗,最终还是开开心心地回米兰去继续做公爵了。从暴风雨开始,以大欢喜结束,一个不死,全都满足,莎士比亚的传奇剧,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套路了。

不过,观众看见的、读者根据台词想象出来的,还只是一场显在的暴风雨。还有些暴风雨,隐隐约约,似有还无,恐怕连写戏的莎士比亚本人都未必意识到。那都是些将起于青萍之末的暴风雨的先声,要闹到倒海翻江,还得让社会历史再发展一段时间呢。

先看普洛斯佩罗与“好奴隶”爱丽儿的关系。戏中的爱丽儿是一个精灵般的存在,帮主人造暴风雨之势,变成火球吓唬一应人等。普洛斯佩罗曾答应它,风雨平息后便放它自由,可事到临头,却又给它派了新的活儿。爱丽儿不干,斗胆提醒公爵,别忘了您老事先的承诺。细细想来,是有道理啊:一句承诺就是一份合同,约定了双方的责任权利,一方按约定完成合同内容,就应该享受相应的权利,这样的契约精神,体现的正是资本主义的经济与人际关系。可公爵立马变脸,痛责爱丽儿忘恩负义,还威胁说要把它送回当年救它出来的那个树洞里去再困它几百年。这么一来,承诺所体现的经济关系就变成了君臣主仆的人身依附关系,爱丽儿年轻的资本主义遭遇到普洛斯佩罗老迈的封建主义的压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反制的爱丽儿,当然只有退缩屈从的份儿了,但它的那句争辩,是不是传来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即将掀起一场改变人类社会历史暴风雨的气息?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