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术行业 > 正文

美术图景里的国家文化公园

中国的国家文化公园,承载着中华文化的内涵,立足国家高度,强调整合一系列文化遗产后所反映的整体性国家意义;由国民高度认同、能够代表国家形象和中华民族独特精神标识、独一无二的文物和文化资源组成;具有社会公益性,为公众提供了解、体验、感知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以及作为社会福利的游憩空间,同时鼓励公众参与其中进行保护和创造。长城的巍峨、大运河的壮美、长征的伟大、黄河的厚重、长江的磅礴,皆是中华文明的精髓所在。在建的五大国家文化公园,代表的都是独一无二、承载着中华民族最深层文化记忆的符号。本版拟从美术的角度,选取代表性作品对长城、大运河、长征、黄河、长江国家文化公园内涵进行诠释和解读,呈现对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的艺术表达。

长城颂(漆壁画) 2021年 程向军

长城颂(漆壁画)2021年 程向军

画心中的“长城”

长城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在中华文明史和中华传统文化发展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与地位。

早在20世纪初,长城就逐渐成为画家们描绘的对象,并被赋予更多深刻的象征意义。如1933年4月,梁中铭在《时事月报》上发表了漫画《只有血和肉做成的万里长城才能使敌人不能摧毁!》;1937年12月,黄尧在《抗战》杂志上发表了一组题为《铁的长城》的漫画;1938年2月,《抗战漫画》刊登了陶今创作的漫画《用我们的血肉,做成我们新的长城——一九三八年的新阵容》。在这些作品中,创作者把中国士兵的血肉之躯比作长城,喻义中国将以不屈的精神筑成“血肉长城”,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1937年10月,黄新波在《战时画报》上发表了木刻版画《祖国的保卫》,画面中长城在群山中延伸,两个战士像巨人般伫立在长城之后,他们面朝东方。标题和画面结合起来,赋予长城“祖国”的含义。

新中国成立以后,涌现了一批以长城为题材的经典美术作品。如傅抱石、关山月于1959年合作完成的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窦宪敏、侯德昌等于1994年创作的《幽燕金秋图》,许仁龙于2002年完成的巨幅国画《万里长城》等,画作体现了浩荡的国家情、民族情。

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悬挂的600平方米的巨幅漆壁画《长城颂》,高15米,宽40米,是专为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序厅量身定做,迄今最大的一幅漆壁画。该作品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程向军带领50余人的团队,历时约1年创作完成。画面分成近景、中景、远景3个层次,近景由古松及明长城烽火台、山石造型构成,中、远景由绵延不断的群山构成,以表现长城起伏在崇山峻岭之巅的雄姿。山中溪水汇聚成河流,寓意中华民族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广大美术家不仅热衷于描绘和抒写长城,他们的许多作品还融合了文化、历史、旅游等诸多元素,艺术家用独特视角和精彩技艺表现了长城的美丽、长城的精神、长城的文化,正在为推进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贡献文艺的智慧与力量。

运河之都 百里画廊 局部(国画) 2022年 汪秀南、赵家葆、杜愚、翟明帅、王坤、沈军、任振山、朱卯、刘天明、庄海军

运河之都百里画廊 局部(国画)2022年 

汪秀南、赵家葆、杜愚、翟明帅、王坤、沈军、任振山、朱卯、刘天明、庄海军

彰显大运河的时代风采

一条大运河,半部中国史。大运河串接了黄河、淮河、长江等重要水系,在历史上对南北地区的人员流动、货物贸易流通具有重要作用。

大运河的作用从《清明上河图》中可见一斑。从唐代开始,以中原为轴心的皇朝都依赖长江及淮河流域的米粮及其他农产品的供应,到北宋时期,庞大的城市所需的米粮大部分由江淮经大运河,转由汴河运进京城。

北京通州区图书馆藏有一幅清代《京杭运河全图》,虽为大运河的测绘示意图,但沿运河两岸详细标明了运河所经过的苏州府、顺天府等13个府驻地、50个县驻地、12个州驻地,还标有许多水闸坝及之间的里程等。此外,乾隆的第一次南巡被清代画家徐扬以全套12卷的长卷《乾隆南巡图》绘画记录,大运河在这幅长卷中屡屡现身,比如第二卷描绘乾隆皇帝乘轿从山东德州附近的一座浮桥过运河的情景,图中,运河水面极为宽阔;《乾隆南巡图》第四卷描述了皇帝阅视黄淮河工事的场景,乾隆皇帝渡过黄河后,当日和次日视察黄河、淮河、运河和洪泽湖四大水系汇合处险要工程,水系汇合处,浪潮激荡,是运河工事特有的景观。

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人们对航道建设提出了新要求,京杭大运河作为一条世界级运河,实现全线贯通成为华夏子孙的共同愿望。在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过程中,大运河题材美术作品和展览也层出不穷,如“古运河畔低吟浅唱——王念约摄影作品展”“融合·共享2022河北省大运河美术精品展巡展”“中国大运河史诗图卷特展”“千里长河——中国大运河文化主题展”“‘运河之都百里画廊’——淮安文脉丹青传承展暨书法美术晋京展”都令人印象深刻。艺术家不仅从大运河的历史意义出发,也把一个以高铁、高速公路、飞机、全球化互联网通信,甚至是5G时代的时代环境与文化遗产内涵相结合,融入作品当中,使得作品中的“大运河”兼具了传统文化的厚重与当代性、时尚性。未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表现大运河题材的当代文艺作品出现,这些表现大运河发展变迁的图卷不断彰显大运河的时代风采,为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文化内涵注入新的活力。

长征第一关(国画) 1965年 宋文治 江苏省美术馆藏

长征第一关 (国画)1965年 宋文治 江苏省美术馆藏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避讳字能否为《兰亭序》真伪添一别证

    王羲之所作《兰亭序》,无论是文章,还是书法,历代传诵摹写,是中国文化史的标志符号。然而,围绕《兰亭序》的争论也很多,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话题,就是《兰亭序》是否为王羲之所书的真伪之争。

    2022-09-29 10:39 兰亭序 真伪问题
    秋来画蟹墨趣多

    秋来画蟹墨趣多

    “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秋风起,蟹脚痒,明代画家徐渭的一首《题画蟹》诗,写出了蟹的神韵,也把历代文人墨客喜欢画蟹、食蟹的雅兴抒发出来。

    2022-09-28 10:26 历代文人墨客 秋天 画蟹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永定门御道 斑驳间讲述中轴线故事

    何谓御道?通俗讲就是专供皇帝走的路。最早的御道出现在汉代,此后历朝历代都兴建了诸多御道。不过因史料的缺乏,我们很难了解其具体情形。清代定都北京后,因皇帝出巡、围猎、祭祀等活动繁多,形成了以紫禁城为中心向四方辐射的专用道路体系,同时也留下了众多有关御道的资料可供研究。在这些数量庞杂、功能各异的御道中,有一条地位特殊,甚至皇帝在这条路上也不能坐轿而只能步行,这就是从紫禁城到天坛的祭天之路。

    2022-09-27 10:41 永定门 中轴线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有过三次伦敦之行,他的主题系列侧重于滑铁卢大桥(Waterloo Bridge)、查令十字大桥(Charing Cross Bridge)和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这三处城市景观。莫奈的伦敦系列是一种超前的尝试,这些画常常激发莫奈去伦敦故地重游,审视他多年前的艺术品味、缅怀那段难忘的过往岁月……

    2022-09-26 10:33 莫奈 伦敦 画法 艺术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琵琶,本作“批把”,又曾作“枇杷”。其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弾拨乐器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由外域传入我国,在经历了魏晋南北朝的长期演变发展后,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顶峰阶段唐朝时,文人艺术家对其推陈出新,使其取得了乐坛霸主的地位,被尊为“燕乐之首“。

    2022-09-23 14:15 琵琶 文人 艺术家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从文艺复兴时期到今天,许多令人赞叹的艺术品都流传至今,让人们再度欣赏。人们常说艺术家的思想都是走在常人思想之前的,例如画家当时所做的画作,就算到今天人们也依旧在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2022-09-22 10:42 最后的晚餐,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蜀国丞相诸葛亮羽扇纶巾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我国的国粹“京剧”老生诸葛亮的扮相,穿八卦衣手持羽扇都无可厚非,但胸前戴着一串清朝的朝珠,就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为何呢?

    2022-09-21 11:33 京剧 空城计 蜀国丞相诸葛亮
    四合院里有什么?

    四合院里有什么?

    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安居情怀。蒙古包的生活徜徉自在,土楼的大家族团结一致,江浙四水归堂文气尤然,湘西吊脚楼上慢调悠哉。四合院里,却是“清风杨柳芊,院庭四合间”。

    2022-09-20 10:58 四合院 老北京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在这里,黄河猛然东转,拐出了一个90度的弯;这一弯,将运城揽入了“黄河母亲”的怀抱,运城人自豪地称她为“母亲的臂弯”。也许是母亲的怀抱温柔安逸,从此黄河就像被驯服的精灵,浩浩荡荡奔向大海……

    2022-09-19 10:07 运城 黄河故事 河津龙门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在佳士得2015年的拍卖会上,伴随着拍卖槌落下的一生脆响,一幅尺寸并不是很大的油画作品《侧卧的裸女》以高达10.8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拍得,而这一次拍卖也成就了这位艺术家拍卖的最高记录,同时也成为当时全球艺术品拍卖记录中第二昂贵的作品。这次拍卖,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位法国艺术黄金时代的“浪子”——阿曼迪奥·莫迪里阿尼。

    2022-09-16 11:52 莫迪里阿尼 艺术与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