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古代被判流放的犯人有可能偷偷溜回家吗?

“砰!”随着官印一按,一名流放犯人的命运自此开始,随后他将要面临漫长的跋涉和艰苦的生活。

在古代,流放是一种极为严厉的惩罚,很多时候仅次于死刑。史书中“流三千里”之类的记载经常出现,被流放的人也往往九死一生。那么问题来了,在古代通讯不发达以及技术手段有限的情况下,那些被流放的犯人有偷偷溜回家的可能吗?

“流三千里”是什么时候有的?

在古代,流放制度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古代生产力低下,如果剥夺一个人的乡土居住权,强迫他背井离乡与亲人分离,实际上与被判死刑差不了多少。另外,古人非常讲究“落叶归根”,客死他乡对一个人来说不仅仅是身体死亡,更意味着精神上的幻灭。所以古人都非常惧怕流放,正如《汉书》所云:“安土重迁,黎民之性;骨肉相附,人情所愿也。”所以古人都把流放作为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来看待。

但流放作为一种正式的法律制度,成型时间很晚。虽然《尚书》成书的年代就已有记载,即“流宥五刑”,秦的“迁”“徙”等刑罚就是后代流刑的前身,但一直不成体系,直到北魏时期,流放作为一种法律条文才得以正式入律:“临军征讨,而故留不赴者,死。军还先归者,流。”

隋唐时期,“流放”正式成为“笞、杖、徒、流、死”五刑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隋时,“流放”一般分为一千里、一千五百里、二千里三个标准。到唐朝时,《唐律疏议》规定流刑的标准提高为二千里、二千五百里、三千里。从此,“流三千里”就成了古代中国著名的重刑代名词,为日后众多文学作品采用。到了北宋,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法律制度的完善,朝廷开始使用“折杖法”,即除了被判死刑的犯人,其他被判有笞、杖、徒、流四刑的,均可以折换成臀杖或脊杖。流放三千里的,可以换成脊杖二十,配役一年;流放二千五百里的,可以换成脊杖十八,配役一年;流放二千里的,可以换成脊杖十七,配役一年。流刑四等即改为加役流,决脊杖二十,配役三年。这个制度被后来朝代继承,只是在刑罚程度上有所增减,但整体没有太大改变。

被判刑后,犯人要被流放到哪里就成了问题。历史上流放之地多为荒蛮之地,没什么好日子可过,比较著名的流放地有潮州(位于今广东省潮州市)、黔州(位于今重庆市彭水县)、崖州(位于今海南省三亚市)、房陵(位于今湖北省十堰市)、宁古塔(位于今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等,在古代都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地方。以房陵为例,这个地方在古代可是鼎鼎有名的“人气流放地”。按照《史记》记载,这里因为“纵横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而得名“房陵”。此地先后共有16位皇帝、16位君王、13位将相被流放,其他的各路人等更是数不胜数。被流放至此的名人有汉高祖的驸马赵歇、济川王刘明、清河王刘年、汉景帝孙刘勃、隋文帝的太子杨勇、唐中宗李显、宋代皇弟赵廷美……可以说这里能拉出来的名人足足能编出一本花名册。而这里之所以成为著名流放地,除了交通闭塞、地势险要易于看管外,还跟距离都城长安不算太远有关。毕竟流放到这里的人多是达官显贵、皇亲国戚,距离近些也方便看管。所谓的“烟瘴之地”,生活也还算勉强过得去。

另一个因清宫戏闻名的流放地宁古塔可就是名副其实的苦寒之地了。据清代佚名编著的笔记《研堂见闻杂录》,此地乃“非复世界,中国亦无至其地者”,就是说这里简直不是人间的世界,中国都没有跟这里一样的地方。明末清初诗人方拱乾在《宁古塔志》中说:“人说黄泉路,若到了宁古塔,便有十个黄泉也不怕了!”而另一位因顺治年间科场案而被流放的大臣吴兆骞到达宁古塔后,在给他母亲的书信中对宁古塔如此描述:“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从这些文字记载中,就可知道这些流放之地的恐怖了。

古代被判流放的犯人有可能偷偷溜回家吗?

古代被判流放的犯人有可能偷偷溜回家吗?

得知母家被皇帝流放宁古塔,甄嬛被皇帝的绝情与猜忌所伤。来源/电视剧《甄嬛传》截图

能从流放地跑回家吗?

既然这些地方的生存环境是如此险恶,那么被流放到这里的犯人们,有没有偷偷溜回家的可能呢?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毕竟没有什么能比逃离痛苦更加让人有动力。从流放作为刑罚开始,犯人就从未停止逃离流放地的尝试。但有意思的是,对被流放的人来说,绝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之所以没有逃走,并不是因为不想逃,而是在等另一个微弱的希望:大赦。

古代对流放犯人逃走的惩罚很严厉。以唐代为例,《唐律疏议》有明文规定:“流、徒囚,谓或流或徒者。各在其役限内而亡者,注云犯流、徒应配及移乡人,未到配所而逃亡者,各与流徒囚役限内而亡罪同,一日笞四十,三日加一等,十九日合杖一百。过杖一百,五日加一等,五十九日流三千里。”可见其严厉,但并不是不近人情。《唐律疏议》还说,被判处流刑的人,其家属可以跟随他一起去流放地服刑,甚至还不可以以被流放为名休了妻妾。流放期间,如果遇到皇帝大赦,那么被流放人就可以返回原籍。

大赦如救命稻草一样。毕竟如果能咬牙坚持下来,就可以不必冒着生命危险逃跑。等到唐肃宗以后,对流放犯人的态度更加温和,大赦也更加频繁,所以此时被流放的人也没必要铤而走险。只要乖乖在流放地待上几年,大部分人都可以安全回家,所以这一时期的犯人一般不会做过激举动。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唐代诗人宋之问,比较让人哭笑不得。他的著名诗句《渡汉江》中说: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古代被判流放的犯人有可能偷偷溜回家吗?

宋之问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公孙丑、文丑、张丑……他们究竟丑不丑?

    公孙丑、文丑、张丑……他们究竟丑不丑?

    中国人从古至今都非常重视“正名”,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对于万事万物,都要赋予他们一个合适的名。那么,给自己或自己的孩子起一个好名字,自然是空前重要。不过,有些古人的名字似乎起得非常随便,甚至难登大雅之堂。

    2023-09-18 11:02 民间 名字 奇名 怪名
    翰林院为何成为大明官员进步的快车道?

    翰林院为何成为大明官员进步的快车道?

    翰林院是“为国储才”。“储”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在较长时间内,在朝廷有意识地培养下,通过接触顶级信息、人才、事务,并静下来思考、学习、锻炼、交流等,避免因沉沦琐碎事务而失去宏观能力,保持战略视野;第二层则还是以使用为目的,翰林院是清流部门,但不是为培养清流而存在,道德文章、圣人古训是面,经国天下、谋划布局才是里。

    2023-09-15 10:59 翰林院 大明官员
    走进故宫博物院茶文化特展 开启一场文化“茶”旅

    走进故宫博物院茶文化特展 开启一场文化“茶”旅

    “中国传统制茶技艺及其相关习俗”于2022年11月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对于弘扬中国茶文化、深化文明交流互鉴具有重要意义。故宫博物院近期举办“茶·世界——茶文化特展”,以展览形式,展现茶史之厚重,茶道之精深,古今茶事之丰富。

    2023-09-14 09:55 故宫博物 院茶文化特展
    咸丰皇帝是如何处置“戊午科场案”的?

    咸丰皇帝是如何处置“戊午科场案”的?

    发生于1858年的“戊午科场案”,对年轻的咸丰皇帝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考验。面对清朝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科场舞弊案件,他的想法和行动无疑会对当时乃至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从“戊午科场案”入手,梳理并总结出咸丰皇帝的处置措施,有利于客观、深入地了解咸丰其人,进而对晚清的科场和政治腐败有一个较为全面的把握。

    2023-09-13 09:43 咸丰皇帝 戊午科场案
    孔子弟子三千,谁最有钱?

    孔子弟子三千,谁最有钱?

    历史上,孔子以“有教无类”的态度首创私人讲学的风气,从当时社会各阶层中广泛接收学生、传授学问。司马迁曾描述了孔子一生收徒授业的奋斗情况:“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这就是孔子门下三千徒相立、七十二贤人的情形。

    2023-09-11 10:53 孔子 收徒授业 孔门弟子
    卖炊饼的武大郎一天能挣多少钱

    卖炊饼的武大郎一天能挣多少钱

    一个沿街挑担卖饼的,能在“县中心”住独院两层小楼,还养得起漂亮妻子当全职太太。这人是谁?说他是卖炊饼的武大郎,是不是也没什么问题。武大郎(宋文华饰)卖炊饼。

    2023-09-08 13:43 卖炊饼 武大郎
    “国博”中央厅的“头条”,竟然是它!

    “国博”中央厅的“头条”,竟然是它!

    西大厅的中间部分被称为中央厅,国博的重要仪式都在这里举办。站在这里,最令人无法忽视的就是作为大厅背景的巨型花岗岩浮雕“愚公移山”:几名高大健硕的壮年男子,顶天立地,手持钉耙奋力挥向大地;他们姿势表情不一,或呐喊或瞠目,或蹲踞或挺身,呈现出蓄雷霆之力蓬勃待发的动态美感,大有要撑破画面而出的气势。

    2023-09-07 11:24 国博 中央厅 花岗岩 浮雕 愚公移山
    古代公务员的父母去世,他为何被停职回家三年?

    古代公务员的父母去世,他为何被停职回家三年?

    丁忧,又称“丁艰”,是中国古代遭父母之丧的通称。最早在周朝就有“始死,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忧,恩之杀也”一说,后来又变成“三年之丧,天下之达丧也”。春秋战国之际,儒家重丧,提出“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足以当大事”的丧礼思想,由此形成了“丁忧”期间不婚娶、不宴饮、不作乐、不生子、不外游等一系列严格的丧俗行为规范。

    2023-09-05 13:35 古代 丧俗行为
    可叹又可爱!古代“显眼包”一个比一个“打眼”

    可叹又可爱!古代“显眼包”一个比一个“打眼”

    最近“显眼包”三个字活跃于各个网络平台上,它通常用来形容一个人或者物件爱出风头,非常张扬,又有点丢人现眼。在被网友们广泛使用后,引人注目的“显眼包”可能是褒义,也可能是贬义,需要放到具体的情境下去理解。与此同时,不少网友还将暑期去各个博物馆打卡的有趣文物发布到社交平台上,并将其命名为“博物馆里的显眼包”,于是网络上关于“显眼包”的热度再次冲上热搜。这也不由得让现代人思考起一个问题:古代的“显眼包”们造作起来,究竟是什么样?

    2023-09-04 14:47 古代 显眼包
    古代孩子的开学装备来了解一下

    古代孩子的开学装备来了解一下

    开学了,不少学生家长正在给孩子准备开学装备,入学需要准备什么,对新生而言,书包、笔、笔袋、橡皮、尺子、涂改液等肯定少不了。不论古今,孩子入学都是家里的大事。那么古代的开学装备有哪些呢,让我们一起来了解。

    2023-09-01 10:18 古代 开学装备

    中华网文化头条号

    中华网文化微博

    联系方式

    频道合作
    负责人 陈蕊
    chenrui@zhixun.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