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地球最后的夜晚》:被资本召唤的作者电影

2019-01-07 17:18:35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电影艺术发展到今天,什么是好电影的讨论可能会变得更加激烈和复杂。《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电影引发的争论就是这种判断标准复杂性的体现,今天我们如何来评价这样一部电影,其中的依据早已超过了电影文本本身。
首先,作为一部登陆中国院线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毫无疑问开拓了中国院线电影的可能性,对观众造成了挑战,这是导演毕赣的野心,也是他之所以说自己在改变影史的一个证据。但是,仅仅是挑战现有的院线和观众的观影秩序就足够了吗?事实上,笔者认为,毕赣一方面在试图打破过去院线电影的一些叙事法则的同时,也在建立一套新的迎合观众的机制,这套机制的失效导致了这部电影的口碑失衡。
公正来说,这部电影当然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年轻的毕赣的野心和才华让他想要在目前的院线格局里做一个反叛者和先锋。只是这种先锋的姿态仅仅停留在姿态,他没能走得更远。《地球的最后的夜晚》讲述了一个过于单薄和简单的、一个失意的男人重返家乡寻找过去恋人的老套故事。在这个长达两个小时二十分钟的电影里,我们跟随者主人公反复地被他的回忆折磨,这种折磨在于台词的重复和情感的平庸。
忧伤重叠着忧伤,主人公潜入他的过去和梦境,当我们看见太饱满的情绪满溢,然而这些情绪一部分是作者通过技巧不断煽动而来,另外一部分来自借用来的意象。我们在这部电影里看见了作者对电影艺术的热爱,看见了他学习的努力和巧思,也看见了他的趣味和价值判断。可惜,这些价值判断无关乎电影本身,关乎于毕赣如何判断电影的本质。这是一部拍给电影人讨论什么是电影的电影——电影的意义是什么,除了叙事,电影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毕赣在这部电影里精心安排了各种象征元素,唯独忘记电影中人物本该有的更丰富的行动,目前的故事里,男主人公对女主十二年执着的感情除了她像自己的母亲之外,似乎没有很强的来由。这部电影的人物被凌驾在作者的强大意识里,他植入了太多个人化的情绪,用毕赣的话来说,他的两部电影把自己的一生说尽了,这种创作思路虽然无可厚非,但是个人化的情感却无来由地成为电影中人物的行动力,并没有给予观众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说这是一部充满了自恋的电影。
冗长在一些电影那里也许不是问题,毕赣的新作却因为不断的自我重复和自恋让人感到无聊。我们在其中也很难看到更多新的惊喜,也没有电影语法和思想上的突破,这部电影和毕赣对其的解读以及伴随而来的过度营销,都让《地球最后的夜晚》成为一个野心勃勃的电影人是如何试图在评论界和资本那里两头讨好的但最终失败的案例。

关键词:
 

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亏本成交损失上千万

19-01-22 19:28:22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直呼:我恨不得替她去

19-01-22 19:19:10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出狱后的秘密生活遭曝光

19-01-22 18:30:00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