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一个画家光想着卖画 究竟能走多远

2018-04-16 09:09:50    新浪收藏  参与评论()人

文/张震

画家卖画,自古有之,以自己心智性的劳动,换取润格,没的可说,这就你农人卖粮食,匠人卖手艺。

古代画家,卖画风行,除朝庭供养的翰林画家外,业余画家皆造画而卖,一家老少嘴巴张着,全靠那杆毛笔,那点颜料。荆浩隐藏居太行洪谷,靠“山水”沽酒,王冕遁于九宫山,靠“梅竹”养生;石涛“收尽天下奇峰”,维扬盐商视为珍宝,郑燮掷去乌纱,扬州市面“瘦竹纸贵”。古之卖画最堂而皇之者,要算狂逸不羁,玩世不恭的唐伯虎,他直接在画上题诗——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近代,卖画之风比古代更盛,不仅卖中堂、条幅,也卖扇面、手卷。北方以北平为中心,南方以上海为据点,北方最著名的有溥儒、齐白石、祁昆;南方人就多了,包括赵之谦、任伯年、钱慧安、吴昌硕、贺天健、徐悲鸿、张大千、刘海粟等等几代人,统称“海上画派”。近代人与古代人相比,有了更先进的手段,可以直接把价钱登在报纸上,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愿打愿挨。

近代画家又是什么价位呢?这当然视名头和画质而定。就拿吴昌硕1922年登在上海《申报》上的润笔为例:堂匾三十两,斋匾十二两,楹联五尺十两,六尺十四两,山水花卉加三倍,印章每字四两,题诗跋每件三十两。当时“一两”大约合银洋壹圆四角。如果按这个价码算,当时吴昌硕一张四尺整张的花卉,大约要一百二十块银洋。而鲁迅呢?也是在这时写了一篇小说,发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小说月报》上,收到的稿费只有五圆。而像胡适、辜鸿铭、蒋梦麟、马叙伦这样的名教授,当时的月薪是280银洋,有时还拖欠。所以,在那个年代像任伯年、吴昌硕、张大千、宋美龄的老师贺天健等人,日子都美美哒,拿上海话说:伊拉是小开,天天开洋荤!

傅抱石也有一个卖画的故事,解放前他在南京办了一次画展,当时的国民党中宣部长张道藩也来捧场,展览时许多画上已贴上红纸,写着:已售。价格在1000至3000银洋不等。展览结束后,他就用这笔钱盖了一幢简易的小洋楼,窗子还在刷油漆时,南京就解放后了,他怕别人说他是剥削阶级,吓得几乎没敢去住。

关键词:画家卖画市场
 

台湾妄图自造武器“以武拒统”:装备部队立刻出丑

18-06-21 01:26:16台湾妄图自造武器,“以武拒统”,装备部队立刻出丑,“万剑”弹成“废弹”

天津大学再曝硕士论文涉抄袭 涉抄者还向对方致谢

18-06-20 16:49:54天津大学硕士论文涉抄袭

村民40余亩庄稼被毁 施工队:认错地了已赔偿

18-06-20 16:44村民 庄稼 施工队 赔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