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国产系列剧“火不过三”怎么破?

国产系列剧“火不过三”怎么破?
2021-09-15 07:10:00 北京青年报

 由潘粤明、张雨绮、姜超领衔主演,改编自天下霸唱小说《鬼吹灯之云南虫谷》的《云南虫谷》8月30日在腾讯视频播出,上线仅8个小时,播放量即破亿。5集之后,口碑开始下滑,目前稳定在豆瓣评分7.0分左右——远远低于上一部《龙岭迷窟》8.2分的高分,回落到与潘粤明和导演费振翔这对组合缘起的第一部《怒晴湘西》基本持平。

从《爱情公寓5》《乡村爱情12》到《大江大河》《欢乐颂》《赘婿》,统一IP的系列剧开发在国内市场经过多年磨合,已经形成相对稳定的行业构架和制作流程,渐成气候。系列剧集开发之所以受到市场追捧,是因为其具有先天的优势,可以通过热度累积降低开发风险。

但是,政策变动、演员更换、改编难度加大等不利因素也会令其市场行情产生很大波动,所以国内系列剧的寿命普遍较短……《云南虫谷》的表现就非常典型:一方面观众忠诚度高,开播即有大量固定的看客涌入;但是5集过后,新加入的遮龙寨村民支线招致原著粉强烈不满,即便是普通观众也不满意这一改编,令一路探险的紧张感和爽感放缓。无论如何,不管是《鬼吹灯》系列还是《大江大河》《欢乐颂》,系列剧在市场上的地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火不过三”仍是普遍无法解锁的“魔咒”,究竟怎样才是可持续的开发模式?

国产系列剧“火不过三”怎么破?

  热闹之下的尴尬

开发风险降低了,口碑却一部不如一部

市场之所以热衷系列剧集开发,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降低风险。业内一直有个说法:“做完一个项目后,第二个项目是归零的,依旧要承担100%的风险”。但系列剧天然拥有上一部作品积累的热度和口碑,观众和市场对其抱有更高的期待,开发风险相较于单部剧降低。即便第一部不是很挣钱,但只要打响品牌,第二、三季就会有巨大的商业回报,如果再深度开发,这个系列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影视作品了,而是一个能产生很大衍生价值的IP。从储备IP到开发系列剧集,“可持续开发”已经变成影视行业一个巨大的增量。

但是,长期以来,由于缺少前期规划,一部剧火了之后才想做续集,甚至扎堆争抢过度开发,没有长线开发的系列剧概念,造成的挑战和障碍难以破解。例如,国内大多系列剧是根据IP改编而来,国内一个IP的授权年限通常是6年,而一部剧集从拿到授权到前期策划、开发剧本、拍摄制作,再到成功播出,需要三年到三年半的时间,这意味着第二部作品可能还没拍摄IP授权就到期了。如果制作方继续取得IP授权,就要面临重新议价,而天价版权费足以让项目止步。如果第一部作品火了,演员、制作人员的身价同样也会上涨,想要保持原班人马非常困难。所以,国产系列剧熬过三季的少之又少,要么陷入口碑一部不如一部的尴尬境地。

制作模式转变

提前规划、整体开发

记者了解到,市场上现有相对成功的系列剧,均是在IP开发之前就做好了至少两到三季的整体规划。剧集制作是一个需要很多部门共同合作的庞大项目,稳定的制作团队不仅可以确保作品质量,也可以延续作品的气质。如此一来,作品之间即便在内容上没有关联性,但依旧会带给观众亲切感和熟悉感,慢慢形成体系的概念,发挥系列剧的优势。

例如《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是正午阳光一家制作公司统一开发,编剧、演员等最重要环节的一致性通过合约得到了保障,导演中间有更换,但剧集的风格、调性始终强调统一性,剧情连续达到一气呵成的效果,因此迄今为止与观众见面的两部《欢乐颂》和《大江大河》水准均保持在国剧爆款的“高位”。相比之下,同样是正午阳光开发的《琅琊榜》系列,第二部《风起长林》是在第一部大火之后才启动的再开发,故事和演员都另起炉灶,市场认可度大相径庭。

国产系列剧“火不过三”怎么破?

《鬼吹灯》IP开发一度非常混乱,N个不同版本的“胡八一”让人很难记住,内容上也或重叠,或断层,无法串联起一个连贯的、令人信服的《鬼吹灯》故事。直到2015年,企鹅影视买下八部《鬼吹灯》的网剧改编权,宣布将逐一开发上线。2016年,企鹅影视联合正午阳光拍摄了第一部《精绝古城》,由靳东扮演胡八一。2017年,管虎接手第二部《黄皮子坟》,这是管虎团队第一次执导网剧,或许经验不足,最终的市场评价一般;经过了第一部的试水,2019年同样由管虎监制、费振翔执导的第三部《怒晴湘西》终于踩到观众对此类探险题材的兴奋点上,彻底告别了“坟头跳舞”的时代。

《龙岭迷窟》则可以算作《鬼吹灯》系列的转折。以这一部为起点,企鹅影视开启了五部连拍的季播剧规划,并最终确定了管虎监制,费振翔导演,潘粤明、张雨绮、姜超组成的固定演员阵容。正在热播的《云南虫谷》是第二部,后续还有《昆仑迷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待播。

这意味着,在整合版权的基础上,经过了6年的尝试,《鬼吹灯》IP已成为近几年国内为数不多的可以稳定排播的系列剧。而这五部能够“成事”的核心密码就是提前规划、整体开发:设定一位剧本总策划,采用固定的编剧团队,其中《龙岭迷窟》和《云南虫谷》都是编剧杨哲。同时,在保证五部故事连续性的同时,让每一部都有各自的特色,去原著故事发生地取经拍摄,对地理面貌做差异化的呈现等,比如《龙岭迷窟》体现的是陕北风光的黄色,《云南虫谷》会呈现以热带雨林为主的绿色,《昆仑神宫》将会体现冰川的白色。这些都是整体运作的思维模式。

破解难题

从受制于演员到成就演员达到双赢

一直以来,一线演员是国剧市场隐形的话语权掌握者。对于系列剧来说,稳定的演员队伍是最难攻克的实际性问题。起用一线演员,通常档期繁忙,很难配合系列剧动辄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开发期;起用上升期演员,第一部剧火了之后身价暴涨,成本会大大增加。因此,“原班人马”难聚齐成为系列剧“掉粉”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午阳光开发的《大江大河》《欢乐颂》以及腾讯开发的《龙岭迷窟》《云南虫谷》“鬼吹灯”系列,之所以能形成稳定的“弄潮三子”、22楼“五美”、探墓“铁三角”,在于确定演员之时并没有像单剧开发那样寻找扛收视的演员,而是从剧集和演员个人发展的共赢角度寻找最为匹配的人选。

例如王凯,在《大江大河》之前,他通过《琅琊榜》《伪装者》《北平无战事》等男性群像剧获得了新人的极高起点,此时亟待一部过硬作品证明其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主角并与偶像演员划清界限。三部连续拍摄的《大江大河》,对王凯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机会,三年只演一个“宋运辉”对一位正处于上升期的演员来说就转化成了一种厚积薄发而非人气消耗。事实证明,王凯的这一选择成就了作品,更成就了自己。

《欢乐颂》之于刘涛,《鬼吹灯》之于张雨绮亦是同理。前者身上一直贴着“贤妻”标签戏路难以拓宽,“安迪”帮助其一举打开“女强人”人设,包括之后的综艺、直播,刘涛近年的个人发展与《欢乐颂》标签毫无违和;后者在接拍时正处于离婚、家暴等多重负面新闻困扰中,市场认为其口碑已经很难挽救,个人状态很低迷。在一档以经纪人为主角的综艺节目中,张雨绮经纪人向其推荐《鬼吹灯》时提到,这个项目的“缺点”是除了野外工作环境艰苦,还要在剧组连续拍摄,可能从“娱乐圈”消失长达一年,但优点是可以暂时避开外界纷扰,全身心投入表演创作——一部过硬的作品,是挽救其演艺事业的唯一机会。张雨绮最终接受了经纪人的建议。

影视化改编

搭好台子还得把戏唱好

搭好台子,还是要把戏唱好。在系列化开发的布局下,系列剧要持续输出精品,关键还是品质和内容的把控。《鬼吹灯》系列网剧对特效和原著还原都非常有诚意,在《龙岭迷窟》和《云南虫谷》中,西夏王陵、黄河水道、雨林等都为实景拍摄,从成片效果来看,实景的质感和真实感显然比特效抠图更佳。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云南虫谷》在五集之后出现了口碑的明显下滑,究其原因当归罪于改编没有得到观众认可。该剧增加了原著中没有的遮龙寨村民支线,并且情节占比很大,原著党认为是“乱加戏”,普通观众也觉得焦点偏移,追剧不过瘾。

事实上,这种不满意也是IP影视化改编中难以绕过的难题:潘粤明版本的鬼吹灯系列网剧,主角团在寻宝的过程之中始终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紧张状态,这些都是原著赋予的天然基础,改编成网剧“照搬”就可以了。《云南虫谷》虽是原著系列最精彩也最恐怖的一个篇章,也是让很多原著读者都期待看到影视化的一个篇章,但唯一的缺点就是篇幅短、人物单一、情节单线,不符合影视剧需要冲突推动的规律,“不得已”加入了支线情节和人物,而遮龙寨村民的加入,初衷一方面是为了增加矛盾冲突,另一方面也是为最终体现和解与合作的主题。

《云南虫谷》之后,鬼吹灯系列还有《昆仑迷宫》《南海归墟》《巫峡棺山》排队待播。另外,今年内还有《大江大河》《赘婿》等值得期待的“下一部”待拍。相信在越来越多的作品与市场磨合过后,成熟稳定的制作团队、固定的受众群、越来越深入人心的角色形象,系列剧的未来不仅是一门好生意,更是观众可以托付的一份期待。

(责任编辑:陈玲玲)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古代为何送石榴做嫁妆?

    21-09-18 10:56:44传统习俗,中秋,石榴

    这些文旅活动叫“团圆”

    21-09-18 10:40:00中秋,文旅

    像高士那样躺平,风雅地

    21-09-17 11:27:21故宫博物院,传统文化,竹林七贤

    许纪霖:上海比北京文明 北京比上海有文化

    21-09-17 11:08:07上海,北京,城市文明

    文艺范十足的月饼,你还舍得吃吗?

    21-09-17 10:18:43故宫,上海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中秋节,月饼

    24位艺术家诠释由女性价值体系形成的美学观

    21-09-16 10:32:40女性艺术家,昆曲,艾敬,向京,陈曦

    传统曲艺如何创新发展

    21-09-16 10:11:07曲艺剧,《三教街四十一号》

    童趣乡思话中秋

    21-09-16 09:59:45中秋,习俗,传统文化

    旗人作家笔下的市井侠义传统

    21-09-14 10:46:06《别样英风:旗籍作家武侠小说创作中的侠义精神》,武侠小说

    养生方、“瘦脸仪”、牙刷……古人的精致生活

    21-09-14 10:32:54马王堆汉墓,传统文化

    1978年拍摄的莫高窟内壁画

    21-09-13 17:12:38莫高窟,壁画

    由钱币上的吉祥图案看中国民俗文化

    21-09-13 11:18:26佛教,钱币,纹饰,民俗文化

    这部“爆款”剧如何掀起荧屏“风暴”?

    21-09-13 11:18:15《扫黑风暴》,电视剧

    明月几时有?不要来烦我——那些东坡的中秋词

    21-09-13 10:37:28苏东坡,中秋,诗词

    “第三只眼睛”与会吹泡泡的机器人都承载了什么?

    21-09-10 11:08:10当代艺术,文化交流,人工智能,胡介鸣

    新学期 最具“新意”的美术学院是哪一家?

    21-09-10 11:04:21跨界,中国美术学院,良渚文化

    《京派》:北京的味儿 北京的范儿

    21-09-10 10:33:01《京派》,张永和

    118件(套)青铜器讲述长江流域灿烂文化

    21-09-09 11:01:24青铜器,三星堆,西周,盘龙城遗址博物院

    开学第一课 哈佛和耶鲁的校长讲了啥

    21-09-09 10:45:40哈佛大学,开学典礼

    魅力宁波焕发新光彩

    21-09-09 10:40:02产业融合,宁波,文旅

    罗伯托·贝尼尼:这一切都关乎于爱

    21-09-08 10:38:46《美丽人生》,罗伯托·贝尼尼,威尼斯电影节

    《楚门的世界》到《失控玩家》 虚构中真实做梦

    21-09-08 10:27:44《楚门的世界》,《失控玩家》,电影

    广汉三星堆遗址再次出土青铜神树

    21-09-07 11:42:27文物,考古,青铜,成都三星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