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盛名之下的古代画家 他们为何仅留下一幅作品传世?

2017-10-05 13:59:01    雅昌艺术网  参与评论()人

金代张著跋文

张择端在宋徽宗赵佶时期供职翰林图画院,专工中国画中以界笔、直尺划线的技法,用以表现宫室、楼台、屋宇等题材,尤擅绘舟车、市肆、桥梁、街道、城郭。张择端的画作,大都散佚,只有《清明上河图》卷完好地保存下来了。

不仅张择端的画作大都散佚,就连他本人的生平都是一个谜。史书上没有任何史料记载。更多专家学者通过对《清明上河图》的研究考证,认为张择端是北宋人。现存于故宫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图》“石渠宝笈三编本”,后面最早的金代张著题跋中注明了张择端的身份为“翰林”,并且进一步指出,张择端游学于京师,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张著的题跋是关于张择端身世最早的记载,也是惟一的记载。一般说法认为,徽宗期间,翰林院人数扩增达数千人之多,张择端是其中一人,《清明上河图》在他的笔下诞生,呈献给徽宗。

【卷入党争?曾巩十多年只书《局事帖》】

《局事帖》,纵29cm,横39.5cm,124字,为曾巩62岁那年写给同乡故人的一封信。

《局事帖》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件“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传世墨迹,共124字,曾被历史上多位名人收藏,并经徐邦达考证著录于《古书画过眼要录:津隋唐五代宋书法》。《局事帖》是曾巩62岁那年写给同乡人的一封信。当时的曾巩已是花甲老人,外放12年迟迟未能回归京城,书信中隐隐流露出这位大文豪内心的苦闷沉郁,读来意味深长。写完《局事帖》不久,曾巩终于得召返京。但仅过了三年,他便离世。

曾巩

曾巩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其文受欧阳修、王安石、苏轼、黄庭坚的推崇,影响甚广。但尽管他一生著述颇丰,其身后遗墨却寥寥无几,手墨历来难得一见,除了《局事帖》外,宋元以后绝少见于诸录。而这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来,曾巩一生勤于学问,不可能在书法上用力太多。作为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曾巩有《元丰类稿》和《隆平集》传世,从他传世的文集来看,他的兴趣主要在于史传、策论一类的应用文。尤其是他从事史书编纂工作多年,对史传碑志的写作较有研究。如果说前半生是因为无暇顾及,后期则是不得已而为之。曾巩因卷入党争外放,十多年中为求自保几乎不再与人通信,更不主动给京中旧友通信,“巩久兹外补,利在退藏,一切不为京师之书,以此亦疏左右之问。”“僻守陋邦,远违严屏。自便退藏,莫驰竿牍之问。”返京以后,曾巩专注于他的“顾问”之责,为整朝纲,除弊政出谋划策,仅在任中书舍人的一百多天之内,就书写有制诰、诏、策二百余首。一心国事,私人通信自然无暇顾及。再加上在“乌台诗案”炽烈的时候,估计被人为地被毁。无怪稍晚于他的朱熹,一生留心曾巩的文字:“五十年乃得见其遗墨”。

【秘不传人?韩滉仅留下《五牛图》】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