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新剧不新,都是创作“旧疾”惹的祸

2019-05-08 10:13:26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如果可以这样爱》日前播出了大结局,弹幕上一片感慨 “陈年老梗终于结束”。说“陈年”毫不为过,因为该都市剧从杀青到首播,间隔三年有余。同样,正在卫视频道周播的《封神演义》是隔了三年的压仓货。2019年前四个月,以新剧面目开播的《我的亲爹和后爸》《重耳传奇》《夜空中最亮的星》《爱上你治愈我》等剧都至少有着两年“剧龄”,而下月即将开播的《幸福,我们在路上》更是2015年的产品。

新剧不新,都是创作“旧疾”惹的祸

事实上,各大卫视都有被压箱底的剧,甚至连“新剧不新”的现象也是老生常谈。每隔一段时间,观众都会在一线卫视的新剧里看到陈年货。与此同时,每年的业内交易会上,被推介的“新剧”也有不少是业内人士见了又见的老面孔。

新剧一出品就变滞销品,既有大环境的问题,如产能过剩、平台广告压力大等;但某些存货也确实暴露出创作上的 “旧疾”,如注水、俗套、审美滞后。当剧中人说着言情剧里的排比句台词困在毫无逻辑的反转里,今天的观众会尴尬,国产剧要去产能、精品化,路仍迢迢。

  解剖一些库存剧,本质上是套路剧、注水剧、偶像剧

大把新剧是如何被压成了库存货?事实上,自从2012年中国电视剧年产量达1.7万余集开始,供大于求的“消化不良”就已形成。近三年来,在相关部门的调控下,国剧总产量持续下调,无奈雪球滚了多年,积压成了顽疾。

虽说品质、阵容、题材、长度、广告投放等多种因素都可能阻挡一部新剧与观众见面,但归纳几部库存剧的相似之处,都让人感觉俗套连连、注水严重,“被剩下”不足为奇。

新剧不新,都是创作“旧疾”惹的祸

《封神演义》里,苏母为阻止苏妲己进宫,举起发簪以自戕威胁女儿。同样的警告说了三遍,好一阵排山倒海后,情节才推进了一小步。《如果可以这样爱》倒是“进展飞速”,40来集的篇幅已有三人自杀、两人绝症、一人精神崩溃,不仅多年前韩剧玩剩下的“车祸、绝症、治不了”一样都不少,旷世奇恋、霸道总裁、闺蜜反目、连环巧合等套路戏码也都齐全,实无新意。

《重耳传奇》更可谓库存剧的低分“代表作”。它播出未过半,观众已用两个数据砸出态度:该剧收视率降到了0.3,网络评分以2.7分暂时在2019新剧中垫底。作为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重耳早年流亡于各诸侯国,直到须发生白才成中原霸主。他的跌宕一生,的确有故事可挖,也的确是如今不多见的春秋题材。可男主角重耳一会儿深陷宫斗,一会儿穿越到江湖,自始至终还得承担与女扮男装的女主角相识相知相爱的任务。从网上的差评来看,72集的长度、日漫风格的造型、高饱和度的色调、随意穿梭朝代的道具、宫斗武侠言情一锅端的剧情,都是扣分项,落在了传奇化和偶像化的窠臼里。

新剧不新,都是创作“旧疾”惹的祸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戴清指出:“传奇化、偶像化是不少剧集轻浮处理的常见路数。拍着拍着就走偏,或者从头至尾用传奇化和偶像化的套路穿针引线,症结就在缺乏叙事的燃料。”故事没法按正常的逻辑进展下去,可出于经济效益的考量又得撑满几十集,于是,编造一段、注水一段,干货不够、情感来凑,难免溃不成军。

  观众并不喜新厌旧,精品化的创作态度才是有效的“保鲜剂”

当一些库存商品终于上架,差评远多于好评。有的创作者觉得委屈,认为昨天的创作和今天的观众间隔着审美更新的时间差,仿佛被耽误的那几年就是罪魁祸首。

表面看,确实如此。这两年,观众审美在不断提升。他们会从常识和逻辑层面推敲剧情,会从体验派抑或方法派的角度分析演员的演技,他们会在网上讨论角色的价值观是否与社会进步相吻合,甚至还开始关心起道具、服装等细节够不够真实。这股演进潮流里,真情实感取代奇观、新鲜感左右着观剧时的好感度。这就是为什么,几年前偶像剧、言情剧、玄幻剧里那些叫人赞叹、引人悸动的桥段,今天都难以奏效了。

可细细想来,观众并不一味喜新厌旧。《风筝》的杀青和首播之间,相去五六年。期间,《解密》《麻雀》等热乎乎的新剧已把谍战画风渐变为滤镜下的美颜剧。饶是如此,朴素的郑耀先一登场,这位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还是成了全网热点。2005年首播的《亮剑》、2014年首播的《父母爱情》,至今都是荧屏常客。观众既爱李云龙传奇又热血的一生,也被安杰和江德福返璞归真的温情治愈着心灵。再论及更久远的剧集,央视版《红楼梦》《西游记》、短短10集的《围城》,这些经典无不禁得起时间的考验、一代代观众的审视。

由此可见,国产剧的“时效”不全然在乎字面的意思,它更指向了一种对待创作的态度。正如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所说:“历来能打动人心的好剧在创作上是相通的,都在情节推进、人物表达的过程中呈现出了手法上的精致、精细、精心。同时,从剧本到拍摄再到后期制作,服化道摄录美,整个环节滴水不漏。”精品化的创作态度,才是抵抗得了时间的保鲜剂。(本报首席记者王彦)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关键词:
 

《被光抓走的人》:软科幻背后的现代爱情故事

19-12-10 14:48:04《被光抓走的人》,黄渤,王珞丹,谭卓

这里不仅有复古赛车, 还有浓浓的60年代英伦味道

19-12-10 11:20:25文化,体验,咖啡,赛车

命运多舛的拉斐尔名画之前世今生

19-12-09 10:46:59文艺复兴,艺术评论,米开朗基罗,拉斐尔

三天两夜,吃不完的宁波与台州味道

19-12-04 10:19:24江南,鸡蛋,潮汕

2019十大流行语公布 硬核、996、我太南了……纷纷上榜

19-12-02 14:53:34《咬文嚼字》,硬核,文明互鉴,柠檬精

网红书店:始于颜值,“衷”于书香

19-12-02 14:25:49书店,颜值,阅读交流

《寻羌》:羊皮鼓敲击着灵魂的迁徙与回归

19-11-28 10:08:58《寻羌》,电影,信仰,羌族

在天文学家眼里,梵高的《星夜》科学吗

19-11-27 17:42:23梵高,MoMA,百老汇,高更

这首残缺不全却让观众惦记20年的歌,完整版终于上线

19-11-21 11:22:53《春光灿烂猪八戒》,《卷睫盼》,完整版,重录

《大约在冬季》遭网友吐槽 马思纯反问:我的演技到底怎么尬?

19-11-21 11:20:48《大约在冬季》,金曲改编,马思纯,演技

淮剧《武训先生》:关注戏曲“再乡土化”

19-11-19 14:08:28传统文化,美学,《武训先生》,淮剧

文学图书畅销榜:“老面孔”霸榜,这事儿没商量

19-11-19 12:38:15三体,榜前列,诺贝尔文学奖,人生海海

电影版《唐顿庄园》登陆中国院线 12月“恭迎尊驾”

19-11-13 13:25:33电影版《唐顿庄园》定档

丢火车乐队名字不吉利被音乐节刷掉? 网友:动力火车就没事

19-11-13 11:38:43丢火车乐队名字不吉利,音乐节

《受益人》北京首映 徐峥笑言宁浩找到了接班人

19-11-05 14:15:41《受益人》,大鹏,柳岩,坏猴子,宁浩

《我和于是之这一生》出版,濮存昕:他是我们这行的典范

19-10-28 16:00:31于是之,话剧,北京人艺,濮存昕

古画之中 中国男人们的“集体精致”

19-10-25 14:16:26清明上河图,宋徽宗,苏轼,黄庭坚

“看透生活再热爱生活,这是史铁生的理想主义”

19-10-25 11:07:21史铁生,我与地坛,1986年,人称转换

从《睡美人》到《沉睡魔咒2》:迪士尼女巫的重生之路

19-10-24 15:29:04《沉睡魔咒2》,迪士尼,女巫

120帧的《双子杀手》,真的让你沉浸了吗?

19-10-22 11:35:09李安,双子杀手,120帧

这些霸屏的实力派,都曾经历过话剧舞台的摔打

19-10-17 15:22:30实力派,话剧,何冰,陶虹,段奕宏,廖凡,胡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