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中华艺术 > 正文

无厘头的画:"好的艺术"

2017-01-25 14:22:15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正于中华艺术宫举办的“时间停留———世界艺术大师马库斯′吕佩尔兹艺术展”备受瞩目。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吕佩尔兹的画被认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却也饱受争议。


马库斯·吕佩尔兹创作于1994年的油画《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中华艺术宫供图)

打翻的颜料盘?稚拙的涂鸦?拼贴的碎片?很多观众直言欣赏不了吕佩尔兹的作品。可无论你爱或不爱,在世界艺坛上,吕佩尔兹是一个难以忽略的名字。

事实上,德国新表现主义都曾被冠以“坏的画”(bad painting),也有人认为这样的画“无厘头”。它们抛弃了既有的绘画形式与规范,非但没法予人赏心悦目之感,甚至以混乱的画面、粗糙的质感予人“丑陋”的印象。然而,“无厘头的画”可能同时是“好的艺术”(good art)。从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一批优秀作品中,业内人士就跳脱表层观感读出了真挚的求索精神,读出了艺术家对民族历史和未来的严肃思考。

从蒙克、康定斯基到培根、罗斯科,百来年间这么多现当代艺术大师,哪位画的又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画呢?或许,是人们观画的理念该更新了!不妨就借着这些无法清晰辨明究竟表现了些什么的绘画作品,尽情释放视觉幻想。


爱德华·蒙克创作于1892年的油画《卡尔·约翰街的夜晚》,初显表现主义特质

这类作品有时作为一种策略存在,为艺术开辟新可能

艺术进入现当代,某些评判艺术的标准早就发生了变化,甚至可以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作品外观上有序的美感不那么重要,取而代之的,是对技法的革新、对传统审美观念的挑战。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