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神奇知识增加了,如何科学证明一副9500万美元的名画是真迹?

神奇知识增加了,如何科学证明一副9500万美元的名画是真迹?
2020-10-16 12:12:07 中华网文化

你有没有想过,在博物馆或者画展上看到的那些动辄价值千万美元的画作,可能是赝品?

几乎每隔几年,人们就会看到关于某某天价名画实则赝品的新闻不胫而走。甚至很多赝品本身就是已有百年历史的文物……这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画作,虽把不明真相的群众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也增添了那么一丝神秘气息。

下面,让我们一起穿越重重迷雾,看看梵高最具争议画作《麦田里的柏树》的真假之争。(小知识点:梵高和凡高都是正确的,梵高是大众最为习惯的写法。但在权威出版物《辞海》和《中国大百科全书》上,都写做凡·高)

神奇知识增加了,如何科学证明一副9500万美元的名画是真迹?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9500万美元的凡·高名画是赝品?

凡·高可能是中国人最为熟悉的西方现代主义大师,他的《吃土豆的人》、《向日葵》和《星夜》都是家喻户晓的传世佳作,各种茶杯、电脑和手机屏保都用的是这些作品的图案。美国作家欧文·斯通(Irvining Stone)的凡·高传记《渴望生活》曾于 20 世纪80 年代在中国的艺术界广为流传。

2016年11月,美国一位名叫詹姆斯·格鲁姆德维格(James Gru- ndvig)的作家向媒体披露,他认为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的估价高达9500万美元的凡·高的《麦田里的柏树》是赝品。这一质疑引起了公众和博物馆的重视。为了澄清事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方回应说,博物馆网站上已经公开了画作流传有序的信息,还有科学检测的报告为博物馆背书,可以证明那幅馆藏画作是凡·高的真迹。

神奇知识增加了,如何科学证明一副9500万美元的名画是真迹?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景

质疑者的理由:绘画水平太差、画卷没有折痕、来源存疑

格鲁姆德维格所提出的疑点是否有道理,博物馆的回应是否具有说服力呢?作为质疑方的格鲁姆德维格只是一位业余爱好者,并不是鉴定家或艺术史家,虽然他似乎能够如数家珍地介绍凡·高的事迹和作品,但没有提出经得起推敲的问题。他认为这幅作品最值得怀疑的地方在于作品的绘画水平。

《麦田里的柏树》被认为是凡·高最好的风景画之一,但画面的颜色处理却不尽如人意,最大的瑕疵在于画作中心部分的山丘,这本是前景处麦田和背景天空之间的分界线,但这组山丘的中间有一个非常不和谐的蓝色块。格鲁姆德维格说:“凡·高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那个蓝色的斑点是那么异乎寻常。凡·高从来没有画过蓝色的斑点。”

此外,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还藏有一幅凡·高的柏树作品,与之相比,《麦田里的柏树》中的柏树颜色更加深暗,对此格鲁姆德维格认为,两幅作品在色调和笔触上有明显的区别,看上去不像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除此之外,凡·高作画的速度和创作量是惊人的,油画作品往往几天甚至一天就画完了。凡·高在完成作品后会把画布从画框上拆下,然后卷起来邮寄给弟弟提奥。而他这些油画很多颜料都还没有干透,在卷折的过程中会在油画表面留下颜色层断裂的痕迹。格鲁姆德维格认为大都会的《麦田里的柏树》并没有明显的折痕。

最后,这幅《麦田里的柏树》来源也有很大的问题。虽然这幅作品是由凡·高的侄子通过商业画廊流通到市场的,但格鲁姆德维格认为这幅作品是埃米尔·舒芬内克(Émile Schuffenecker)伪造的。

舒芬内克被认为是一位三流的印象派画家,在凡·高的弟弟提奥去世后,其遗孀约·邦赫(Jo Bonger)曾请舒芬内克帮忙修复凡·高的一些画作。在此期间,舒芬内克了解到了凡·高绘画的全貌,因此能够按照凡·高的风格仿制他的作品。

格鲁姆德维格注意到大都会的《麦田里的柏树》并没有出现在1891年凡·高遗产清单中,因此这幅画的来源存疑,应该是伪作。

《麦田里的柏树》何许“画”也?

《麦田里的柏树》是凡·高在疯人院被允许野外绘画时所创作的一个系列作品。在此期间,凡·高创作了他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星夜》,而《麦田里的柏树》则是与《向日葵》相对应的系列,凡·高自认为这是他最满意的夏季风景画作品。

凡·高画过的《麦田里的柏树》起码有 12 幅,但流传下来的构图相似的有三幅:一幅在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还有一幅为希腊的一家慈善基金会(Stavros S. Niarchos)所有。格鲁姆德维格认为三幅中,除了大都会的那一幅都是真迹。凡·高还绘制过这一系列的素描稿,这些素描稿现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美术馆(图4)

鉴定一幅作品的真伪,手法无非那几种:(1)流传有序;(2)材料论证;(3)技法风格。如果在这三个方面全部有直接的确定性证据,那么作品就可以判明是真的了。反过来说,如果三种鉴定手法,任一环节出现矛盾,就可以证明作品是假的了。当然,这是鉴定的理论和逻辑。而实际上,很多时候并无法直接证明某个画作的流传和材料,但又没有关键的证据可以反驳,这个时候,对画作的鉴定就会出现争议,此时也就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至于技法风格,也都只能侧面证明,因为大多数伪作的基础就是风格学。如果连风格技法都没研究好就去造假,那伪作是无法登大雅之堂,供专家们坐而论道的。

从流传顺序来看,这幅画作是凡·高的侄子在 1900 年通过巴黎的画商卖给舒芬内克的,一年后从舒芬内克那里流传到了奥地利的一位王公贵族贝尔蒂尔(Louis-Alexandre Berthier, prince de Wagram) 手上,然后通过巴黎一家画廊于 1910 年卖给了著名的德国画商保罗·卡斯尔(Paul Cassirer)。1910 年底,卡斯尔在柏林转手卖给了弗朗兹·冯·门德尔松(Franz von Mendelssohn)。门德尔松家族后来搬迁到了瑞士,于 1951 年将画作卖给了比勒(Bührle)家族。比勒家族在 1993 年以 570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的外交官沃尔特·安嫩伯格(Walter Annenberg),后者购得画作后即刻捐赠给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由此来看,确实从流传顺序的角度来看,格鲁姆德维格的质疑并非毫无根据。

画布上的麦糠和沙砾都没放过:大都会高科技鉴定报告认定是真迹

不过这也只能说明,这段流传链条的一个环节可能出现造假情况,并不能确证作品就是赝品。为此,博物馆还提供了一份详细的科学鉴定检测报告,并配有高清的图片说明。

首先,报告认为大都会的《麦田里的柏树》是这个系列的第一幅作品,是凡·高在室外写生时绘制的,而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那幅是凡·高在疯人院里根据写生作品复制的,在基金会的那幅是凡·高送给母亲和妹妹的缩小复制版本。

写生版《麦田里的柏树》与后面两幅最大的不同是在画面左边麦田边缘的绿色线条处理上,凡·高美术馆的那幅素描版和写生版一致,说明复制版是对写生版进行了调整,因此在线条处理上趋于理性(图1、图2、图3、图4)。

图1(左):《麦田里的柏树》(写生版),1889年6月下旬,布面油画,73.2cm×93.4cm,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图2(右):《麦田里的柏树》(复制版),1889年9月,布面油画,72.1cm×90.9cm,英国国家美术馆

图1(左):《麦田里的柏树》(写生版),1889年6月下旬,布面油画,73.2cm×93.4cm,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多牛?专家告诉你

    21-04-15 16:37:06考古,文物,历史

    乾隆“洗白”大会:这也是乾隆审美

    21-04-15 11:43:55乾隆,文物,传统文化,故宫

    河北隆尧:传承京剧艺术 弘扬传统文化

    21-04-13 09:39:08京剧,传统文化

    大型实景剧《文成公主》举行2021年首演

    21-04-12 10:22:55文成公主,首演

    演出市场全线回暖 把更多优秀原创送上舞台

    21-04-08 12:57:40演出,舞台,优秀作品

    “三星堆”商标遭恶意抢注!维权不妨学故宫

    21-04-08 09:54:36三星堆,商标,抢注

    湖南:特色文旅小镇展现乡村振兴的蓬勃生机

    21-04-07 10:28:16湖南,文旅,乡村振兴

    民族歌剧登台上音歌剧院 朴素声音唱响红色经典

    21-04-07 10:05:14歌剧,民族,红色,经典

    民族歌剧《山茶花开》首演 脱贫故事搬上大舞台

    21-04-07 09:36:59江西,山茶花开,脱贫

    相关新闻