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眼界 > 正文

收割人类三千年的天花,怎么“死”的?

“考虑了世卫于1958年启动、1967年强化的扑灭天花行动的发展与成效后……我们在此宣布:人类已经摆脱了天花的缠绕——一种自文明初启便导致数以万计人死亡、失明、毁容的疾病;一种在10年前仍肆虐亚非与南美的疫症。”——世界卫生组织WHA33.3决议案

死神的忠实帮凶

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急性病毒性传染病,其病原体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和繁殖能力,病人去世以后,病毒依然能存活数月之久。与绝大多数病毒不同,天花病毒在宿主外非常稳定,且能长期保持传染能力,R0高达5—7。天花典型的传播途径是通过飞沫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其他如接触传播、气溶胶传播以及粪口传播等——我们最近被高频度科普的——都是其可能的传播方式。人体暴露在外时,病毒会迅速增殖并传播到身体各个部分。几乎所有人对天花病毒都是易感人群,历史上充满了天花大规模流行的悲惨记录。天花病毒的潜伏期平均约为12天(7-17天)。不过与狡猾的新冠肺炎病毒相比好一点的是,在潜伏期一般不具有传染性,但在发热后就开始并持续到最后一个结痂脱落。

收割人类三千年的天花,怎么“死”的?

中世纪欧洲有一句话:有两种病基本上没有人能逃过,一个是恋爱,一个是天花。在种痘预防天花的技术普及前,欧洲每年都有40万人死于天花。即使在天花疫苗出现以后的近200年里,全球仍有上亿人死于天花。天花致死率非常高,有些欧洲文献记载的病死率高达60%,跟埃博拉病毒相似。19世纪末开始,在西方传教士医生的影响下,中国有了一些跟疾病有关的统计数据。宣统元年(1909),武汉地方志记载汉口天花流行,“凡十岁以下幼童,被传染者百分之九十不治”。上海地方志记载1938年天花流行,病死率32.7%。中国古代有句老话:生下孩子不算成,出了天花才算全。和自带“美颜”功能的结核相反,天花也一点不“文艺”。患上天花的人,即使能从死神手里捞回来,也要落下各种残疾:失明、失聪、神经麻痹,还有满身的皮肤凹坑(麻子)。英国史学家纪考莱把天花称为“死神的忠实帮凶”。他写道:“鼠疫或者其他疫病的死亡率固然很高,但是它的发生却是有限的。在人们的记忆中,它们在我们这里只不过发生了一两次。然而天花却接连不断地出现在我们中间,长期的恐怖使无病的人们苦恼不堪,即使有某些病人幸免于死,但在他们的脸上却永远留下了丑陋的痘痕。病愈的人们不仅是落得满脸痘痕,还有很多人甚至失去听觉、双目失明,或者染上了结核病。”

收割人类三千年的天花,怎么“死”的?

电子显微镜下的天花病毒,有一个哑铃状的核心

天花是病毒感染,至今人类对付这种病毒仍然没有特效药。即使在医学高度发达、已经能剖析病毒分子结构的今天亦是如此。欧洲人尝试过草药、冷冻、用染色布匹包裹病人等等,都没有什么效果。公元846年,在来自塞纳河流域、入侵法国的诺曼人中间,天花突然流行起来,这使得诺曼人惊慌失措。首领为了不让瘟疫传播,就下令杀掉所有天花患者以及所有看护病人的人。这种极其残酷的手段,在当时被认为是可能防止天花流行的唯一办法。可是天花并没有被制止,它照样无情地入侵宫廷、入侵农舍。在印度,人们就供奉着天花女神,不时地为她举行种种祭祀仪式以求免除天花,可是依然无效。直到200年前,人们预防天花的最有效、最无奈的办法就是逃离疫区。

道士的“仙方”

天花肆虐多年,古代名医也有一些对付天花的招数。《清稗类钞》中载,名医李海涛有个姓黄的朋友“有子年四岁,患痘甚剧”。登门造访时,小孩已经“狂热神昏,头门下陷”。李海涛直言来得太晚了,黄某痛不欲生。李海涛想了想说:这个孩子活着我可能救不了,若死了或许能救过来。过了一会儿,孩子真的“死”了。李海涛脱光孩子的衣服,放在后院的猪圈里。不久,猪圈里有孩子的哭声,孩子抱回来后,李海涛给孩子诊脉,高兴地说:“孩子没问题了。”他解释说:孩子只是晕倒,之所以放猪圈,是因为三伏天蚊蚋猖獗,把孩子放在秽恶之地,就是要蚊蚋集其全身,吮其毒血,毒血被吸干,孩子也就死里逃生了。同样,清朝另一位名医叶天士也用这种方法治疗得了天花的小孙子。他把小孙子衣服脱光放在一个空房间里,被蚊子咬得直叫。到了深夜,孩子身上的痘毒已经发出,微粒就像珠子一样。他给出的理由和李海涛一样:盖空屋多蚊,借其噆肤以发也!

古人还注意到,凡是感染过天花的人活下来后,就不会再次感染。这是人类在被天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时发现对手的第一个弱点——一次免疫、终身受用。早在公元前430年,古罗马就有一种不成文法,天花流行时,政府可以召唤曾患过天花的人来为病人提供护理服务。清代朱纯嘏所写的《痘疹定论》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宋真宗时期的宰相王旦,几个子女都死于天花。后来又生一子王素,为使其逃脱天花侵袭,他听说峨眉山有一位道士拥有预防天花的仙方,于是派人将道士请到府中。道士拿出一些药末,置入一个小竹管里,然后把药末吹到小孩鼻孔里,说过十天后小孩会发烧,然后会出现一些红色的皮疹,等烧退疹消,以后就不会再得天花了,结果证明确实如此。现在看来,这是因为天花是一种双链DNA病毒,比较讲规则,不像流感、SARS、HIV这些RNA病毒那么容易变异,在人类历史上,天花几乎没变异过。

此种“仙方”事实就是天花病人身上的干痂所研磨成的粉末。把这种含天花病毒的粉末吹入小孩的鼻内,便会染上轻度的天花。如此体内就产生了抗体。中国古代将天花称为“痘”,这种预防方法称为“种痘”。这是中国关于“种痘”的最早记载。这种方法主要在民间秘传,应用并不广泛。明以后盛行起来。清初医家张璐在《医通》中综述了痘浆、旱苗、痘衣等多种预防接种的方法。清代张琰在《种痘新书》中也记载了人痘接种术。自称此术由祖父传下。而其祖父又是从明朝医生聂久吾(1572年生)学得此术,不过在聂久吾的著作里并没有记载。为什么聂久吾著作不提及种痘之术呢?张琰认为:“盖秘其诀而不肯笔之于书,私其技而不欲公之于世也。”或许是因为缺乏有效的学术交流途径,又或许是秘而不宣以便独享收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痘接种术只是一种秘技,并未普及。

一千多年的天花肆虐史,中原汉人虽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防治经验,但仍有高达百分之三四十的死亡率,不过毕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对于入关之后的满人来说就不同了。以至于天花这个可怕的幽灵,成为清王朝挥之不去的魔咒。

满人在关外基本没有得过天花,对天花普遍没有免疫力,所以他们入关后大量染上天花,即使皇室也未能幸免,宫内人人自危,谈天花色变。在清朝12位皇帝当中,有记载患上天花的皇帝就有4位。他们是第三任皇帝顺治(1638—1661)和第四任康熙(1654—1722)、第九任咸丰(1831—1861)和第十任同治(1856—1875)这对父子。

收割人类三千年的天花,怎么“死”的?

皇太子胤礽出痘痊愈恩诏。康熙十七年(1678)十一月,皇太子胤礽出痘。十二月十六日,因太子痊愈,康熙颁诏天下。满人入关后大量染上天花,即使皇室也未能幸免,宫内人人自危,谈天花色变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蜀国后期人才凋零,是因为诸葛亮“任人唯亲”吗?

    蜀国后期人才凋零,是因为诸葛亮“任人唯亲”吗?

    东汉末年,王室解纽。魏居“天下之中”洛阳,又以“禅让制”取代汉室,从而占据地理、法理上的双重正统;蜀则承袭“汉”之国号,自为正统;东吴“名义不正”,只好借谶纬之语徐徐图之,以示“天命在吾”。自此,汉家三分。

    2022-06-28 13:11 蜀国后期 诸葛亮 人才选拔
    百年车史:四轮往事和革命

    百年车史:四轮往事和革命

    根据2020年4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数据,我国汽车保有量大约2.6亿辆,并在该年度年末有望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汽车保有量最高的国家,与此同时,我国已经连续11年汽车销量稳居世界首位。

    2022-06-28 13:01 汽车 车史 四轮 革命
    这部冷门高分纪录片,看完只能说“绝了”……

    这部冷门高分纪录片,看完只能说“绝了”……

    你可能听过无数遍“牡丹亭”,杜丽娘为爱复活的故事。但是在《古书复活记》中你亲眼见证的是古书“由死复生”的奇迹!

    2022-06-28 12:21 古书复活记 书籍修复
    北宋亡国后的瓷器惊变:官窑如何登上王朝盛典?

    北宋亡国后的瓷器惊变:官窑如何登上王朝盛典?

    走进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很容易被造型特别的展品吸引眼球,虽说是宋瓷,竟然能看到鼎、鬲、琮、樽、觚等先秦时期的古礼器,实在与大众印象里的宋代风物有挺大差别。只不过这些物件并非青铜器,而是精美的瓷制品。在中国瓷器史上,南宋之前,很难见到这些先秦礼器以瓷器的面貌出现。那么后来它们为何会如此集中地涌现于南宋实质上的“都城”临安呢?这与一场倾国离乱——靖康之变相关。而一切的源头,还要追溯到北宋的亡国之君宋徽宗赵佶身上。

    2022-06-27 11:32 中国瓷器 南宋官窑 古礼器
    71年前 她拍下了我们不曾看到的敦煌

    71年前 她拍下了我们不曾看到的敦煌

    71年前的敦煌莫高窟,开发和保护程度远不如现在,一切珍宝都处在尘封中,显得沧桑而神秘。一位名叫艾琳·文森特的美国女人离开家,独自上路,在敦煌莫高窟逗留10天,一共拍摄了168幅黑白照片,把我们不曾看到的敦煌凝固在胶片中。

    2022-06-27 11:23 敦煌 女摄影师 莫高窟 敦煌摄影
    这首《七里香》不止动了一代人的DNA

    这首《七里香》不止动了一代人的DNA

    在等待新专辑的时间里,我们想跟大家聊聊周杰伦曾经的经典《七里香》,以及《七里香》背后的故事~前段时间,周杰伦演唱会的线上重映后,“在你心中周杰伦最经典的歌曲”话题讨论中,《七里香》也凭借着极高的人气,成功唤醒了很多人的DNA。

    2022-06-27 11:17 周杰伦 七里香 席慕蓉 小说 诗歌
    今天来搞点黄色

    今天来搞点黄色

    从俗语的“黄道吉日”再到天子身上所穿的龙袍,黄色在中国文化里始终是一种饱受推崇的颜色。这一次让我们走进博物馆,感受一下从先秦时就有的尚黄思潮。

    2022-06-24 14:07 黄色 中国文化 饱受推崇的颜色
    别了,珍宝海鲜舫,承载香港记忆的“沧桑美人”

    别了,珍宝海鲜舫,承载香港记忆的“沧桑美人”

    在四十余年的时间里,这座雕栏画栋的海上食府,是香港餐饮业的蔚然景观、香港旅游的网红打卡地,也是几代香港人的共同记忆。

    2022-06-24 12:37 海上食府 珍宝海鲜舫
    宋人的艺术清单里,藏着怎样的烟火与清欢

    宋人的艺术清单里,藏着怎样的烟火与清欢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梦华录》,将人们的目光牵引至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艺术都极其繁荣的宋代,展开雅俗共赏的大宋风华。

    2022-06-24 11:54 宋代 中国历史 大宋风华
    《梦华录》:好看怎么够?

    《梦华录》:好看怎么够?

    近日,《梦华录》口碑几轮反转,从“鱼替”“双洁”到“以色事人才叫贱”,相关女性话题频繁占据热搜。鉴于内娱苦古偶久矣的现实,《梦华录》的服道化和演员CP真是难得地好看,但仅好看,还不够。毕竟审美除了视觉,还需有思想。简单来说,就是好看也要有脑子。

    2022-06-23 12:29 梦华录 宋瓷 宋代 宋代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