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正文

从前慢,古代文人这样发“朋友圈”

2018-04-25 09:07:34    尚技  参与评论()人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这首汉乐府已经传诵了两千年,诗中那种开函展读的喜悦依然打动着今天的人们。

今年8月,上海博物馆以“遗我双鲤鱼”为题,办起了一个书札主题展。馆藏的49通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中,正史和权威著述里“高高在上”的艺术家们有了生动的“烟火气”。

“宠妻狂魔”文徵明

展品中有一件《文徵明致妻札》,这是文徵明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

这条“朋友圈”的主要内容是询问家中事宜,银钱是否够用,并且叮嘱妻子叫家人在银钱上不要计较,落款“徵明付三姐”。文徵明的妻子在家中排行第三,故称“三姐”。这是极其家常的一封家书,书法却疏朗洒脱,灵秀萧散。此次还展出了多件文徵明致友人书札,件件法度谨严,自首至尾无一懈笔。这或许和其谨严笃实的性格有关。

隔壁老王兄弟的烦恼

王宠弟弟

家里收支难以平衡,多方借债,压力甚大。

王守哥哥

别灰心,多想几个门路,实在着急先用我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古典摄影的魅力

2018-04-23 09:01:29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