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文化频道

文化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古代皇帝身后的扇子是扇风的吗?会不会打到人?

新石器时代,良渚先民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清晨,男子带上渔网和竹编器具,驾着独木舟,捕鱼捞虾;稻作区内,有人在用磨制石器除草;远方捕捉猎物的人伺机行动;居家的女子织布、饲养牲畜、准备晚餐,等候男主人收获归来。傍晚美味的史前佳肴和篝火晚会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摩登的原始人已经摸清“寒来暑往”的规律,学会利用自然界素材制作精美的衣服和首饰尽情舞动,不再是身披兽皮、头插羽毛的模样,遇上闷热潮湿的天气,穿上苎麻衣、草鞋,通气又凉爽,劳作时太晒怎么办?随手摘下植物叶片,遮阳取阴,或是扇动它,驱逐炎热。久而久之,先民们从植物、禽鸟处受到启发,因材施用,后世文人好将扇子的出现与尧、舜、周武王等人联系起来,自然只是说说而已,沈从文推测,扇子的应用至少不晚于新石器时代陶器出现之后,扇子许是为国人“扫却人间炎暑,招回天上清凉”最古老“凉友”。

古代皇帝身后的扇子是扇风的吗?会不会打到人?

鸵鸟羽毛扇,公元前1332—前1323年,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出土,现藏埃及开罗博物馆

短、长柄扇,各司其职

 不独中国,古希腊、埃及、伊特鲁里亚和罗马人也使用扇子遮阴招风。古希腊人最早从芦苇取材,制成的扇子像芭蕉叶,古埃及人懂得利用棕榈叶制作高大的扇子,由身强力壮的奴隶为之打扇。慢慢地,扇子越高大,表示人的地位越高贵,图坦卡蒙墓中出土了好几件“假”扇子,统一配置了长长扇柄,好看不实用,权当权力的象征,倒是在一白漆木盒中发现的一把长仅18厘米的小扇,一看就是年轻法老用过的。

中国出土的早期扇子有长短柄之分,就是对应不同的操持人群,短柄扇多发现于中小墓中,长柄扇仅见于较大的墓里,有的长达2米,显然需要下人站在一旁“帮忙”。

目前在中国发现最早、保存最完好的扇子实物为江西靖安县李洲坳东周古墓出土的短柄竹扇(长37厘米,扇面宽25厘米),以精细的竹篾编成,看起来像一把菜刀,又名“刀扇”。该墓被认为是一座大墓的陪葬墓,160平方米的墓坑里埋葬有47具棺木,考古专家发现在11具遗骸的骨骼中都有一种绿色的结晶体,推测这些女子可能在集体食用有毒食品后全部死亡。从出土的300余件纺织品和纺织机械零部件来看,专家推测这些女人当为纺织女工,墓主人不是什么大贵族,而是为国君负责纺织工作的官员,短柄竹扇当为自用品。迄今所见保存完好的长柄竹扇出自马王堆一号汉墓,柄长176厘米、扇面宽45厘米,立起来的话高达2.5米,就算是奴仆拿着它也很难摇动生风,为主人遮挡太阳、阻挡风尘却十分合适。

古代皇帝身后的扇子是扇风的吗?会不会打到人?

长柄大竹扇,西汉,柄长176厘米,扇面宽45厘米,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现藏湖南省博物馆

美人名士为扇子“代言”

 秦汉以前出土物和砖石画像,常见竹扇、羽扇。若论扇子的远祖,应为材料易得、制作简单的蒲葵扇(又称蒲扇),它有个更有名的名字:芭蕉扇。

在我国,所谓“芭蕉扇”其实是用盛产在南方的蒲葵叶制成的,蒲葵属棕榈科蒲葵属,与属芭蕉科的芭蕉风马牛不相及,它的叶片呈扇形舒展,把绿色葵叶连柄摘下,蒲扇算是做成功了一大半。拿植物叶子作扇子最怕叶子干燥后变形,好在蒲葵叶片中的纤维非常坚韧,干燥后相当结实,无明显变形,天生就适合拿来做扇子。尤其是在冬季,叶片含水量低,此时的叶片做起蒲扇更加容易,只需把摘下的叶片晒干后,水洗火烘使其色泽洁白,然后压平,修剪成形,用篾丝镶边,丝线扎紧,一把蒲扇就此完成。

据说最早为蒲扇带货的是东晋名士谢安,《晋书》载,谢安有一同乡在中宿县(即广东清远一带)官府做事,不巧被辞退只好回家,路过京城建康时,素闻谢安盛名,前去拜访,谢安问他,回家路费够吗?同乡答:“没事,我这还有5万把蒲葵扇。”谢安取来一把蒲扇小试,对它赞不绝口,京城士庶听说蒲扇被偶像“翻牌”,争相购买,蒲扇价格噌噌上涨,谢安不仅帮同乡解决了路费,还让他大赚一笔。这种事,早年王羲之也干过,《晋书》说他在绍兴蕺山见一老妇人摆摊卖六角竹扇,生意不怎么好,便同老婆婆商量,在扇面上写上几个字拿去卖定能一抢而空,老妇一开始不信他,王羲之问,“你一把扇子卖多少钱”,妇人答,“二十钱”,王羲之说,“你把写好字的扇子拿去市场卖,就说是王右军写的字,保证脱销”,妇人照做,果真如此,第二天,她又带着扇子来找王羲之,羲之微笑拒绝了。

当然不是所有材质的扇子都能在市面上流通,两晋时有过两次自上而下的禁扇令,针对的是纨扇一类,以竹木为骨架,用薄质丝绸糊成,因其形状通常为圆形,故称团扇。丝织品价格昂贵,纨扇难入寻常百姓家,得“宫扇”之名。最有名的宫扇莫过于班婕妤写过的那把,班氏自建始元年(前32)被选入宫,受汉成帝宠幸,封为婕妤,赵飞燕姐妹入宫后,班氏失宠,主动去长信宫服侍太后,作《怨歌行》自哀,明面在写“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的纨扇,实则借它自伤,“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古代皇帝身后的扇子是扇风的吗?会不会打到人?

影视剧中的甄宓效仿班婕妤用团扇遮面。来源/电视剧《军师联盟》片段

关键词:

相关报道:

    推荐阅读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 如果没有雾,伦敦就不会那么美

    莫奈有过三次伦敦之行,他的主题系列侧重于滑铁卢大桥(Waterloo Bridge)、查令十字大桥(Charing Cross Bridge)和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这三处城市景观。莫奈的伦敦系列是一种超前的尝试,这些画常常激发莫奈去伦敦故地重游,审视他多年前的艺术品味、缅怀那段难忘的过往岁月……

    2022-09-26 10:33 莫奈 伦敦 画法 艺术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唐朝琵琶与诗的浪漫邂逅

    琵琶,本作“批把”,又曾作“枇杷”。其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弾拨乐器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由外域传入我国,在经历了魏晋南北朝的长期演变发展后,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顶峰阶段唐朝时,文人艺术家对其推陈出新,使其取得了乐坛霸主的地位,被尊为“燕乐之首“。

    2022-09-23 14:15 琵琶 文人 艺术家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将《最后的晚餐》放大,揭开这幅画的秘密

    从文艺复兴时期到今天,许多令人赞叹的艺术品都流传至今,让人们再度欣赏。人们常说艺术家的思想都是走在常人思想之前的,例如画家当时所做的画作,就算到今天人们也依旧在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2022-09-22 10:42 最后的晚餐,探索画作里的奥秘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为何戴上清朝珠呢?

    蜀国丞相诸葛亮羽扇纶巾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我国的国粹“京剧”老生诸葛亮的扮相,穿八卦衣手持羽扇都无可厚非,但胸前戴着一串清朝的朝珠,就让人匪夷所思了,这是为何呢?

    2022-09-21 11:33 京剧 空城计 蜀国丞相诸葛亮
    四合院里有什么?

    四合院里有什么?

    中国人都有自己的安居情怀。蒙古包的生活徜徉自在,土楼的大家族团结一致,江浙四水归堂文气尤然,湘西吊脚楼上慢调悠哉。四合院里,却是“清风杨柳芊,院庭四合间”。

    2022-09-20 10:58 四合院 老北京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大美中国】黄河东流处 一路欢歌声

    在这里,黄河猛然东转,拐出了一个90度的弯;这一弯,将运城揽入了“黄河母亲”的怀抱,运城人自豪地称她为“母亲的臂弯”。也许是母亲的怀抱温柔安逸,从此黄河就像被驯服的精灵,浩浩荡荡奔向大海……

    2022-09-19 10:07 运城 黄河故事 河津龙门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画布上的情书:莫迪里阿尼的艺术与情感

    在佳士得2015年的拍卖会上,伴随着拍卖槌落下的一生脆响,一幅尺寸并不是很大的油画作品《侧卧的裸女》以高达10.8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拍得,而这一次拍卖也成就了这位艺术家拍卖的最高记录,同时也成为当时全球艺术品拍卖记录中第二昂贵的作品。这次拍卖,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位法国艺术黄金时代的“浪子”——阿曼迪奥·莫迪里阿尼。

    2022-09-16 11:52 莫迪里阿尼 艺术与情感
    徽章里的北师大120年历史

    徽章里的北师大120年历史

    今年是北京师范大学成立120周年,学校推出了120年校庆的纪念章,以示庆祝。徽章是学校的标志之一,120年间,在北师大不同的发展阶段,学校徽章的图案、形状以及材质都有所不同。把一枚枚徽章串联起来,就是一部具体而微的学校发展史。

    2022-09-15 10:57 北京师范大学成立120周年 学校发展史 徽章
    徐州:溯洄两千年,寻迹大汉盛世风华!

    徐州:溯洄两千年,寻迹大汉盛世风华!

    徐州,地处黄淮中心,“东襟淮海,西接中原,南屏江淮,北扼齐鲁”,素有“五省通衢”之称。独特的区位优势,使得这片土地为千古兵家相争,但也孕育了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

    2022-09-14 10:38 徐州 历史文化
    硬刚中国两大王朝,高句丽到底经历了什么?

    硬刚中国两大王朝,高句丽到底经历了什么?

    塞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边关“玉门山嶂几千重,山北山南总是烽”,还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道出东西方文明的交相呼应……翻开课本,这些动人的诗句,仿佛带我们重回古丝绸之路,看见那醉人的景致与文化的交融。

    2022-09-13 10:15 古丝绸之路 丝路文明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