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正文

陈文增大师的定瓷造型艺术:萧散超脱 风骨卓然

2017-06-07 16:09:40    光明日报  参与评论()人

宋苏东坡有诗曰:欲把梅瓶比西子,曲直刚柔总相宜。可见,宋代梅瓶形制之超凡,已经引起文人的注目。宋代创造了中国陶瓷史的辉煌,定窑更是五大名窑之佼佼者,对定窑造型艺术研究,非“名窑复兴时期中国定瓷之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莫属。陈文增对定窑“形”的研究创作,是对定窑历史文明深层挖掘、知性推演的艺术成果。在定瓷艺术创作中,陈文增对传统定窑艺术风格的高度提炼与当代社会人文的结合,是定窑造型艺术创新发展中重要的艺术参照和学术依据。

仿北宋定窑白釉孩儿枕 陈文增/作

陈文增定瓷艺术创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创作主题倾向于盛世和合,多了感性的思想表现和情感宣泄,强化了当代意识的人本关怀。如宗白华说:历史上向前一步的发展,往往是伴着向后一步的探本穷源。陈文增是陶瓷专家,同时也是著名的诗人、书法家,通过对定窑传统风格的思想整合,又融合了诗词、书法等国学元素,文人化的美学追求表现出超绝的文化意趣和非凡的艺术风骨,演绎当代文化的多元性和人本关怀的艺术性,实践着自己对陶瓷造型艺术的设计愿望和理想。他对定瓷的诠释体现了文人探讨艺术本源的社会性,又不断寻觅传统艺术法则与当代文化资源的有效交集,抽绎出定瓷造型艺术的美学理论范式,以一个文人的思维模式创造着一个个具有鲜明的艺术表现力和强烈的文化针对性的审美个体。

陈文增长于对大线条、大力度的造型把握和饱满体量的表现,对陶瓷造型左右开合两条弧线的艺术组合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定瓷氤氲如梦的釉质和“性比襟怀高远,如泉明澈,如日月光明”的素白质地比其他陶瓷向造型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艺术挑战和美学召唤,它要求简洁而不失灵动,含蓄而又襟怀旷达。陈文增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无论是高状的瓶器还是卧状的罐器,都很少做圈足的处理,而是很善于在作品的口部做文章,因为口部形象起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它主导着整个作品起伏流动的空间型式。“S”线形或柔媚、俊逸,如素娟云缎,恰三月迎风摇曳之细柳;或委婉、舒宕,如日彩月华,恰六月纳晴招展之碧荷。口、颈、肩与胸、腹、足作为“S”线形的上下弧表现,两相比较,横向跨度和纵向比例的差距越大,偃仰顾盼、阴阳起伏间,给人的感觉越显灵动、流美。陈文增作品中,小唇口、浅直盘口和短颈、丰肩组合,喇叭口、短颈和溜肩组合,这种高弧度的上“S”线形多和修长腹、小底或阔圆腹、阔底的低弧度、小回旋的下“S”线形相结构,空间视觉冲击力强,既有音乐的节奏感,又富舞蹈的生命律动,意趣灵动,优美。

关键词:定瓷陶瓷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