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何怀硕:管窥中国戏曲,及中国艺术何以“越陈越香”

2018-04-09 12:08:25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在前不久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举办的“水墨锣鼓——中国戏剧人物画大展”上,展示了几代中国画家对“戏曲人物”的描绘。中国戏曲的魅力不仅吸引着画家们的心灵,还有更多对中国文化与民族心灵的思考。台湾地区知名艺术评论家何怀硕先生近日投书“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达了他对中国戏曲的领悟:中国戏曲突显中国表演艺术的另一种品性,它诉诸固定反应、重普遍性、轻特殊性,它制式化,概念化。有如陈年老酒,越陈越香。它有固有的配方,而有永远的魅力。这与传统中国书画相通,“中国戏曲不同近代普遍性与特殊性统一创造了艺术的典型,倒近乎十九世纪黑格尔‘观念的感性形式’的艺术定义。中国戏曲早已一往情深走这条路。”

昆曲《荆钗记》

二○一二年春,好友汪荣祖、陆善仪夫妇请我与友人同看昆曲,在台北外双溪国立故宫的文会堂。那天看的是《荆钗记》,通俗小品,九十分钟。看完以后,我好似茅塞顿开,领悟中国传统戏曲的秘密。不论南北东西,各路不同的地方戏曲,都有一个特色,就是坚持传统最古早民族风格的执著。

关良戏剧人物画

可能因为我不是专研中西戏剧的人,所以当我管窥中国戏曲的妙谛,便以为是顿悟;更因为我联想到我比较了解的传统中国通俗小说、中国文人画与民间艺术,发见与中国戏曲彼此若合符节,触类旁通,因有开悟,心中窃喜。

当时我对同车回台北的友人大放厥词。然后立即写在纸条上:“中国戏曲表达普遍概念,不重人物与事件的特殊性,诗文歌乐都提炼成制式化的典范以诉诸视听大众的‘固定反应’。中国戏曲不同近代普遍性与特殊性统一创造了艺术的典型,倒近乎十九世纪黑格尔‘观念的感性形式’的艺术定义。中国戏曲早已一往情深走这条路。”

这几句话是否能说已简要、中肯的表达了中国戏曲的特色?汗牛充栋的中国戏曲研究是否同意我这个观点?我不知道。而我联想中国章回小说及传统文人画,都显示了这个共同的特色,便不容我不对我的顿悟有信心。

艺术的表现方式没有穷尽,也没有进步与落后可言,只有好坏高下,是否恰当等问题。而艺术的观点与手法,却有演进的事实。人类观察宇宙万物,粗见其同,细见其异。首先看到红花绿叶,进一步看到不同的红与不同的绿,更有形状的多变。看人,粗见好人坏人二分。慢慢才见好中有坏,坏中有好;以至看到人之极其复杂。粗略所见者是普遍;细察所见者是特殊。一物总有属于类的同,也有个体的独特的异。同者普遍,异者特殊也。就艺术所表现人生、人物之深刻、丰富,红楼梦比西游记、三国、水浒更高一层,没有人不同意。

贺友直戏剧人物画

任何艺术,在表现宇宙人生万汇的时候,要求真实、生动,就要把握事物的普遍性与特殊性。普遍性包括某类事物的共同性,一致性;特殊性则是某个具体事物的独特性与个性,这是世界万事万物存在的真实性中必然具备的两个要素。以风景山水来说,大自然有其普遍的规律,但不同地域与时代又必有其独具的特色。比如美国的山与中国的山,风貌很不同;但任何山基本上必上窄下宽,这是“山”普遍的性质。天下没有倒金字塔形的山。就人来说,普遍性就是“人性”。但因时空、环境不同,个人的基因、特质不同,人人各有面目,各有特色。艺术表现一方面要顾及其共同的普遍性,又须表现出特定角色的个性,所以艺术家塑造艺术形象,要有兼顾、统合两者的手段才成。

事物普遍性的特质,是知识、概念与观念,是诉诸理性的;事物的特殊性的特质,是真实,具体,鲜活的存在,是诉诸感性的。事物必有普遍与特殊两个性质,普遍寄寓于特殊之中,两者是辩证的统一。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中国戏剧人物画大展

虽然真实世界万物是两者的统一,但艺术的表现不会,也不可能是客观世界机械的翻版。事物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在艺术表现中虽然缺一不可,但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艺术中常各有所偏重。重普遍性者,较有思想的深度,便较概念化;重特殊性者比较形象化,也即较显示鲜明的感官的真实性,所以比较写实。前者其艺术之内涵与意义较为清晰而确定,缺点是易流于枯燥与说教;后者其艺术内涵与意义虽较隐晦,但活色生香,极感官视听之娱,缺点是过于重视外在的实感而中心思想较含糊。

传统戏曲是过去悠久时代大众化的艺术。由于古代文盲占绝大多数,劳苦百姓鲜少接触文化教育,看戏听曲是唯一欣赏艺术、享有休闲娱乐的机会。而由于中国文化是首重人生意义的文化,戏曲不只是给大众休闲娱乐、欣赏艺术的节目,也是宣扬立身处世之道,教忠教孝,宏扬伦理道德,古人所谓“寓褒贬,别善恶”的文化“教材”。这就是中国戏曲的艺术表现较偏向概念化,其内涵与意义含有鲜明清晰的道德教条的原因。中国戏曲宣扬忠孝节义等概念,虽是“良药”,但看戏毕竟为了寻欢娱乐,所以一定要有“糖衣”为包装。戏曲的无言不歌,无动不舞,而且节奏强烈,旋律优美,语言唱曲都是极优雅的诗词。而且有词牌曲调,反覆咏唱。戏园子直如文学、音乐教室,多少贩夫走卒,在日常生活中,随口哼唱,以寄其情,以悦其性。这都充分说明了中国文化、中国社会与中国戏曲共生的关系。

高马得《断桥相会》

关键词:戏曲艺术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