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无意识的心灵与理性的美丽新世界之间的《地球最后的夜晚》

2019-01-03 13:59:34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在美丽新世界里,值得追求的是受苦受难的权利。因为人们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永远不会要他们得不到的,他们很快乐。”

——阿道司·赫胥黎,《美丽新世界》

无意识的心灵与理性的美丽新世界之间的《地球最后的夜晚》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地球最后的夜晚》作为一部院线电影,从业界角度看来,创造了近乎不可复制的奇迹。

这一“奇迹”并非完全褒义的。

它开创了“跨年电影”这一营销模式,创下1.5亿元的预售纪录;它首日2.6亿元票房,第二日迅速坠落到1116万元的“平流层跳水”;猫眼售票平台历史最低评价3.0分,豆瓣也从戛纳首映后的7.5分直坠6.7分(截至目前有所回升)。而这一切都可以被概括为,有关这部电影上映的所有行为,构成一次“营销骗局”。

电影开场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观众离场,社交网络上充斥着“我看过的最烂的电影”“受骗上当”此类的戾气反噬,观众和业界几乎都将其与暑期档上映的那部——被认为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爱情公寓大电影》相提并论。

数天之后,《地球最后的夜晚》的票房回归艺术电影在电影院线的发挥水平,然而有关本片的争论和对整个文艺作品讨论环境的强力撕裂,依旧不可能平息。

营销胜利还是营销灾难?

争论的焦点就在于,《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部以创作者意图为重的“作者电影”,却拥有近6000万元的制作投资,包括16家投资商——以正常的中国电影院线商业逻辑看来,这样的投资数额是自杀性的,这样的投资方式极不专业的——电影上映前,投资人写过一篇文章,将这样的行为,归结于他们对电影艺术的理想主义。

1234...全文 8 下一页
关键词:
 

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亏本成交损失上千万

19-01-22 19:28:22刘强东章泽天悉尼豪宅终售出

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直呼:我恨不得替她去

19-01-22 19:19:10吴秀波曾探班陈昱霖教演戏

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出狱后的秘密生活遭曝光

19-01-22 18:30:00毛泽东政治秘书陈伯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