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黄磊老师看过来!大作家们写过这些“深夜食堂”

2017-06-16 10:19:40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黄磊版中国《深夜食堂》开播已有数日,输了口碑输了收视率输了豆瓣评分但没输话题度,同样享有着美食类节目在我大吃货国特有的集中议论效应。

受攻讦最多一点,应是此剧全盘照搬日剧剧情之举。“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为枳”的典故人尽皆知,却无人真心去懂。两国饮食体系风俗习惯文化背景差别巨大,照搬照抄自然水土不服。

最大的创造力来自人民群众,微博大V@衣锦夜行燕公子振臂一呼,列出多个接地气有活力的深夜食堂故事梗概,效仿者不计其数,好故事不可胜数。

笔者也觉得中国版《深夜食堂》委实欠思量,派遣编剧每晚深夜一两点坐镇北新桥卤煮老店,听食客吹牛侃大山,不足一个月能写一本《一千零一夜》,纵使不愿深夜不眠那样辛苦,转头读两本当代作家小说散文,定会发现,深夜食堂类型故事,原来那么多。

一条羊腿

吃主汪曾祺先生曾经津津乐道的在《手把肉》一篇中讲述过蒙古人的民俗故事。

蒙古人是非常好客的,有人一时兴起出门漫游或是长途跋涉去办什么事,只需要背一条羊腿在身上就好,日暮及昏,长河落日,找个蒙古包就可下马,自然有主人主妇出门迎接,解下羊腿交给主妇,主人已经安排杀羊。当晚就有新鲜的手把肉吃,酒足饭饱酣酣而睡,第二天起来,主妇含笑给他一条新的羊腿,继续背上出发。一路走过千万里,睡过无数个温暖的蒙古包,背上还是一条羊腿,只是不知道换了多少回。

烤羊腿

羊肉包子

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平生之愿乃是买辆自己的洋车拉,平心而论在他没被时代社会和命运打倒而绝望之前,他的志向和执行力乃是超人一等的。吃穿用度一切能省则省,然后像对待牲口一样的使用自己。因为过于苛待自己,他与其他车夫格格不入,时时处于一种或主动或被动的孤立状态。

给曹先生拉包月的时候,在晚上祥子会把自己安置在一个小茶馆里,车夫聚集,喝酒吃烙饼,各种粗声大气宣泄情绪,然后一个老车夫倒在了地上。

老车夫儿子当了兵,一去不回,媳妇卷铺盖卷跑了,和小孙子相依为命,拉一整天车粒米未进,晕倒在了茶馆里。晕倒的那一刻,满屋车夫不约而同的心里说:“这就是咱们的榜样!到头发惨白了的时候,谁也有一个跟头摔死的行市!”

穷人爱穷人,大家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抠搜到极致的祥子呆立半晌“猛的跑出去,飞也似又跑回来,手里用块白菜叶儿托着十个羊肉馅的包子。一直送到老者的眼前,说了声:吃吧!”

张佳玮的美食书《无非求碗热汤喝》中评价这段到“秋冬吃宵夜,气氛很重要。《骆驼祥子》里写北京小酒馆,外间黑夜北风凛冽,房里喝酒、吃烙饼,喧嚷,末了祥子给买了几个羊肉包,看得我垂涎。”

他口中的气氛,应不止于声音情绪,也应有种脉脉温情在,秋冬之夜,最暖人心。这样的羊肉包子,想必格外好吃吧。

话剧版《骆驼祥子》

烤饵块

汪公曾祺写吃乃是一绝,回忆西南联大岁月时对汽锅鸡、牛肉馆、各种蘑菇的描写引人入胜,可称口水杀手。另一篇名气稍小的名为《米线与饵块》的散文,写了他的夜宵,在夜间售卖的烧饵块,饵块为云南小吃,米粉制成饼状物,置于铁篦子上用木炭烤,刷上芝麻酱花生酱辣椒面等,对折咬着吃。汪公言讲“咸甜香辣,并入饥肠,四十余年,不忘此味”。

1986年,汪公回到暌违四十余年的昆明,还特意去寻访当年的烧饵块,这横亘时空四十余年的寻访,是多好的故事啊。

饵块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