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林觉民与妻书:破旧身先去 情真传百年

2017-06-02 15:14:04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参与评论()人

1911年4月24日深夜,香港滨江楼上,一位热血青年在房间里微弱的灯光下,写下了一封绝笔信,然后义无反顾投身反清救国的黄花岗起义。这个青年,正是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林觉民;这封书信,就是他写给身怀六甲的爱妻陈意映、被后世誉为百年情书典范的《与妻书》。

首句“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时光仿佛回流到1911年4月24日深夜,林觉民在为革命从容就义前用方巾给爱妻陈意映写下诀别书的感人情景。是夜,林觉民强忍内心的悲痛含泪写道:“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文中将对妻子的缱绻深情倾注其中,“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紧接着,表达了自己将对妻子的小爱上升到对世人所有的心愿能够得偿的大爱情怀。尤其是“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这一句,在表达要为革命理想慷慨就义的崇高爱国主义品格之余,劝慰爱妻不要悲伤。

人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林觉民13岁那年,在科举考试的考卷上挥毫留下“少年不望万户侯”七个大字后扬长而去。他立下了“中国非革命无以自强”的远大志向,不仅如饥似渴地接受民主革命思想,推崇自由平等学说,还给自己取号为“抖飞”“天外生”以表心志,意为自己如同大鹏展翅,志在天外。

在那个时代,林觉民就是一股力图冲破旧社会的劲风。他自办女学堂,积极倡导邹容的《革命军》中所提的“革命与教育并行”,动员和号召女孩子包括家里的女佣入学,亲授国文课程,介绍欧美先进国家的社会制度和男女平等情况。此外,林觉民还和同学成立了读报所,利用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猛回头》等小册子,以及《民报》和秋瑾的《中国女报》等进步报刊,发挥善于讲演的长处,宣传革命道理,极大地激发了市民的革命思想。有一天晚上,他在福州城内锦巷七星君庙作了一场题为《挽救垂危之中国》的演说,全场听众无不动容;一位全闽大学堂(今福州一中)的学监听后,由衷地佩服他:“亡大清者,必此辈也!”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